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90章 存在即永恒 隐约发现原主阴谋的影后 急寻清心咒的王(1 / 1)

加入书签

影后王爷脑海正高速地运转着,早前神秘刺客潜入王府一事始终都是某王的一块心病,第六感不断告诉苏君琰,那个无声无息夜探王府,又被他给跟丢了的家伙究竟有多危险。

某王之所以会想要顺着铃铛的线索深入追查,不过就是为了锁定那个高手,毕竟如果不能早日揪出那个对他恶意满满的神秘人,苏君琰也担心自己脖子上的脑袋不结实啊草。

可当他发现去鑫海杂货铺买过铃铛的人居然是自己本人时,影后王爷也惊悚了,但更让某王接受无能的是,他万万没想到,沐辰溪居然会亲眼看到‘原主尊逸王’。

这一连串的诡异事件都让某王后背生寒,他知道自己已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一个被他人精心所设的局里面。

某王来来回回地踱着步,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他呢喃自语道,“那一日我所跟踪的高手,无论是从身高,亦或是体型都跟我毫无二致,而且当我跟你动手时,你就好像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似的,每次都能提前料到我的招数,每每都能压制住我。”

“当时虽然我也曾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我却没有往深处想,我特么就算脑洞开得再大,也不可能会猜到你居然还活着,甚至还跟我同处同一时空,还特么都呆在皇城。”

“如果不是今个儿沐辰溪告诉我,他看到了你,打死劳资,劳资也不敢相信啊。可为什么我的出现没能‘覆盖’你,没能将你给‘同化抵消’,你跟我到底谁才是bug(漏洞)?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又究竟是什么啊?”

这会儿,影后王爷脑袋也快要被层出不穷的问题给挤爆了。

某王大力敲打起自己的脑袋来。

“冷静点,冷静点,劳资不能自乱阵脚,慢慢来,总能捋清头绪的。”

影后王爷深呼吸了两三次,尝试让自己镇定下来。

渐渐地,某王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他伸手重重砸了一下身旁的桌子,原本疑惑不解的黑眸突然划过了一道光亮,某些曾经困扰着苏君琰的问题似乎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所以说,其实我脑海里曾经出现过的‘凉州水患’跟‘天启十五年,薨’的那些提示,并非是深植在‘原主’脑海之中的记忆,确切说来应该是不同时期的我自己(简灵)残留的记忆罢了。”

想到这里,影后王爷眸光越发锐利了,他右手紧握成拳,狠狠砸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掌心。

苏君琰相信这一次他绝对没有搞错方向了。

既然自己这个冒牌货跟原主苏君琰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拥有各自独立的意识,那么自己就不可能‘适时共享’另一个人的记忆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每次‘跳跃’到不同的时间段时,总是没办法第一时间获取‘原主’的记忆,因为他是(简灵),而原主才是真正的尊逸王苏君琰。

某王伸手敲了敲桌面,他眸光越发幽深了。

“不管时空如何变幻,有一个原则是永远都不会变的,那就是昨天--今天--明天的模式不会被打破,如果我从现代第一次穿越到璇玑国的时间是在天启六年八月初的话,真正属于我的人生就要从穿越的那一刻开始计算,我当时在那里呆了一个月,而我对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足以证明那是我简灵真实度过的岁月。”

“真实的记忆是没办法被‘时空这个大系统’给无端抹去的,因为存在即永恒,就算我们这些当事人遗忘了,我们存在过的痕迹一定还会被其他的什么给‘完好无缺’地记载下来的。”

“而这一次我是从天启六年九月初六一下子‘跳跃’来到了过去,也就是天启五年的九月初六。时间看似猛不丁地倒退了一年。”

“可真实的我(简灵)本应该存在于‘未来’(天启六年),可不知为何却回到了‘过去’(天启五年),可‘过去’的时间线依旧在按照本身的规律正常运行,那么‘我’的出现就是‘猝不及防’的,或者可以说是某种‘虚幻’。”

“因为天启五年的时候,我并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将原主给‘和谐替代’掉,所以原主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消失,他依旧还存在。”

“问题是我来到天启五年之后,也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线,可一个璇玑国不可能同时需要两个尊逸王,那么势必有一个只能变为幽灵一样的存在。但原主既然知道了我的存在,为何却甘心让自己沦为影子呢?奶奶滴熊,苏君琰你丫怎么就这么多秘密啊草。”

“一个沐辰溪就已经够让劳资头疼了,现在你又跟着来裹乱,劳资怎么就跟你们两个死磕上了呢?”

影后王爷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瞬间又改变了自己的发型,秒变鸡窝头。

某王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本他以为原主尊逸王在某种程度上,也算可以信奈的好同志,这下倒好,一言不合就成为了隐藏在暗处,坐等搞事的反派大boss,这样的极端让某王是真心接受无能啊草。

苏君琰拧眉想了想,他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语气幽幽道,“如此说来,想必我早前陷入诡异昏迷,在虚实难辨的梦境之中看到的那个王爷也不是什么原主,十有八九就是老子自己了。”

“当时他一直跟我耳提面命的话,说什么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这个任何人其实包括的也有原主苏君琰吧,他是在让我提防原主,可为毛却要说得那么隐晦,难道原主还能有什么法子能够监视我的思想,为了以防万一,我才会如此迂回给自己示警。”

不可避免地,某王脑海里又再度想起了铃铛来,前前后后的事情串联之后,影后王爷是越发觉得原主苏君琰有些恐怖了。

某王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越发忧心起自己的状况来,突然间他脑海里划过了一个词儿--清心咒。

“对,我要尽快找到清心咒,清心咒或许是解我目前危局的唯一法子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