• 书迷楼
  •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您的位置:首页>>女生专区>>江山美人谋>>第367章 美人齐登场
    分享到: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滚屏速度: ← →键翻页

    第367章 美人齐登场

      第367章

      两人说着话到了家门口。

      宋初一一进门便听寍丫咋呼呼,“先生,坚回来了,这次……”

      寍丫穿过茂密的花丛,这才看清楚宋初一身侧还有别人,登时脸色微红,欠身道,“不知有客人,见笑了。”

      从前砻谷不妄与寍丫并不相熟,仅是见过几面,他亦并没有刻意去了解过仆婢,况寍丫当时是个不足十岁的小丫头,女大十八变,如今全没了当年的模样,所以他根本不认识她。

      “这是宋寍。我认的妹子。”宋初一道。

      既然是老师的妹子,砻谷不妄便不敢怠慢,拱手施礼,“宋姑娘。”

      寍丫隐约觉得这客人眉目间有些熟悉,一时未曾认出,只欠身还了礼。

      小径树叶微动,宋初一一转眼竟然赫然发现那处多了一个人,一袭玄色劲装,两条比直修长的腿显得身材颀长挺拔,脸盘很小,将一对招风耳衬的更大。

      “先生,砻谷将军。”宋坚抱拳冲两人施礼。

      “你们认识?”宋初一道。

      砻谷不妄道,“在春申君那里见过两次,这次随着使节队伍一起入秦。”

      宋坚的师父与楚国春申君是挚友,宋坚随同楚使入秦并不奇怪。

      几人到后园的凉亭中煮酒闲聊。

      一别十余年,话多的说不完。

      喝了十坛酒,直至深夜,宋坚和寍丫私下说话去了,宋初一和砻谷不妄还在继续。

      “老师不问我来秦国做什么吗?”砻谷不妄双颊染晕,但目光清明。

      “我若问,你会实说吗?”宋初一笑问。

      砻谷不妄道,“也许会。”

      “我一般不相信言辞。”宋初一盛了一爵酒递给他,“再者,有些事情说出来伤感情,还不如不说,你说呢?”

      砻谷不妄苦笑,他在楚国每往上爬一步,就要放弃一点“真”,每一次达成目标,身边掺杂算计的感情便越多,如今那个真性情的少年已经不复存在。

      与宋初一之间的师徒情谊,是他仅存的纯粹感情之一,所以他很珍惜。

      然而秦楚不可能相安,他们最终还是站到了对立面上,但是砻谷不妄希望能想出一个两全的办法。

      “我不想与老师为敌。”砻谷不妄道。

      宋初一抿了一口温酒,惬意的吹着冷风,缓缓道,“害怕了?”

      “我从不畏惧失败。”砻谷不妄见她这样淡然,心头一黯,“师徒之情,老师不曾放在心上吗?”

      “我的师父曾经代我受过断指,如今仇已报了,而他那断指还埋在这院子里,我终究不能释怀。”宋初一靠在护栏上,一手支着脑袋,目光清浅无波的望着他,“但倘若他不曾淡薄红尘,今时今日我与他各为其主,你猜,我会不会手软?他会不会手软?”

      不会。

      砻谷不妄心里有一个清楚的答案,但他做不到,“如何能撇开感情谋事?”

      宋初一放下酒爵抬起手,朝他勾勾手指。

      砻谷不妄坐近些,宋初一一脸神秘的凑过去小声道,“你已经出师了,自己想去。”

      “一把年纪,行事还是没个正经!”砻谷不妄对她的秉性咬牙切齿。

      宋初一哈哈一笑。

      砻谷不妄斜眼睨着她,目光落在她光洁的面上,心中微微一顿,凑过去伸手摸摸她的下巴,“老师怎么没生须?”

      他之前满心激动,光顾着叙旧,竟是忽略了这件事情。

      “这个……”宋初一正要开始胡扯,便感觉背后似乎阴风阵阵,她下意识的回过头,看见赵倚楼和宋坚站在曲径上。

      砻谷不妄抬头,正对上一个利剑般的目光,眼皮微微一跳,随后才发觉这个男人生的着实好看,身形魁梧而不笨重,面容俊美却无脂粉气,单独看他身体的任何一处都挑不出丝毫瑕疵。他站在那里就像是昭昭日月,以至于四周所有的人和景都成为陪衬。

      “回来啦。”宋初一明明什么亏心事都没有做,却像是被“捉/奸”一样,莫名很心虚。

      赵倚楼迈开长腿走入亭内。

      “这是我学生,砻谷不妄,如今是楚国将军。”宋初一介绍道。

      “赵倚楼。”赵倚楼拱手,简短的介绍了自己。

      “原来是赵将军,大名如雷贯耳。”砻谷不妄没有客套,赵倚楼当年在巴蜀与屠杌利一战成名,楚国武将无不知晓。

      赵倚楼还是不爱与人交流,偏他的模样和气度又让人无法忽略,砻谷不妄虽并不怕他,但于宋初一说话多少会有些不自在,于是两人聊了一会儿,砻谷不妄便借口有事告辞了。

      砻谷不妄一离开,赵倚楼便道,“王上旧疾复发。”

