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12章 想绑#驾圣卿王的苏君琰 阻止烟火节举行为哪般(1 / 1)

加入书签

影后王爷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真正的原主并不像是一个丧心病狂之人,会拿着自己的王位去玩,那种不经大脑的事儿反倒更像自己(简灵)的风格了。

影后在现代的时候,就是一个相当具有冒险精神的妹子,为此,她也没少挨她经纪人连亦修的骂。

思及于此,苏君琰的脸色也越发难看了。

影后王爷也知道自己穿越的这件事情没有表面那么单纯,虽然她也已经在璇玑国呆了不短的日子了,但她的记忆却始终没办法成功连贯起来,似乎总是以一年为期限,只要时间一到,他就会再度‘穿梭’到别的平行位面,再穿插经历一些事情。

可这其中的规律,到现在影后王爷也没有摸清过。

当苏君琰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靠山王苏慕的安抚话语。

“君琰,你也别心理压力太大,只要你发挥出平常的水平,想必也不会输给丰子贤的,就算他这次的确是有备而来,但想要战胜你,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苏慕以为苏君琰所担心的是自己会在棋赛上落败,便好心地安慰起表情难看的王来。

苏慕这话一出,影后王爷当即就垮下了脸。

“可问题是,现在我对围棋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啊,我压根就不记得怎么下围棋了,你让我到时候拿什么去跟丰子贤对阵?”

苏君琰也快要烦死了,他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烦躁得不要不要的。

影后王爷想着,当年的‘自己’既然敢当着夕照国国君丰子睿的面,拿自己的王位去赌,一定是有‘必胜’的把握的。

虽然自己很喜欢‘冒险’,但他也不是那种头脑发热就横冲直撞的人。

按照过往的经历,她每次决定去‘赌’不过是因为她看准了某些‘时机’。

只要能够借着风口的大势,就算是猪都能飞起来。

对自己影后王爷还是很了解的,所以他知道,一年前他既然敢立军令状,一定是有办法让自己在一年后的赛场上赢。

虽然已经想透了这一点,但还是存在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他根本没办法适时共享一年前的记忆,所以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应对方案’究竟是什么啊草。

某王真的是快要愁死了,他恨不得环住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自己了。

别人穿越,他也是穿越,怎么轮到他的时候却变成如今这种复杂诡谲的场面了呢?

如果非要将这次的经历当做一个剧本的话,影后王爷真心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拿错了剧本,这特么完全是属于科幻系列的好吗?而且还特别烧脑,不然他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捋清过真正的时间线。

如今的时间总是不断的穿插,交织,交织再穿插,也彻底让影后两眼一抹黑了。

她不但分不清虚幻,甚至连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以及她所附身的原主尊逸王又有什么‘毛病’都没搞懂。

思来想去,影后王爷也越发心烦意乱了,他突然右手紧握成拳,猛地砸了一下身边的桌子,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了一抹凛冽的杀机。

凶残觉悟的王突然如此跟表情复杂的靠山王苏慕说道,“要不然,干脆到时候我私下派人将丰子贤给绑了,让他那日无法准时出现在棋赛之上,只要他不露面,比赛时间一过,那么就算他弃赛,如此我便可以轻轻松松地赢了。”

影后王爷也是个大狠人,直接打起了绑架的主意。

当然最初,某王是打算直接弄死圣卿王的,可转念一想,给自己出难题的也算是丰子贤的哥哥丰子睿,他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结果了丰子贤。

当然,影后王爷绝逼不会承认他是舍不得貌美如花的圣卿王就此……香消玉殒的。

靠山王原本还沉浸在巨大的惊愕之中,毕竟一个人再如何改变,也不应该连本来就擅长的‘特长’都忘了啊草。

这下一听苏君琰这话,苏慕也越发不能淡定了。

靠山王伸手按压了下自己那生疼的眉心,眸光幽幽地看着苏君琰,再度出言提醒道,“君琰,圣卿王不是凡夫俗子,一来他的武功不低,二来他身边也有人保护,就算你想绑架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何况这种事情一旦‘东窗事发’,到时候势必会引起两国局势紧张,这些年我们跟夕照国的关系也有些复杂,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

靠山王苏慕自然是不赞同自家侄儿这……简单粗暴的法子的。

奶奶滴熊,你丫又不是土匪,怎么老是用土匪思维去解决问题呢?这特么还能好吗?

苏慕这话一出,影后王爷眉心也快打成死结了。

半晌的沉默过后,苏君琰再度开口追问道,“不然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让这届的烟火节举办不了,如果比赛因为不可抗力因素给取消了,我们还赛个p啊。”

对于某王口中的粗痞话,靠山王苏慕直接选择了无视,他俊脸猛抽道,“君琰,烟火节是整个紫阙大陆最大的盛事,没有之一,承办烟火节的主办国必须保证赛事的顺利进行,如果真的搞砸了,到时候会沦为笑柄的也一定会是主办国。”

“所以这个想法你最好不要有,绝对不能人为制造出任何混乱,不然你恐怕连你皇兄那一关都过不了。”

苏慕不得不慎重地提醒影后王爷一番,他可不是多此一举,而是因为靠山王知道如今的苏君琰没有什么是不敢做的。

要是他不事先给苏君琰打下预防针,谁知道这个混账会不会直接客串一把恐布分子,再让皇城人心惶惶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棋赛技能又不行,药丸,药丸,看来我很快就要沦为布衣了,皇叔,到时候你可不能装作不认识我,一定要接济下我,好歹我们也是亲戚啊。”

苏慕:“……”

陛下您为毛非要让我来敲打君琰,就不能自己跟他说吗?

这差事真心很不好干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