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60章 想要‘站#台#费’的王 嫁给严劲松当小妾的柳娉婷(1 / 1)

加入书签

由于苏君琰来得比较早,而圣卿王丰子贤又还没有到,百无聊赖的王索性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一边观察着来来往往的食客,一边消磨着时光。

寂痕已经劝过影后王爷好几次,希望某人进雅间等候,不要再免费让他人‘强势围观’,奈何苏君琰就是不听,操心操肺的小侍卫没法子,只好站在自家主子身后,就近保护着,虽然寂痕也知道按照他家王爷如今的凶残武力值来说,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保镖,但职责所在,寂痕自然也不会磨洋工。

尽管如今的尊逸王变化忒大,可好歹某王的颜值从来都没有‘掉过一次线’,对于那些秉持着‘颜值至上’原则的吃瓜党来说,有苏君琰在的地方便是幸福。

所以进天意楼消费的皇城百姓一看到尊逸王在此,也赶忙呼朋引伴去了,很快天意楼就座无虚席了,所以说这都要归功于影后王爷的‘美男效应’啊。

有些大胆的女子还直接跟楼上的王打招呼,苏君琰也没有摆任何皇亲国戚的谱,兴之所至,他都会一一回应,无论是点个头,还是挥个手。

如此‘平易近人’的王自然越发让妹子们尖叫了。

看着面前这‘盛况空前’的热闹场面,寂痕俊脸猛抽,他低垂着头,竭尽全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讲真,某侍卫一点都没觉得‘与有荣焉’,反倒……尴尬非常。

如果可以,寂痕都恨不得直接将他家操蛋的主子爷给拖进雅间里,不让某人继续‘丢人现眼’。

正当寂痕打算‘暴力出手’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影后王爷自我感觉良好的糟心话。

“海思桐真的挺有投资眼光的,将天意楼经营得这么好,想必每天数钱都要数到手抽筋吧。可惜,为毛朝廷非要立那么一条奇葩规矩?说什么,朝臣不得经商,这简直没天理啊,看来我真的要去找皇兄说道说道,让他将这条‘不平等条约’改了才行。”

事到如今,某王依旧眼红天意楼的生意,觉得自己错失了一大商机。

闻言,寂痕嘴角猛抽,他真心搞不懂为毛他家王爷如今变得这般‘市侩’,都特么快钻进钱眼里了啊。

如果他们尊逸王府‘银根紧缩’,苏君琰对钱财有所执着倒无可厚非,可关键问题是,他们王府根本就不缺钱好吧,所以说,主子对银子的‘危机意识感’到底是源于何处啊草。

小侍卫想不通,真的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就在这时,‘不甘寂寞’的王又再次絮叨开了。

“我都替海思桐‘免费站台’这么久了,她难道就不应该对我‘表示表示’吗?看看,老子替她招来了多少‘金主爸爸’and‘金主妈妈’,让她赚得盆满钵满,我要点‘业务费’总不为过吧?”

影后王爷是个‘执行力果断’的汉子,这话是咩意思,简而言之就是苏君琰可不单单只是这么想,他是真的想让海思桐给他‘发工资’。

“寂痕,你将海思桐找来,说本王有事找她,急事。”

苏君琰如此跟自家侍卫强调道。

闻言,寂痕眉心微蹙,他心里有些抵触,略微思索了一下,寂痕如此跟自家主子说道,“王爷,圣卿王想必很快就要到了吧,是不是……”

不过,还没等寂痕说完,他的话就被影后王爷给打断了。

某王冲着‘劝谏未遂’的侍卫摆了摆手,眸光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道,“你先将海思桐找来,丰子贤来不来跟海思桐又没关系,别磨蹭了,赶紧的。”

苏君琰如此坚持,寂痕也没法子,只好找天意楼的伙计寻女掌柜海思桐去了。

寂痕离开没多久,苏君琰就眼前一亮,因为他看到了老熟人严劲松,正当某王准备冲着严劲松挥舞下爪子,让严劲松看自己的时候,黑眸又瞥到了跟在严劲松身后的柳娉婷。

柳娉婷已经梳上了代表着已婚妇人的发髻。

影后王爷心里咯噔一下,眸光带着明显的疑惑。

正当某王暗暗寻思着,到底是何人将柳娉婷从红衣坊赎了出来,并且娶她为妻的时候,严劲松已经很是自然地牵起了柳娉婷的小手。

在苏君琰所站的角度,他明显能够感觉得到柳娉婷的抗拒,因为柳娉婷尝试了两次,想要挣脱,但还是被严劲松牢牢扣紧了。

影后王爷眉心狠狠一拧,他手扶着栏杆,低声呢喃道,“难道严劲松那个糟老头子强行娶了柳娉婷吗?”

当寂痕带着天意楼女掌柜海思桐走到苏君琰身边时,他就听到了这句话,海思桐虽然没武功,但尊逸王这话说得也不算小,海思桐自然也听清了。

海思婷秀眉微蹙,落在苏君琰身上的眸光也有些复杂。

海思桐总觉得尊逸王对严劲松很有意见,不然为毛他非得一口一个‘糟老头子’称呼某人呢?说实话,礼部侍郎也不过四十出头,严格意义来说,也算不得太老吧?

再有就是严劲松娶红衣坊的美人柳娉婷为十三房小妾的事都发生十来天了,也不算新鲜事了吧?为毛苏君琰对此事毫不知情呢?难道说尊逸王从不关注市井传言吗?所以才会孤陋寡闻?真的只是酱紫?

寂痕看着明显走神的王,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下,直接开口道,“王爷,海掌柜到了。”

寂痕的话将苏君琰拉回到了现实之中,他扭头扫了一眼表情古怪的海思桐跟严肃非常的属下,突然指着下方的严劲松跟柳娉婷问起身边两人,“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海思桐一看某王那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苏君琰是真的不知道这回事,虽然心里对此感到有些怪异,但海思桐还是抢在寂痕前面开口了。

“王爷,约莫十天前,也就是八月二十八那天,严大人就为柳姑娘赎身了,如今她已是严大人的第十三房小妾。”

海思桐这话一出,一旁的寂痕也点了点头,证实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闻言,某王双眸圆睁,很显然,他对这件事情完全一点印象都没有哇。

苏君琰这反应也让寂痕越发忧心了,他明明记得自己告诉过主子严劲松娶柳娉婷的事啊,可为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