      赢驷的顽疾无法根治,魏道子起初只是本着卖个人情帮他缓解,然而这一缓就是十来年。赢驷之疾,病发时腹内如刀绞,呼吸困难,但他有时候竟能面不改色的忍着上完一个早朝,让从不正眼看男人的魏道子不由正视起来。

      魏道子觉得,能够这样隐忍自控的君王,定然能成就一番功绩霸业,心中不忍他及早殒落,便每年走遍大江南北搜集所需药材,施展毕生医术为他续命。

      “大师兄还没回来吗?”宋初一紧张起来。

      赵倚楼摇头,“他半个月前传信说已经到汾城,不知为何函谷关那边至今尚未发现他的踪迹。”

      半个月前信至咸阳,就算徒步现在也应该接近函谷关了,从函谷关至咸阳,一路坦途,魏道子不可能舍近求远,亦不可能放着大道不走跑去翻山越岭。

      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看来秦楚之间有一场仗了。”宋初一皱眉,楚国派砻谷不妄做使节,无非就是开战做前期准备,他文武双全,精通兵法,能比一般人看到更多东西。

      如果楚国得知赢驷病重,岂能放过这个群龙无首的大好时机?

      “先生!”寍丫一路小跑过来,“宫里来人请,王上要见您。”

      宋初一看了赵倚楼一眼,立即起身。

      赵倚楼陪她骑马到宫门口,看着她入宫才独自返回。

      宋初一尽量令自己的心绪平缓,随着宫人引领到了赢驷的寝殿。

      “关内侯请进。”陶监躬身把她请了进去。

      殿中弥漫着浓重的药味,外殿与往常一样,寺人宫婢垂首而立,内殿却空无一人。

      宋初一站在床榻前,“参见我王。”

      隔着一层细密的竹帘,她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只听赢驷略显虚弱的声音道,“近前来。”

      陶监为她挑开竹帘。

      宋初一走进帘内便瞧见了靠在床栏上的赢驷。他面色苍白,一袭玄色绸衣,墨发披在身后用缎带绑起,衣带松松系着,襟前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双眉一如利剑般斜飞入鬓,鹰眸里还是万年不化的寒冰,而因为消瘦,五官却显得越发深邃。

      昏暗的光线为他平添几许神秘,他薄唇微启,“坐。”

      宋初一在床榻前的墩子上坐下,“我王身子可好些了?”

      赢驷淡淡嗯了一声,直接进入正题,“寡人想听太傅如何评价太子。”

      宋初一揪心的瞅着他,想问问身体到底怎么样,但君臣十六年,她太知道他的性子了,于是道,“太子擅武,在兵事方面极有天赋,与秦来说,大善。只不过,如今年纪还小,不够沉稳持重,心思太单纯。”

      宋初一的评价很苛刻,嬴荡从八岁开始就在军中历练,比起少年时的砻谷不妄绝对算不得心思单纯,但是他将来要做君主,不能用一般标准来衡量。

      从赢驷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上,宋初一难以窥探任何情绪。

      宋初一摸着良心说,嬴荡与赢驷差距实在太大了!赢驷就像是应秦国运数而生的君王,在孝公打下的坚实基础上将秦国版图扩大了一倍有余,如今的国力是其他六国拍马也赶不上了。如果他能继续在位五十年,至少能再把秦国扩大一倍!甚至如果抓到机遇,一举统一天下也未必不可能。

      “要多久他才能担得起秦国?”赢驷道。

      宋初一实在忍不住,反问道,“我王正值壮年,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赢驷黑眸瞬也不瞬的盯着她,“回答寡人。”

      宋初一在他犹如实质的目光下,只能道,“臣不知,一个人成长转变可能需要花费一生,也有可能需一瞬。”

      关于人心、人性,宋初一觉得自己纵使有通天之能,也未必能够掌握。有些人经受打击之后会越发坚韧成熟,有人却万念俱灰一蹶不振,还有人越来越偏激……种种结果,不一而足,有谁能预料?

      赢驷闭眼,抬手轻柔眉心。

      宋初一看出他心情很差,但知道他永远不会找人倾诉。

      “我王有何不愉,臣或可分担一二。”宋初一试探着道。

      “无事,寡人乏了,你退下吧。”赢驷浑身冰冷的气息足以表达他的抵触。

      宋初一顺着他的意思,起身告退。

      其实即使赢驷不说,宋初一亦能够猜到些,他很可能是感觉自己病重,准备着手安排身后事。

      赢驷开始身体不适时,就已经令人修建陵寝。秉承秦国节俭的作风,他陵寝规模并不大,早在五年前已经竣工,朝中政事他也在一步步的安排调整,可以说万事俱备,他一旦归天,只要有个能担起重担的继承人,秦国便能稳稳走下去。RS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ou.com)

    别人都在看什么......
    《江山美人谋》章节(第367章 美人齐登场)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江山美人谋让更多书迷知道。
    14-10-26 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