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78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即将失势的雷府 同去别馆的一王一相(2 / 1)

加入书签

璇玑帝苏雷霆话音一落,沐辰溪当即就拱手回禀道,“臣已经暗中安排了。”

闻言,苏雷霆脸色稍霁,他扭头看了一眼苏慕,而后如此跟苏慕说道,“七皇叔,君琰那边你还是抽空多去看看他,他打小就听你的话,你跟他好好说说,让他平日里多加注意自身言行,不要老是做些出格的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璇玑帝也是一副‘哔了狗’的心情。

苏雷霆这话一出,靠山王苏慕立刻点头应允道,“陛下且放心,稍后臣出宫就去别馆看看君琰。”

苏慕的允诺让璇玑帝心情也好转了不少,他俊脸带着淡淡的笑容,“如此甚好。”

沐辰溪脑海里想起早前影卫统领之殇前往天意楼所喧读的圣旨,如今看来,今天晚上的紫檀山之约又得泡汤了,谁让那位操蛋的王又被禁足了呢?

沐辰溪虽然心中也有些烦躁,但脸上却没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他只是眸光淡淡地插了一句话。

“陛下,雷鸣的事情……”

沐辰溪只是稍微提了一嘴,而后就打住了。

闻言,璇玑帝苏雷霆皱了皱眉,轻叹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道,“君琰他实在是太沉不住气了,就算他再看不惯雷鸣的所作所为,他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弄这么一出,现在好了,这件事情到底要如何落幕?”

“雷老太妃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来朕面前告君琰的状,但一个小小的禁足令恐怕是无法让雷家那帮人‘咽下这口气’的,他们必定还会借题发挥。”

说起雷家人的时候,璇玑帝苏雷霆也丝毫都没有掩饰自己的‘厌恶’。

苏雷霆话音一落,靠山王苏慕黑眸微微闪烁,心思千转百回之后,他如此跟苏雷霆说道,“陛下,既然这事儿是君琰弄出来的,而你也第一时间勒令他呆在别馆静思己过,想必雷家人也没办法继续找茬。”

“如果雷家人非要‘不依不饶’的话,老臣觉得或许可以让君琰自己去摆平。毕竟他才是事件的当事人之一。”

靠山王苏慕明显是话里有话。

最初沐辰溪还有些不太理解苏慕的意思,不过很快,他就恍然大悟了。

沐辰溪薄唇微微勾了勾,很是钦佩地对着苏慕施了一礼。

“靠山王,高见。”

璇玑帝苏雷霆自然也秒懂了。

苏雷霆哈哈大笑道,“皇叔不愧是皇叔,也对,朕还操什么闲心,如今君琰虽然越发‘不成体统’,可他这种‘乱拳’的打法反倒比那些中规中矩的法子强多了。”

“以前那帮人之所以老是对付不了一个雷府,不过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雷家人‘厚颜无耻’,遇到我们君琰,雷鸣那个土匪小霸王不还是栽了吗?”

越说越高兴的璇玑帝,突然发现了一个‘新大陆’,那就是苏君琰的变化其实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啊草。

至少在对上泼皮无赖一般的世家时,影后王爷就有了用武之地。

因为苏君琰明显段位比雷鸣高了太多。

璇玑帝万万没想到,他家操蛋皇弟克敌制胜的法子居然是……跟人家比谁更不要脸。

既然雷鸣的事情已经有了解决方案,大殿里的三人也不再为这事儿纠结了。

靠山王苏慕眉眼清冷地看着苏雷霆,思来想去,还是将已经憋了很久的心里话再度当着苏雷霆跟沐辰溪的面说开了。

“陛下,雷老太妃也是时候该颐养天年了,皇城的冬日其实也不短,宫中虽然有奴仆悉心照料,但气候终究没有北辰行宫那么适宜……”

苏慕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但他的意思,璇玑帝苏雷霆跟沐相沐辰溪已经听明白了。

沐辰溪略微思索了下,也点头附和道,“陛下,靠山王此言有理,为了老太妃的身体着想,北辰行宫的确比皇宫更加适合常住。”

在沐辰溪看来,雷府已经仗着雷老太妃‘作威作福’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整治’一下了,不然的话,雷家恐怕很快就要忘记璇玑国的江山到底是姓什么了。

既然苏慕跟沐辰溪都对此事持相同的意见,璇玑帝苏雷霆想了想,便嗓音低沉道,“嗯,朕会让皇后去跟老太妃说说,如果老太妃一开始不太适应的话,就让丽妃同行吧,先在北辰行宫陪老太妃一段时间。”

璇玑帝苏雷霆这话让沐辰溪跟苏慕都心思微动。

苏雷霆让皇后去办这件事倒无可厚非,毕竟皇后是后宫之主,由她出面最好。只不过苏雷霆突然将丽妃给拎了出来‘重点关照’,这就有点意思了。

世人谁不知丽妃可是雷老太妃的侄孙女儿,本名雷诗丽,嫁给璇玑帝苏雷霆已有五年,但除了生了一个三公主,就再无所出。

在对付雷老太妃的当口,苏雷霆却已经早早想到要将丽妃给打发出宫,美其言曰是为了陪伴雷老太妃,怕她不适应,可暗地里不就是想要将雷家在宫中的势力都连根拔起吗?

很显然,璇玑帝这次是打算动真格的了,并且还是‘大刀阔斧’的那种,绝对不会让雷家再有任何翻身之地。

果然这就是‘最是无情帝王家’的真实写照。

靠山王苏慕眸光微微闪烁,他淡淡地瞥了一眼苏雷霆。

议完了正事之后,璇玑帝就让苏慕跟沐辰溪出宫了。

走到宫门口的时候,靠山王突然转过身来,薄唇微微勾了勾,主动邀请起沐辰溪来。

“沐相若是无事的话,可以随本王一道前往别馆去看看君琰。”

原本沐辰溪是想要推脱的,不过当他脑海里闪过影后王爷在天意楼哭得‘好不伤眼’的样子时,沐辰溪又改变了主意,风光霁月的美人丞相突然很想去看看苏君琰,不知道那厮有没有安分地静思己过呢?

不过,沐辰溪的确是想多了,当他跟着靠山王苏慕来到别馆时,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谁特么能给他解释一哈,为毛堂堂一国之王正跟礼部侍郎家的母夜叉刘桂香推杯换盏,聊得不亦乐乎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