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32章 误入不知名禁地的影后王爷 令人堪忧的发际线 夜袭疑云(2 / 1)

加入书签

寂痕带着百里扶苏进入了前厅,他原本是打算吩咐下人准备一些瓜果点心,不过却被百里扶苏谢绝了。

“寂痕,你们可有打探到君琰的消息?”

跟在齐子涵,王铎,梁思成三人面前的笃定有所不同,这会儿,百里扶苏黑眸满是忧心。

闻言,寂痕眉心狠狠一拧,俊脸也满是疲惫,毕竟自从自家主子出事之后,寂痕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就连做梦的时候,寂痕都还在四处寻找那个突然‘人间蒸发’的王。

寂痕这副表情让百里扶苏心下一沉,一抹不祥的预感顺势弥漫心间。

百里扶苏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一看就是一副深受打击,不堪承受的样子,他无力地滑落在椅子上,眸光尽是悲恸。

“他怎么可能会出事呢?怎么可能?”

百里扶苏的呢喃也让寂痕鼻头发酸。铁骨铮铮的汉子眼圈都跟着红了,寂痕皱了皱眉头,深呼吸了两三次,愣是将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给生生逼回去了。

寂痕捏紧了拳头,他猛地砸了一下身边的桌子,眉眼带着明显的冷厉道,“属下相信王爷他一定还活着,他一定还活着,如今兵部已经接手此事,齐将军更是派出了虎贲营的精锐对皇城周围的城镇展开地毯式搜索,而且之殇也带着一大批影卫沿着皇城外围加大搜查力度。”

“国师,沐相还有靠山王都入宫了,他们正在商议行之有效的对策,我们王爷吉人自有天相,他绝对不会出事的。”

寂痕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说给百里扶苏听,这些日子的压抑也让寂痕急需一个发泄口。

寂痕这话一出,百里扶苏也渐渐安心了不少。他站了起身,径直朝着寂痕走去,在距离寂痕两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

百里扶苏伸手重重拍了两下寂痕的肩膀,语调低沉道,“辛苦你了。”

寂痕苦笑着,摇了摇头,语带惆怅道,“只要我家王爷能平安回来,再多的苦属下都愿意吃。”

……

不知名之地

当影后王爷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就开始纠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瞎了。

悲了催的王什么都看不到,眼前漆黑一片,这会儿,他那‘充话费送的神功’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某王又跟废人无异了。

影后王爷尝试了无数次的睁眼,闭眼的动作,就是奢望奇迹会出现,可惜的是,他的眼前除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再无任何颜色。

最初苏君琰的身体也没办法动弹,但他可以察觉得出,自己如今所呆的地方很冷,很冷,影后王爷甚至不免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不安好心的家伙放在了冰窖之中,毕竟四肢百骸的寒意那可不是假的啊草。

某王的意识很清醒,但身体却僵硬得跟石头似的。

如果可以就此死去,影后王爷表示自己很乐意,毕竟那种锥心刺骨的冷他是真心扛不住。可惜的是,就算他已经冻麻木了,他的生命力却依旧……顽强。

这样的‘酷刑’让某王心里哭唧唧,他很像就此睡过去,但问题是,他的大脑思维却异常的活跃。

影后王爷再度想起了自己扑街之前的恐怖场景。

事到如今,某王还是没办法相信,曾经看到的那一幕。

夜幕之中,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斗篷,身高,身材看起来都跟自己毫无二致的男子。

他们走路的时候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四人的动作都带着明显的机械感,影后王爷当下脑海里就划过了一个别有深意的词--‘提线木偶’。

站在街道中央的王根本就看不清那四个人的脸,直觉告诉影后王爷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因为斗篷所造成的,而是源于另一种让他说不清道不明,同时又令他后背生寒的……诡异‘视觉障碍’。

察觉到危险之后,影后王爷自然不可能呆在原地……等死,他是真想跑,也已经暗暗提气了,但最终还是……失败鸟。

极端的恐惧让某王恨不得当场死去,但他却连死都没办法选择,只能被动地承受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后来,四个黑衣人都齐齐朝着站在‘靶心位置’的影后王爷飞奔,最后一刻的时候,某王总算看到了四人的脸。

东巷跟西巷出来的男子最先拉下了自己头上的帽子,他们的面容乍看跟尊逸王很相像,但若细细观察的话,又会发现略有不同。

东巷的男子暂且称为一号,一号面容很是憔悴,看起来比较苍老,目测至少三十五岁以上,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精神状态不好而造成的‘年龄错觉’。

影后王爷对于一号印象更深刻的不是他的‘憔悴’,而是他那令人堪忧的发际线。

某王其实也不想重点放在这些‘旁枝末节’上面,但一号的发际线实在是……太醒目了,影后王爷想不注意都很难。

西巷出来的男子紧随一号后面,也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他倒是比一号年轻了很多,甚至比如今的影后王爷还要年轻,目测至少三岁到五岁之间,而且他的体型也相对偏瘦些。

一号跟二号都跟尊逸王长得很像,除了一个没避开‘岁月那把杀猪刀’留下了更多苍老的痕迹;另一个却被时光温柔以待。

看到两个‘不同年龄段’的神秘男子之后,影后王爷心里的疑惑越发多了。

某王又再度想起了被自己藏在床榻机关盒里面的瓷罐,他不知道一号跟二号是不是就相当于‘批量生产’出来的瓷罐呢?区别只在于一个是‘良品’,另外一个却是‘瑕疵品’,抑或两个都属于……不合格的‘报废品’?

一号冲着心胆俱裂的影后王爷苦笑了一下,干裂起皮的嘴唇翕动,他说了什么,奈何影后王爷根本就听不到。

二号却冲着影后王爷哭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突然拿出了一把鱼骨刀,眸光悲悯地看着快要被吓尿的王。

影后王爷压根不知道二号到底是从何处找来的‘凶器’,要知道方才他一直都有留意二号,根本就没看到过这把让他心头一凛的古怪刀具啊草。

影后王爷深知‘吾命休矣’,正当他等待着厄运到来的时候,南边跟北边出来的黑衣人同时拉下了自己头上的帽子。

看到三号跟四号的面容时,影后王爷才真正的惊悚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