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71章 连亦修的悔不当初 同去前朝皇陵的苏君琰,沐辰溪跟无尘(1 / 1)

加入书签

连亦修知道神秘人一定是知情者,就算‘他’并非全然知晓所有真相,但手中掌握的情报也绝对少不了。

连亦修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更多,但他终究还是低估了‘神秘人’的‘难搞’程度。

“连亦修,过多地卷入此事对你来说绝非好事,你如果真的想‘安安稳稳’地活着,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找回简灵的心脏,找到之后,你将心脏带到她的墓地前,届时我会再度出现。”

说到这里,神秘人停顿了一下,不知道究竟在思索着什么,亦或是在‘暗中观察’着连亦修。

连亦修的神情不免有些奇怪,在阴森诡异的天幕之中显得尤为狰狞。

心思百转千回之后,连亦修薄唇掀动,正当他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耳边再度响起了‘神秘人’的冷笑。

“连亦修,简灵到底动过什么手术,就算她自己都不清楚,并不代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你也不要心存侥幸了,既然我能够找到你,自然对你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

“如今没人打算纠结过往,更没人准备翻旧账,但犯过的错,造过的孽,总得想办法弥补吧?不然真到了局势彻底失控的那一步,一切恐怕就再也没办法回到‘原位’了。”

“俗语有云,种善因,得善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既然如今‘她’还愿意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若就此错过,便是更大的‘过错’。”

神秘人明显是话里有话。

原本连亦修还‘镇定自若’,可当他听了神秘人这席话之后,俊脸表情也变幻得跟调色盘似的,内心更是五味杂陈,他唇瓣蠕动,似乎想要为自己辩解,但最终还是打住了,漆黑如墨的双眸盛满了痛苦,内疚跟悔不当初等负面情绪。

“你是个聪明人,合该知道怎么选择才是明智之举,勿要一错再错,天堂跟地狱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说完这话,神秘人就消失了。

连亦修失魂落魄地站在简灵的墓前,浑身的力气仿佛顷刻间被‘抽空’了,他伸手捂住自己的脸,痛苦万分地大吼了一声。

等连亦修重新收拾好自己那压抑万分的复杂情绪后,适才发现周围的一切早已经恢复成早前的样子了。

连亦修很想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当做一场怪诞至极的梦来看待,但他脚边却遗留了一串古香古色,通体闪发着诡异红光的念珠,无一不再提醒着连亦修这都是真实的。

连亦修皱了皱眉头,弯腰俯身,从地上捡起了那一串念珠。

当连亦修的手指触及念珠的那一刹那,手链仿佛有‘生命’似的,直接牢牢地‘套住了’连亦修的手腕。

无论连亦修如何掰扯,都没办法解开手链。

连亦修轻叹了一声,脑海里又再度回想起方才‘神秘人’所言,他表情隐晦地看了一眼简灵的墓,将地上的手机拿起来,胡乱塞入口袋之中,而后就脚步快速地离开了皇家墓地。

当连亦修依照‘神秘人’的指令展开行动时,影后王爷已经随着国师无尘前往曾经的北辰皇陵了,当然同行的还有俊美无俦的高冷相爷沐辰溪,谁让沐辰溪已经成为苏君琰的合伙人了咧?

不想‘节外生枝’,苏君琰在跟无尘还有沐辰溪商议过后,最终决定不带任何属下,各自单独前往,在北郊那棵可以用来充当‘地标’的老榕树下‘汇合’。

无尘是第一个抵达‘汇合点’的,随即赶来的则是沐辰溪,两人等了小半盏茶的功夫才‘盼来了’影后王爷。

看到苏君琰的当下,沐辰溪眉心狠狠一拧,语调之中带着明显的抱怨。

“你又去干什么呢怎么落后我们这么多?”

无尘虽然没有插话,但从他那紧蹙的眉心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微微不爽’滴。

苏君琰动作利落地翻身下马,他将自己的马儿拴好,薄唇噙着一抹摄人心魂的笑容,径直朝着沐辰溪跟无尘走去。

吊儿郎当的王就跟变戏法似的,拿出了御品坊的点心。

“喏,我不就是为了它吗?这可是刚出炉的,今天最后一份,来,见者有份。”

说话间,影后王爷已经拆开了油纸,自己挑了一颗看起来最大的,直接往嘴里送。

因为点心温度有些高,所以某王也是吃得小心翼翼。

见状,沐辰溪额头青筋猛跳,他都恨不得当场呼苏君琰一巴掌了。

沐辰溪对‘零嘴儿’可没有‘执着’到这种‘入魔’的地步,他狠狠地剜了一眼苏君琰,俊脸表情格外严肃道,“你可还记得我们今天来此的目的?居然能够为了一点吃食‘本末倒置’,苏君琰,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说这话的时候,沐辰溪黑眸满是谴责跟嫌弃之意。

无尘似乎已经习惯了苏君琰的‘不正经’,他并没有‘跟风吐槽’,而是眉眼淡淡地提醒了道,“我们已经进入前朝皇陵的范围了,你眼前的这些荒地都曾是,可这里一眼就能看到头,尊逸王,你想怎么找?”

苏君琰囫囵吃了两块点心,见沐辰溪跟无尘都没有‘赏脸’的意思,影后王爷便将剩余的点心收好了,揣进了兜里。

某王拍了拍自己手中的点心碎屑,而后随意抹了抹嘴角,朝着前面的开阔之地走去。

苏君琰跳上一块巨石,俯瞰着下方那荒废了n多年的坟地。

影后王爷抬头看了一眼格外阴沉的天幕,呢喃自语道,“这地儿不愧是埋葬过死人的,怎么看怎么瘆得慌。”

苏君琰这话一出,他身后的沐辰溪上前两步,也跃上了巨石,跟影后王爷并肩而站。

“这里是耶律皇族的陵墓遗址,虽说早已被毁,可怨气还是极重的,所以平日里鲜少有人会来这里,听说此地还频生怪事,当然不排除是‘有心人’‘刻意为之’。”

说到这里,沐辰溪扭脸看了一眼神情有些隐晦的影后王爷。

“你是说前朝余孽还想借这块‘风水宝地’‘大做文章’?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