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我当道士那些年> 第1029章 往事(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29章 往事(上)(1 / 2)

风,静静的从岩石上吹拂而过,伴随着强尼大爷的声音一起吹拂到我们的耳中。

“这就是婞娅,或者说这就是婞娅最后的寄托之所在。”这就是强尼大爷的开场白,它说的婞娅是那一朵在岩石边缘上微微摆动的红花。

尽管早有所料,可听到强尼大爷真的这样说,我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惊讶的,强尼大爷的妹妹魂魄真的寄托在一朵红花之上?这么多年的岁月,为什么强尼大爷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地方来?

在那一刻,我有一种想开开天眼,看看红花背后的真实到底是什么?会不会让我看见一个美丽的印度女子才是它真正的形态?

可是我到底不会那么做,其实在没有必要的时候,开天眼窥探灵魂,鬼物是一种不礼貌的,甚至是挑衅的行为,它是强尼大爷的妹妹,我这样做,强尼大爷也不会同意。

仿佛是窥探到了我的心思,强尼大爷望着那朵红花,竟然这样说到:“很想看看美丽的婞娅吗?那么到晚上歌声响起的时候,你们就会看见它。等一下,说不定你们也会看见它,但现在先收起好奇心吧,不要打扰它的安宁。”

强尼大爷说到这里,那朵红花再次开始轻轻的摇摆,就像是在回应强尼大爷,而强尼大爷则站起来,看向这深潭的远方说到:“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久远到就像我自己在看另外一个人的故事,相同的只是,不管是我的故事,还是别人的故事,再次翻开这段过往,心灵的最深处一样会滴血。我从来不认为我没有错,只是要承认自己的某些错误,真的太难太难,最难以接受的是,当你真的面对了错误,可是代价已经付出了。”

说这话的时候,强尼大爷习惯性的想去摸酒,可是他那个被他随便乱扔了很多回的铁皮小酒壶,这一次却是被他真正的扔掉了,他哪儿还找的出来?

所以,他只能尴尬的笑笑,然后蹲了下来,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朵摇曳的红花,然后低沉的说到:“该从哪儿说起呢?很小很小的时候吧....”

分割线

1872年,特里帕蒂.夏尔马出生在印度某座大城近郊的庄园。

那个时候的印度,仍然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下,但这一切并不影响夏尔马一出生就可以得到的优渥生活,夏尔马这个古老的姓氏,早就注定了他的高贵,而他的父母并不是那种空有高贵的血统,而手中没有实权和财富的人。

“我的父母很善良,在我看来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的世界无疑是水深火热的,科技的变革注定会带来世界格局的改变,到处都有战火在蔓延,到处有被科技强大的新一轮的新兴国家,在征服着古老的,富裕的有着悠远历史传承的国家。我的国家无疑是陷入了这种征服,它让我的父母痛苦,却也无能为力,一心更加的寄托在宗教之中,而真心的信奉,让他们比其他贵族多了一些善良,但也只是多了一些善良。总的来说,我的家像一个世外桃源,父母保护之下的世外桃源,他们没有让我在童年过多的接触这个世界,甚至是他们的痛苦,就比如明明痛恨被殖民,却为了权力与财富,或者是平安,不得不逢迎,以及和那些英国佬周璇....”强尼大爷是用这样一句话,概括他童年生活的。

无论如何,那个时候小小的夏尔马却这个世界,对于自己的父母没有这样深刻的认知。

他只是在这样世外桃源的环境下,有善良底线父母的呵护下,快乐的成长着。

他有优渥的生活,接受最好的教育,以及宗教的洗礼...而他的童年也并不孤独,因为他有一个玩伴,叫做帕泰尔,无论他在做什么,总是有着帕泰尔的陪伴,因为这种陪伴,帕泰尔得到了和夏尔马一样的条件,就比如说好的生活,好的教育,以及好的宗教洗礼...

“如果说出真相,这一切在别人的眼中一定是不可思议的,但我们一家并没有向任何人说出这个真相。那就是帕泰尔其实是一个达利特,在种姓制度下,比最低等的种姓还要低等的人。你们可以理解为贱民,或者是被奴役的不洁的人。包括最低等的种姓也不会靠近他们,因为他们是污秽的,他们不配拥有姓名...总之,太多太多的规矩来践踏这个最低等的种族。在我小时候,一样不知道帕泰尔是一个达利特。”关于帕泰尔的出现,强尼大爷这样说到。

是的,小小的夏尔马并不知道帕泰尔是一个达利特,事实上,知道又如何呢?在孩子纯真的世界里,对一切的判断都很简单,他和我谈得来,我们一起玩得很开心,他对我很好,就已经足够建立起友情了。

身份,地位,金钱,差距统统不是理由!

在夏尔马眼里,帕泰尔是一个长的很英俊的小子,并不止如此,他还有着强壮的身体和聪明的大脑,甚至接受宗教洗礼,学习宗教的一切的时候,帕泰尔也表现的比夏尔马有天分,尽管夏尔马的天分已经让人们惊呼不已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