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90章 沐辰溪道,尊逸王你可能见到了明隶大帝(2 / 1)

加入书签

若是搁在平时,沐辰溪肯定不会相信苏君琰的‘鬼话’,但如今他却并不会这么想,沐辰溪皱了皱眉头,神情满是疑惑道,“我跟无尘始终都没有分开过啊,他一直都在我的视线范围内,而且我也没有遇到过任何稀奇古怪的人,更没有见过你口中所提的神秘黑影。”

说到这里,沐辰溪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在他右侧站定的无尘,明显是在问无尘当时可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无尘也点头附和道,“沐相所言不错。”

言罢,很快,无尘又再度补充了一句,“而且今晚在这里,除了我们三人,并没有第四个人出现过。”

沐辰溪跟无尘的否认让影后王爷也一头雾水了,他伸手按捺了几下自己那生疼的眉心,轻叹一声,“反正今个儿的事情挺玄乎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一时半会儿琢磨不透,影后王爷也果断放弃了,他可没兴趣‘深挖’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

虽然没能从尊逸王这里得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一度也让沐辰溪心里有些沮丧,但他还是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丰神俊朗的美人丞相黑眸划过了一抹精光,他再度开口追问起若有所思的影后王爷来。

“王爷你能否再次给我和无尘描述下方才你所见到的场景?”

尽管没办法‘实地勘察’一遍,但沐辰溪还是想听尊逸王‘重新还原’下方才他所见过的神奇场景。

沐辰溪这话一出,无尘的视线也立刻落在了苏君琰身上,目光如炬,明显也在等着影后王爷的回答。

苏君琰被两人盯得有些头皮发麻,不过,他倒是没刻意隐瞒。

某王回想了一下,如此跟面前的两个小伙伴说道,“苍穹之上是一轮散发着蓝色幽光的月亮,天幕之下就是一个有一个挨得很近的土坟堆,土坟堆的排列方式咋看上去有些像九宫格,但又不全然是,我数过总共是……”

说到这里,影后王爷停顿了一下,眉峰都快皱成川字了,他突然一脸茫然地看着沐辰溪跟无尘,语调微微拔高道,“我怎么不记得总数量了,我明明数过的,这个很重要,你们可还记得?”

这下影后王爷也慌了神,潜意识里他知道这事儿‘非同小可’。

苏君琰这话一出,无尘跟沐辰溪对视了一眼,俊脸表情也带着明显的不可思议。

不过两人还是异口同声道,“你告诉过我们,是两百二十九座。”

无尘跟沐辰溪这话一出,影后王爷才长舒了一口气,他伸手猛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而后恍然大悟道,“对,对,对,就是这个数,没错,我想起来了。”

苏君琰这反应越发让无尘跟沐辰溪‘忧心’了,两人脑海里所联想到的则是这段日子一来尊逸王记忆的‘反反复复’and‘时有时无’。

他们暗暗寻思着,莫非苏君琰所有的异样都跟‘皓月之下的北辰藏宝之地’有关系吗?

毕竟先前影后王爷呆在玄秘之境时,他曾经亲口说过,他发现那里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干扰着他,让他很难记住自己见过的东西。

正当两人心思千转百回时,耳边再度传来了影后王爷的低醇嗓音。

“记下了土坟堆的数量之后,我原本是想在脑海里再度过一遍土坟排列的顺序跟方位的,可后来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漩涡最初比较小,后来慢慢就变大了,那里面有一股很强大的吸力,想将我拖拽进去。”

“在漩涡出现时,天幕之下的土坟堆突然开始集体下陷,就好像地下有流沙阵似的,后来那两百二十九座土坟堆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在原有的基础上,一座巍峨的宫殿突然拔地而起,宫殿里次第亮起了烛火,我看到了一个手里拿着一本泛黄古书籍的男子,他腰间所系的腰带上挂着一串红绿黄三色的铃铛,随着他走动就叮当作响。”

“那人的长相让我觉得莫名的熟悉,甚至还有一种亲切感,但我却始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他。”

说到这里,影后王爷眉头也越皱越紧,很显然,事到如今,他还是纠结着从那座神秘地下宫殿走出的男子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给他如此怪异的感觉。

明明应该是一个跟自己生活在‘不同时代’,距离自己太过于遥远的‘老古董’,怎么他却隐隐有一种,自己曾跟那人‘结交’过的感觉咧?

这种感觉还随着他离开了玄秘之境而越发强烈了。

某王心中不免担忧,如果长此以往下去,他真的极有可能精神衰弱,再沦为精神不正常的……精神病啊草。

当影后王爷各种心有惴惴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身边两个小伙伴那变幻莫测的表情。

无尘跟沐辰溪私下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心下了然,不过谁都没有刻意打断尊逸王的回忆,唯恐又影响了某王的‘发挥’。

苏君琰陷入自己的情绪中,难以自拔。俊脸的表情也越发隐晦了。

“在我彻底进入漩涡离开那座宫殿的时候,我依稀听到那个人跟我说了一句什么山,他好像是让我去那座山看看的意思,但全名我没听清。”

说到这里,影后王爷苦笑了一下,“或许我曾经听到并记住了,可现在我又忘记了。”

有时候,连影后王爷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他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谁让他总是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

正当某王情绪格外沮丧时,沐辰溪率先开口了。

“尊逸王,或许你见到的人是明隶大帝。”

沐辰溪这话一出,影后王爷猛地抬起了头,表情一言难尽,他张了张嘴,嗓音干涩道,“明隶大帝?我们璇玑国的开国皇帝?我们苏氏皇族的老祖宗?我那个素未谋面的爷爷?就是那个将前朝北辰给灭了的牛掰明君?”

影后王爷用了一系列的前缀来形容明隶大帝,毕竟他这个祖宗可相当了不得啊草,只不过这时候,影后王爷也很惊悚,奶奶滴熊,沐辰溪真的不是魔怔了吗?不然为毛说出这种‘荒唐话’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