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45章 让寂痕尽快找出‘活**’的影后王爷 确定作案时间段(1 / 1)

加入书签

某王这番分析咋听上去貌似也没有什么漏洞,至少在侍卫寂痕跟总管林伯看来,他们也都觉得铃铛大有问题。

寂痕看了一眼林伯,后者眉头深锁,他的视线也落在了角落处的书柜上。

林伯回忆了一下,而后再度斩钉截铁道,“王爷,您的房间平日里也只有老奴跟寂痕侍卫可以进出,因您平日里喜欢清静,东西也都有固定的摆放位置,因担心府中下人会出岔子,所以每日的打扫都是老奴亲自负责的。”

“老奴最近打扫房间就是在昨日的巳时(09-11),当时老奴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书柜前并没有这排铃铛。因王爷您从九月初三午时就陷入了诡异昏迷,从那天开始王爷您就是宿在沐相府的,所以您的房间自从老奴昨日打扫过后就没有再开启过。”

林伯将自己知道的都悉数告诉苏君琰了。

林伯话音一落,寂痕也眉头深锁道,“九月初三那日在府中用过午膳之后,王爷您跟属下说有些紧要的事情要跟沐相密谈,原本一开始王爷是打算吩咐属下将沐相请到王府来的,可后来您又改变了主意,打算亲自去相府。”

“刚抵达相府,不知为何王爷您脸色煞白,突然就陷入了昏迷,因为事发突然,沐相将此事立刻禀报给陛下,陛下便遣太医院的太医来相府给王爷看诊。”

“沐相也及时让玄冥去请神医花泽铭了,属下记得九月初三申时(15-17)的时候,属下回王府替您拿过换洗衣物,当时也没有看到过小铃铛。”

听完两人的回禀,影后王爷在房间内来来回回地踱步,他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心思千转百回之后,他再度走到两人面前,眸光幽深道,“本王自九月初三午膳过后,到了沐相府突然陷入昏迷,当日,以及第二日,第三日全都是在沐相府‘做躺尸’,而初三下午也就是申时(15-17)的时候,寂痕回来过一趟,那时候铃铛不在。”

“而本王是今日也就是九月初六巳时(09-11)才在沐相府醒来,在沐辰溪那里磨蹭了大概一个多时辰,才回王府,紫宸陪着我又消磨了大概一个多时辰,而我们一直都呆在前院,期间本王并没有来过卧室。”

“而本王醒来的前一日,也就是九月初五巳时(09-11),林伯给本王打扫房间时并没有看到铃铛,之后他没有再度进入,到了子时(23-01)刺客潜入相府,本王才听到了铃铛的声音。”

“那么也就是说,安置铃铛的人十有八九是在九月初五巳时(09-11)以后……”

说到这里,某王突然停顿了一下,他视线落在林伯身上,苏君琰眉心微微一蹙道,“对了,林伯,你九月初四跟九月初五可有给本王打扫房间,那时候可有看到过铃铛?”

毕竟还有一个九月初四跟九月初五的空档,为了谨慎起见,某王还是再度多问了一句。

闻言,林伯点了点头道,“初四跟初五老奴都有打扫过,虽然王爷您留宿在相府,可老奴寻思着,如果王爷突然醒来了,肯定还是会回府休息的,那两日老奴都没有看到过铃铛。”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某王右手紧握成拳,用力地砸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手掌心,而后眸光锐利道,“如此本王的判断就没错了,铃铛必定是在九月初五巳时(09-11)之后到九月初六这段时间安置的,而未时(13-15)的时候本王已经回来了,按理说那个人为了不打草惊蛇,应该不是在未时(13-15)之后安置的,势必是在本王还没有回来的时候设置的‘特殊路障’。”

思路总算是捋清了,苏君琰便指着铃铛跟自己的两个属下如此交代道,“能够进入本王府中干这种事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老熟人,一来外人没那么容易进入王府,更不可能随便溜进王府后院,二来生面孔进府太扎眼了,目标性太大,恐怕也更容易暴露。”

“做这种事情,最重要的是隐蔽性,这人说不定还是对我们王府了解甚深的‘老人’了,你们好好找找,看看隐藏在我们身边的究竟是哪一位‘’同志,做了好事居然还不留名。”

“他倒是机灵地提醒了本王有‘刺客’,可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安好心,如今本王也猜不透。”

影后王爷这番话一出,寂痕跟林伯脸色也一变再变,两人对视了一眼,寂痕率先开口追问道,“王爷,您再好好想想,书柜里到底丢了什么重要物件?除了我们面前这些东西之外,您可曾有重新放入过什么其他的东西?”

寂痕这话的意思是在说,某王有没有背着他们,再偷偷放入不宜对外人言的‘秘密武器’呵。

讲真,寂痕这个问题,苏君琰压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啊,因为他又不是尊逸王本尊,他是一个‘冒牌货’啊草。

原宿主有没有放过什么重要物件,他这个‘后来者’也是两眼一抹黑啊,‘记忆没办法共享’,他又能怎么办?

想到这里,影后王爷当即就幽叹一声道,“想不起来了,也许有,也许没有。”

苏君琰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也让寂痕跟林伯各种接受无能。

两人齐齐觉得,面前的王有时候好像是一问三不知啊。

寂痕跟林伯的狐疑让影后王爷心里也跟着咯噔一下,他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苏君琰再度踱步到书柜前,弯腰俯身,伸手轻轻弹了弹铃铛,众人耳边当即就响起了清脆的铃声。

某王薄唇微微勾了勾道,“寂痕,林伯,你们拿着这个铃铛走访下卖这种铃铛的铺子,说不定这样就能找出究竟是何人买过这样的铃铛。”

“虽然这个办法也有些笨,不过如今我们也只能‘追本溯源’了,如今本王只希望这款铃铛是特殊的,这样购买的人应该不会数以万计,我们再从那些在最吻合的时间段里,买过铃铛的人中筛选嫌疑人,也许就能锁定那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了。”

苏君琰将铃铛攥在手心里,漆黑如墨的双眸带着凛冽的寒芒,此刻影后王爷还不知道最终的调查结果会让他自己‘心惊胆颤’,因为真相似乎也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