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胜天半子(1 / 2)

加入书签

《太平客栈》来源:

秦素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是因为她现在没了“三宝如意”,虽然是天人无量境的修为,面对天人造化境的大祭酒、隐士、山主们,自保不成问题,但想要取胜,那就是万万不能了。再加上秦素曾经亲手打死了王南霆,真正与儒门有着血仇,又是反儒门阵营两大首领的至亲之人,自然要小心谨慎。

不过就算如此,当秦素现身的时候,还是立刻引起了儒门之人的注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大儒们顾不得什么脸面身份,立时有两人朝着秦素掠来。

若是能抓住秦素,或是打死秦素,说不定能影响到秦清和李玄都,继而扭转整个局势。

秦素并非满脑血勇之气,自然不肯正面力敌二人,而是转身就走。

三人一追一逃,很快便拉开了距离。

追赶秦素二人分别是白鹿先生和万象学宫大祭酒温仁,两人并非提前商议好的,算是不谋而合,不过论境界修为,还是白鹿先生更高一筹,先一步追上秦素。

秦素猛地停下身形,用出“百花绣拳”朝白鹿先生打去。

白鹿先生并不知道“三宝如意”不在秦素手中,不敢有丝毫大意,凝神接下这一拳。

转眼之间,两人交手十余招。

秦素虽然身负多种绝学,既有地师的“逍遥六虚劫”,也有忘情宗的“吞月大法”,都是能够以弱胜强的利器,无奈儒门“浩然气”最是擅长以强胜弱,就是李玄都,只要境界修为不及儒门之人,也要被“浩然气”处处压制,只能借助外力。秦素自然也难逃此等窠臼,“逍遥六虚劫”摧之不伤,“吞月大法”吸之不动,很快便被白鹿先生压制在下风。

就在这时,秦素取出李玄都交给她的“长生杖”,往地上一顿。

以秦素为中心,一圈涟漪荡漾开来,涟漪所过之处,一切失去了颜色光华,只剩下最纯粹的黑白二色。

两人之间的时间有了片刻的凝滞。

趁此时机,秦素丢出一张棋盘,然后这张棋盘越来越大,仿佛要与天地同大,直接将两人笼罩其中。待到白鹿先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和秦素置身于棋盘之上,便如一颗棋子大小,放眼望去,只见纵横十九道延伸极远,极尽目力也不能看到尽头。除此之外,再不见其他人,也不见帝京城。

下一刻,整个棋盘轰然震动,秦素和白鹿先生的身形开始向上拔高,向下俯瞰,终于可以纵览整个棋盘,就像身在九天之上俯瞰大地,极为壮观。与此同时,在两人的手边又多出一方棋盒,分黑白二色。

这正是魏臻的棋盘,被秦素借用过来。

此棋盘名为“锦绣江山”,仿照儒门仙物“天下棋局”制成,寓意以江山为棋盘,算是半仙物,一入此局之中,若是不能打破此地,就只能分出胜负才能离场,而落败之人,则会遭受反噬。棋盘上的大龙,乃是应双方气机而生,与双方心神相连,若是被屠,折损的是自身气机。

换而言之,棋盒中的棋子其实就是自身气机所化,棋子的多少也与自身的境界修为高低有关,若是境界修为低微之人,棋子数量不如对方,对弈中途便无子可落,自然是输了。而落在棋盘上的棋子若是被对手围住吃掉,折损的也是自身的气机,如果大败亏输,气机折损极多,甚至会危及性命。

“锦绣江山”常常能够发挥出不逊于仙物的妙用,以弱胜强,起到兑子的效果,不过局限也很大,这件半仙物对于棋力的要求很高。

说白了就是下棋,若是棋力不如对手,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年的十大明官中,唯有魏臻一人精通对弈,在成为阴阳宗的明官之前,魏臻是一名游棋士,游历四方,以棋会友,以赌棋为生,在二十岁之后,便已经罕有敌手。于是他远赴帝京挑战一位国手,三战全胜,名声大噪。只是在他离开帝京的时候,那位人脉广阔的国手买通了一群盗匪,险些便将他杀死在城外的树林之中,好在徐无鬼刚好路过此地,将他救下,这才有了日后的魏臻。

以魏臻的棋力,不敢说天下无敌,却也相去不远,徐无鬼在世时常与魏臻对弈,败多胜少,所以徐无鬼将这件半仙物交给了魏臻。

不过魏臻也有不足,他只有天人逍遥境,对上动辄天人造化境的儒门高人,便力有不逮,容易被人挣脱棋盘,再有就是棋子数量根据自身气机多寡而定。正所谓儒门六艺五德八雅,棋道就在八雅之列,这些儒门大儒人人懂棋,而且棋力不弱,纵然魏臻能够取胜,也不会轻松,若是气机不足,中途没了棋子,岂不是输得冤枉?

于是秦素干脆将“锦绣江山”借了过来,以她天人无量境的修为,再加上一件半仙物为助力,可以暂时困住一位天人造化境大宗师。

秦素伸手抓出一把黑色棋子,道:“猜先。”

白鹿先生想了想,取出两颗白色棋子,表示偶数则己方执白,反之执黑。

秦素微微一笑,松开手掌,从掌间落下四颗黑子,偶数,白鹿先生持白,秦素执黑先行。

秦素也学过围棋,立刻取出一枚黑子,朝脚下棋盘落去,只见棋子离手时只有普通棋子大小,可下落时却不断变大,待到落在棋盘上时,已经有磨盘大小,让人看得清清楚楚,刚好落在棋盘中央。

白鹿先生一惊:哪有第一手落在天元位置的?这可是大大的臭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