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84章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权谋斗争 王爷,你皇兄会打屎你的(1 / 1)

加入书签

影后王爷之所以炮火如此‘集中’and‘猛烈’,不过是因为他有些怵稳坐钓鱼¥台的雷老太妃罢了。

雷鸣既然有辣么强大的后台,自己如果不先给雷府找点事做,让他们分分心,到时候雷家人要报复的肯定就是他苏君琰了。

影后王爷不想成为雷府‘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只好撺掇礼部侍郎先去‘膈应’一把雷府,如果雷家人急着捞雷鸣跟那些与他们过往甚密的小伙伴们,自然就无暇分心来对付他这个‘施暴者’了。

毕竟自己不过就是让雷鸣受了些皮肉之苦,若是让监察院那边再翻出些了不得的‘黑幕’来,雷府恐怕就要经历一番‘分筋错骨’的痛楚了。

孰轻孰重,影后王爷相信雷家人还是分得清的。

好歹某王也是生长在红旗下的‘四有青年’(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这是某王自诩的,对于那帮熟悉他尿性的人可不这么认为。

但不管怎样,作为一个看过也演绎过不少宫斗,商战剧本的影后来说,某王觉得自己‘狠起来’的时候绝逼比那帮老古董更有杀伤力。

虽然他不喜欢浪费脑细胞跟人‘逞凶斗狠’,但为了保证自己‘不断气’,影后王爷也使出了洪荒之力,加入到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权谋斗争之中。

很快,寂痕就带着自家王爷的秘令离开了别馆,毕竟寂痕还需要对外界‘发布’一系列能够混淆视听的重磅谣言啊草,工作量有点巨大,寂痕也浪费不起时间。

看着寂痕离开的背影,影后王爷笑得有些丧尽天良。

寂痕离开没多久,林志忠就快步走进了自家主子的院落。

“王爷,严大人借用我们府上的马车入宫了,还有方才老奴看到寂痕也急急忙忙地出府了,这……”

第六感告诉林志忠,他很可能错过了什么精彩好戏,不然为毛一个两个都跟火烧屁股一样呢?

说话间,林志忠已经来到了影后王爷跟前。

闻言,苏君琰俊脸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他双臂环胸,语调轻松道,“林伯,也许皇兄很快就会解除本王的禁足令呢?毕竟本王也是‘受害者’,被人当枪使而不自知。”

某王这意有所指的话越发让林志忠云里雾里了。

“王爷,老奴怎么听不懂?”

林志忠老脸带着明显的挫败跟沮丧之意。

林志忠话音一落,影后王爷嘴角抽了两下,相当敷衍地安慰起老总管来。

“无妨,听不懂没关系,你就等着看好戏就成了。”

某王也没想继续给林志忠从头到尾细细解释一遍,他话锋一转,再度开口道,“对了,桂香姐跟柳娉婷可还在府上?”

苏君琰这句亲昵的‘桂香姐’又让林志忠倍受打击,悲催总管脑海里那根代表理智的弦再度绷断了。

林志忠表情复杂地看着一眼自家坑货主子,而后银牙一咬,大着胆子劝谏起某王来。

“王爷,您能不能别如此称呼刘夫人,您是王爷,她只是下臣的夫人,这样于理不合啊,再说了,您叫她‘桂香姐’,难不成日后您见到严大人要称呼他‘劲松哥’吗?”

因为心里憋着火,说到最后,林志忠也开始有些‘放飞自我’了。

林志忠不过是激将苏君琰的,奈何某王却连玩笑话都听不出,他愣是当真了。

影后王爷一脸严肃道,“称呼不重要,名字也不过就是个代号,过下嘴皮子而已,不需要如此大惊小怪,不过,如若日后严劲松成为了‘自己人’,本王倒是不介意叫他一声‘哥’。”

林志忠:“……”

王爷,您不能如此随性and魔性啊,你亲兄长要是知道一定会打屎你的。

严大人也会被你送上‘断头台’的,他没资格‘当你哥’啊草。

撂下这话,某王径直越过了风中凌乱的老总管,而后就朝着前院走去,明显是打算去见他口中所谓的‘桂香姐’了。

见林志忠还杵在原地不动,苏君琰皱了皱眉,停下脚步,扭头喊了林志忠一嗓子。

“林伯,你还愣着作甚?随本王去跟她们唠嗑。”

闻言,林志忠总算醒过神来,但此刻林志忠越发觉得自己‘脑门心生疼’,他很想跟自家二货主子说一句‘老奴不想去行不行?’

不过这话林志忠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毕竟林志忠难免有些担心如果没有自己在旁看着,他家主子说不定会干出更出格的糟心事情来。

怀揣着各种复杂的心情,林志忠跟着影后王爷很快就来到了前厅。

刘桂香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她都已经吃了三盘点心,喝了两壶茶,茅房都已经跑了一趟了,奈何尊逸王却迟迟不露面。

当刘桂香看到自家老爷严劲松火急火燎地经过前院的时候,刘桂香还心中窃喜了一下,以为尊逸王不打算见她跟柳娉婷,她们总算可以跟着老爷回府了。

谁曾想严劲松不知道究竟是忘记了她们,还是待办的事情太过于紧急,愣是没有搭理她们,就独自离开了。

后来还是好心的林志忠转告了刘桂香,说严劲松是急着入宫。

由于尊逸王还没有露面,刘桂香又不敢擅作主张,直接带着柳娉婷在主人家‘召见’她们之前就跑路。

就算耐性告罄,她也只能继续耐着性子等着。

好在影后王爷总算出现了,虽然太过于……姗姗来迟。

见到风光霁月的苏君琰时,刘桂香赶忙给柳娉婷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妇道人家便齐齐给尊逸王行了一个礼。

见到刘桂香本尊时,影后王爷也有些瞠目结舌,他心中暗暗惊讶,“我天,桂香姐这吨位简直了哈,不过还是蛮有福相的。”

见自家主子不出声,只是看着刘桂香‘和颜悦色’地笑,林志忠额头青筋猛跳,他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某王赶紧回魂啊草。

“免礼,免礼,这里也没有外人,桂香姐不用如此拘束。”

醒过神来的王,张口就让前厅两个妇人呆若木鸡了,林志忠轻叹一声,脑海里跑过两字--药丸。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