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39章 改走忧郁路线的王 来访的沐辰溪跟丰子贤 剑拔弩张的对谈(1 / 1)

加入书签

影后王爷不单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就连身上也有多处伤口,那架势就好像他曾被顶尖高手‘完虐’过好几轮。可对此,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苏君琰根本就不知道他何时跟人干过架,或被什么人单方面暴揍过。

影后王爷知道这事处处透露着诡异,自他苏醒之后,他就越发惶惶不可终日了。

苏君琰脑海里始终回响着‘简灵’死前跟自己说过的话,也就更加寝食难安了,某王担心自己真的会变成‘简灵’口中的报废品,还特么是编号颇具喜感的‘二百五’。

因为情绪一度低迷,过往的蓬勃朝气不复,心情阴郁的王,身体恢复的速度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瘦下去。

尊逸王的‘转变’让璇玑帝苏雷霆越发忧心忡忡了,苏雷霆不单操心苏君琰的健康,更让他难以释怀的是苏君琰失踪的那五日究竟去了何处,又是被何人带走的?

这些谜团到如今还是没有一个定论,尽管苏雷霆已经派影卫统领之殇暗中打探过,可还是一无所获。

苏雷霆私底下不是没有追问过自己的皇弟,但苏君琰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除了摇头,就是发呆,其精神状况也很不稳定。

苏雷霆也怕更多的‘逼问’会让苏君琰发疯,索性也就不再问了。但暗中的调查还是没有停止过,可问题是,依旧徒劳无功。

不单单是影卫们遭遇了‘滑铁卢’,就连沐辰溪,苏慕以及圣卿王丰子贤的调查也连连遭受‘重挫’,无人知道影后王爷究竟遇到过什么。

因为影后王爷需要时间慢慢调养身体,所以原定的大婚婚期再度被延后,璇玑帝心疼自己的皇弟,特意免了苏君琰的早朝。

若是搁在平时,影后王爷肯定会高兴得飞起,毕竟有了圣旨,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翘班’了,但石室惊魂事件却将他的精气神都摧毁了。

某王已经认定自己就是一个等待‘报废’的‘残次品’,死期就是天启七年的九月初六。

“哎,我当时要是不那么怂就好了,如果将所有的棺材都打开就好了,好歹能知道另外十四副棺材里面究竟躺了哪些人啊。”

坐在凉亭里面,晒着太阳的王低声呢喃,叹息声随风飘散。他的眉心始终都没有舒展过,黑眸之中满布忧愁。

很快,影后王爷又低低咳嗽起来,苍白的俊脸透露出不正常的红。

闻声,寂痕赶忙从书房里往外跑,很快就来到了自家主子身边。

寂痕目光担忧地看着羸弱的王,语气沉重道,“主子,您还是进屋歇息吧。”

寂痕走到石桌旁,替苏君琰倒了一杯茶,放在了苏君琰面前。

苏君琰只是眸光淡淡地扫了一眼,却没有打算喝茶的意思,更不准备进屋。

“寂痕,我可能很快就要死了。”

影后王爷这话一出,寂痕脸色一变再变,眼圈都跟着有些泛红了。

寂痕好歹也是影后王爷的贴身侍卫,他如何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苏君琰的‘煎熬’,可寂痕却完全没办法理解,他不知道苏君琰究竟在害怕什么,居然能成宿成宿地睡不着。

寂痕噗通一声,猛地跪倒在自家主子面前,语调哽咽道,“王爷,您别这样,您一定会没事的,国师跟花神医不都说过吗?您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之中了,只要戒思戒虑,再配合御医好好调理,想必很快就能完好如初了。”

寂痕是真心不喜欢如今这个习惯性走忧郁路线的王,虽然以前那个闹腾了太多,但好歹更有生气不是。最起码那个只会变着法子地折腾别人,让别人生不如死,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快要将自己给‘作死’了。

看到寂痕如此,影后王爷当即就轻叹了一声,他主动伸手拽了一把寂痕,眉心紧蹙道,“起来,不要没事就跪,劳资都还没死,以后有你跪的时候。”

某王对自己的命运还是持着相当消极的态度。

当两主仆在凉亭说话的时候,王府总管林志忠突然领着两名贵客上门了。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沐辰溪跟丰子贤。风光霁月的相爷还是一袭白衣,高贵如谪仙;而圣卿王丰子贤则是一袭黑色云锦,清隽如上神。

一黑一白,相得益彰,气质虽不同,但都是人中龙凤。

“主子,沐相跟圣卿王来看您了。”

林志忠毕恭毕敬地对着自家王爷行了一礼。

隔老远,影后王爷就已经看到了来访者,他的眉心也越皱越紧。

始终站在苏君琰身边的寂痕明显能够察觉到自家王爷的‘不喜’。

还没等沐辰溪跟丰子贤开口,脸色不善的影后王爷当即就阴阳怪气地对着两人呛声道,“你们最近是不是也来得忒频繁了些?本王如今是病人,更需要的是静养,而不是‘不请自来’的打搅。”

苏君琰这话算是直接跟到访者挑明了他的不快。

一旁的寂痕跟林志忠都同时皱了皱眉头,两人自然是不太赞同自家主子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沐辰溪跟丰子贤的。

不过好在被怼的两名贵客都很是风淡云轻,就跟无事人似的,一左一右,直接坐在了苏君琰的身边。

“看来你身体好多了,今日倒是有心情拿话刺我们了。”

圣卿王丰子贤拿起茶壶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顺手也递了一杯给沐辰溪。后者微微点头,谢过。

闻言,苏君琰冷哼了一声,不过却也没再搭理身旁的两人。

从始至终,沐辰溪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表情略复杂地看着影后王爷。

苏君琰被沐辰溪盯得不免有些头皮发麻,实在扛不住了,索性便怒瞪回去。

“你看够了吗?劳资又不是姑娘家。”

影后王爷这话让沐辰溪俊脸有些阴沉,不过他只是轻描淡写道,“尊逸王还是控制下自己的脾气吧,不然身体越难恢复。”

沐辰溪话音一落,苏君琰当即就笑容讽刺道,“我早点死岂不更加如了你的愿?沐辰溪,你特么少在老子面前惺惺作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