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我当道士那些年> 第一百三十一章 谁是可怜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三十一章 谁是可怜虫?(1 / 2)

而漫天的波浪仿佛为了回应神的愤怒,在这个时候,掀起的波浪竟然开始分离,在其中一种看起来就如同最洁净的泳池中,冰蓝色的水流开始奋力,然后朝着神一股一股的涌去。

我看清楚了,那是澎湃的灵魂力,最最纯净的灵魂力,从它们分离出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看清楚了它们的本质。

吴立宇曾经说过,这个神就是一个收集者,可是我说不对,他更厉害的地方在于承受!

感觉上,他的灵魂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可以吸收太多的力量,而让我们普通修者去吸收那么多的力量,一个不小心就灵魂爆炸了。

神的愤怒让他弄出来的这一幕威势惊人,我以为我会本能的有些畏惧,却不想在内心涌起的却是一种异样的骄傲,和完全平静的心情,我开口望着这个神,说了几句自己都理解无能的话:“对于我的话,难道你不服气?你承认吗?你只是躲在这片空间的一只缩头乌龟,你所依靠的只是一颗天纹之石。你有道心?还是你在术法上有惊人的造诣,和深刻的理解?你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称神?就算在这个世间,可以俯视你的修者都太多,包括在外面和你接应的吴天,你以为你能驾驭他为你做事?真是可笑。”

什么是躲在这片空间的缩头乌龟?什么又是天纹之石?为什么吴天可以俯视这个神?

我说出来的话,竟然让我自己在理解无能的同时,也同样觉得云里雾里,好像我自己知道很多秘密,但却不知道这秘密的本质是什么?

可是我的这番话,却让神用一种不甘的,愤怒的,甚至带着惊慌的目光看着我。

他为什么会这样看着我?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在我身后传来了师父一声一声的呼吸声,失去了往日里悠长的节奏,显得有些急促。

显然,对于摇光的接应,师父也到了紧要的关头....我帮不上忙,亦不能打扰他。

所以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神的愤怒我很平静,面对神这样莫名的目光我却有了一丝未知的惊慌。

“哈哈哈....”或者是被刺激的深了,神反而莫名其妙的笑了,笑过之后,他的表情反而平静了,但是可怕的却是他的眼神,说是冰冷,却也不是,我根本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如果硬要形容,他此刻看我,就像看一个死人。

那种被人这样看着的异样感觉到底刺激了我,一股愤怒从心底油然而生,无论如何,他现在被禁锢住了,或者我可以做些别的事情,就如轻易的杀死他,再用别的办法禁锢他的灵魂,再去细想怎么磨灭他的灵魂......

我必须承认我这一刻的茫然无措,甚至忘记了星力之下,我也不能靠近,除非我的灵魂能承受星力的镇压,虽然星力是冲着神一个人去的,可是在一定的空间内,接近神周围(就如触碰到神的身体),都要承受溢散而出的星力镇压。

可是,我还在四处张望着,然后目光落在某一个点上,找了一件看起来尖锐的法器,然后有些急急慌慌的朝着那边跑去。

“哈哈哈...你怕什么?”我的身后响起了神的笑声,他仿佛看穿了我的目的,毫不留情的质问嘲笑我,让我的后背发冷,而我跑过去,握住了那件法器,才稍微的心安,几乎是带着一种自己灵魂最深处的愤怒和不安,然后又朝着神跑过去。

“承一。”一个声音在我的身后呼唤,我有些急躁的回头一看,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直坐在一处,凝视着师父的凌青奶奶站了起来。

我就算对所有的人发火,我也不可能对我的长辈不礼貌,所以我压制着内心的愤怒,勉强而脸色苍白的看着凌青奶奶,堆起一个笑容,说到:“凌青奶奶,没事儿的,他就完了,他就快完了。”

我口中所说的他,自然就是那个神,但是说出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安慰凌青奶奶,还是在安慰自己?

在我说话的同时,凌青奶奶朝着我走来,她的手轻轻的搭在了我握法器的手上,轻声的说到:“星力之下,能通过的,只有天道的本源力量。就如同灵魂力,五行之力等等,你这么一个尖锐的法器能靠近他吗?”

‘哐当’,我手中的法器落地,我就像失去了一份安心,忽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凌青奶奶?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如果说是因为神看死人那种目光看着我,让我愤怒是一个理由的话,那根本不可能成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