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41章 我举报我骄傲的王 本王以为相爷打算掏枪了(2 / 1)

加入书签

沐辰溪也没有料到苏君琰会突然对严劲松出手,等沐辰溪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整个御风楼顷刻之间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严劲松脸上的血色尽失,几欲晕厥过去,他脑海里闪过了一道又一道的惊雷,身躯也跟着猛烈地摇晃了好几下。

突如其来的一幕也让姬冷锋,寂痕还有玄冥都各种目瞪口呆,毕竟他们都是练家子,自然知道方才就是尊逸王出手了。

‘做了坏事’的某王丝毫不觉得自己如此为之有何不妥,他咧了咧嘴,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眸光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道,“噢,抱歉,手滑。

尽管某王嘴里是在跟深受惊吓的严劲松道歉,可他的神态哪里有半点‘歉疚’的样子。

严劲松知道苏君琰就是故意的,国字脸胀得通红,而后又转为铁青,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也寸寸收紧,表情很是屈辱。

见状,影后王爷双臂环胸,微微抬高自己的下巴,眉眼染上明显的挑衅道,“不过,严大人,你这身上的伤究竟是如何来的呀?哪个不长眼的,敢如此‘虐待’你?”

说起‘虐待’二字时,苏君琰故意加重了语气,很快他又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弯腰俯身,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表情带着明显的惊讶道,“啊,难道严大人你好这一口啊,啧啧啧,口味真不是一般重啊。”

影后王爷的视线相当诡异地落在了严劲松那暴露在外的皮肤上,“咦,你身上的伤口好像是鞭子抽打出来的呀,你们该不会还有事先准备这些‘助兴’的玩意儿吧?”

“严大人亏你还是礼部侍郎,你还真是给你们礼部长脸啊,不知道礼部的那些同僚若是知道私下严大人‘真实的画风’,会不会嘎一下,就当场抽过去呢?反正这事儿若是搁在本王身上,嗯,不如死了算了。”

苏君琰这番话一出,严劲松脸色一变再变,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沦为整个皇城的笑柄,一想到从今往后就要面对各种异样眼光,一想到自己的仕途就此蒙上了‘污点’,严劲松就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因为苏君琰的‘揭露’而轰然‘崩塌’了。

天旋地转之后,严劲松再也扛不住了,当即就嘭一声栽倒在地上,华丽丽地晕倒了。

沐辰溪看着这荒唐至极的闹剧,眉眼染上了明显的愠怒。

沐辰溪径直走到苏君琰身边,语调低沉道,“王爷你究竟还打算胡闹到何时?让同僚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这样的脸,王爷的脸上难道就有光吗?”

沐辰溪这话一出,苏君琰薄唇微微勾了勾,扬起了一抹嘲讽至极的笑容,他视线一一落在周围那些表情各异的人身上,语调不屑道,“你们又何必如此虚伪呢?你们来这里寻欢作乐,私下不就是想干这些龌蹉勾当吗?这层遮羞布就算是没有被掀开又如何?各位不早就心知肚明吗?”

“不然难道各位是脑子有坑,花着大把银子,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来御风楼‘浪’,却只是单纯地想跟他们盖着被子,纯聊天的吗?现在你们倒是觉得丢脸了,可你们早干嘛去了啊?”

影后王爷这番话让很多人都‘无地自容’,为了避免自己成为下一个‘游街示众’的‘暴狂’,大家都是竭尽全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唯恐会落入邪性的王手中呵……

怼完了这帮‘本就一身腥’的猥琐同僚之后,苏君琰视线最终落在了脸色铁青的沐辰溪身上。

“我说沐辰溪你强出什么头?你凭毛质问本王?丢脸的是他们,本王不过是看不惯这帮打着斯文的旗号却有辱斯文的‘斯文败类’罢了,劳资就是要实名举报他们,你能将本王怎么滴吧?”

影后王爷一副‘我举报我骄傲’的混不吝样子,都快能拽上天了。

说到这里,苏君琰冷哼了一声,他又再度瞥了一眼正本色示范何谓‘挺尸状’的严劲松,薄唇微微勾了勾,一脸揶揄道,“你还别说,严大人这身皮肤还是蛮白的。”

尊逸王这话一出,寂痕已经恨不得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了,他真的很想大力摇晃自家主子,再跟他说,“醒醒啊,醒醒啊,王爷,咱能不疯了吗?”

沐辰溪越发觉得面前的尊逸王‘大有问题’,他脑海里又再度想起了之前某王在他的相府醒来之后那些无法用常理解释的怪异举止。

心思千转百回之后,沐辰溪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表情淡漠地跟苏君琰开口道,“这里的事情交给本官处理就好,王爷,你还是先回府吧?”

沐辰溪现在只想先将这尊瘟神请走,如果再让他这么胡闹下去,恐怕到了明天,整个璇玑国朝堂都要沦为笑柄了呵。

沐辰溪也清楚明白一点,现如今若是指望面前的这位能够‘以大局为重’,给皇家,给群臣留点脸,恐怕比登天还难哇。

“本王还要调查刺客,岂能现在离开,不走,就不走。”

影后王爷跟个小孩儿似的,居然当着沐辰溪的面直接耍起赖来了。

一听某王这话,沐辰溪脑海里那个理智的弦又快要绷断了,他银牙一咬,突然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造型挺别致,玉质上乘的玉阙来。

影后王爷压根就没看出这东西有什么特殊,他眸光凉凉地看了一眼表情不善的沐辰溪,而后轻嗤道,“吓死本王了,本王还以为相爷你是要摸枪呢?”

“不过这时候如果你有随身带着尚方宝剑,说不定还会比较有威慑力。”

某王这话一出,沐辰溪落在他身上的视线越发带着明显的审视。

当沐辰溪突然将玉阙高举在头顶时,周围的人突然齐刷刷地朝着沐辰溪的方向下跪了。

寂痕见自家王爷居然还愣愣地站着,他赶紧小声解释了一句,“主子,这是陛下赠予沐相的龙阙,若见此物,如君亲临。”

寂痕这解释一出,苏君琰眸光划过一抹锐利,想都没想就对着沐辰溪出手了,明显是打算从沐辰溪手里抢走那个跟传说之中的尚方宝剑‘功效一致’的玩意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