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14章 劳资狠起来连自己都打 人狠话不多的老太牵扯出京城神秘大官(1 / 1)

加入书签

因为影后王爷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沐辰溪身上,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然来临了,当然最主要还是由于老太太实在是太没有杀伤力了,而且她的样子看起来也挺符合‘慈眉善目’的范畴,所以某王越发掉以轻心了。

当老太太突然拿着手中的藤条,表情凶悍地朝着影后王爷抽打时,猝不及防之下,苏君琰也悲了催,括弧也就是中招了。

被打得莫名其妙的王各种抱头鼠窜,一边跑,还一边冲着身后狂撵着自己的老太太大吼大叫,“哪里来的疯老婆子?你打我作甚?我一没招你,二没惹你,你赶紧停下,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不打女人’那一套在我这里可不兴,劳资狠起来连自己都打,遑论他人。”

此刻,影后王爷也挺憋屈,他完全不知道为毛事情会演变成酱紫。

原本美人丞相还挺愤怒的,可当沐辰溪看到有‘热心路人’替自己出手教训操蛋王爷时,他的心情也一度很是复杂,沐辰溪嘴角抽搐地看着跟外表完全不符且爆发力惊人的老太太,拧眉追问起同样目瞪口呆的无尘来。

“现在该怎么办?”

沐辰溪的出声总算让国师从惊愕中醒过神来了,无尘先是伸手扶了一下额头,而后也有些生不如死地看着‘敌追我跑’的混乱场面,长叹一声,如此跟沐辰溪说道,“我们早该料到的,有阿琰同行,不鸡飞狗跳才怪。”

说到这里,无尘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很快,他就眉心微蹙地补充了一句,“我现在是真的有些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在璇玑帝面前力荐他前往廉州的,如今才到虞城地界就闹腾成这样,接下来的路程何时才能看到头呢?”

清隽国师这个问题堪比灵魂一般的拷问了,此刻,美人丞相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作答。

因心情太过于压抑,也太过于沉重,无论是沐辰溪,亦或是无尘,谁都没有上前去阻止眼前那太过于荒腔走板的闹剧,只是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袖手旁观。

老太太一看就是属于典型的‘人狠话不多’那一挂的,除了偶尔嘴里蹦出一句‘咬牙切齿’的‘打死你’就没别的话了。

老太太那‘苦大仇深’的样子让一旁‘观战’的沐辰溪跟无尘都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知道这个‘凭空杀出’的老太太到底跟影后王爷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草,至于如此‘愤慨’,如此‘敌视’苏君琰这个陌生人吗?

虽然老太太没有武功傍身,但就她那种毫无章法的乱打一气有时候也挺让人吃不消滴,尽管影后王爷嘴里一直都在放狠话,但让他真去推一个都能当他奶奶的老人家,他也还是有些‘心理包袱’滴。

当然说这话并非是刻意想给某个混账王爷洗白,毕竟如今苏君琰身上的黑料太多了,多到就算想洗白,一时半会儿都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啊草。

影后王爷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之所以不对暴躁老太太动手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苏君琰他又想起了某个早已经驾鹤西归的太皇太后了。

太皇太后沐清婉在世时,生气起来,不是揪着自家混账孙子的耳朵,就是插着腰,中气十足地冲苏君琰吼,两组孙时不时会互飙高音。

随着沐清婉的‘神秘下线’,这种另类的‘天伦之乐’,影后王爷也享受不到了。

所以当一个陌生的小老太太突然也跟‘母夜叉似的’,对他各种无礼时,其实影后王爷的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因为他觉得自家皇祖母还在用这样的方式陪伴自己呵。

后来老太太许是撵人撵累了,又或则是突然意识到被她狂追的人根本就不是她家孙子,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老太太将手中的藤条撇在了地上,骨瘦如柴的左手撑着路边的一棵歪脖子树,气喘吁吁。

一看老太太总算是不打自己了,影后王爷也半弯着腰,手撑着膝盖,哼哧哼哧地喘粗气,他拧眉扫了一眼老太太所站地方向,而后没好气道,“老婆婆,你到底为什么打我呀?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总不是仗着自己年龄大就‘为所欲为’吧,你这叫倚老卖老知道不?”

“今天好在你遇到的是我,我可以大度不跟你计较,换做别人,恐怕早就将你那老胳膊,老腿给打断了n回了。”

影后王爷就是属于典型的‘不会说人话’,明明自己是一门好意,可话只要经过他的嘴里说出来,那特么绝对变味儿了。

沐辰溪跟无尘看着突然又回归了‘好脾气’的王,都有些面面相觑,他们完全搞不懂方才还喊打喊杀的两人怎么一下子就能‘心平气和’地唠嗑了呢?尊逸王真滴不是脑袋有坑吗?

此刻,影后王爷哪里知道他正被自己的小伙伴们‘齐齐吐槽’咧。

当沐辰溪跟无尘各有所思的时候,耳边总算响起了老太太那有些沮丧的苍老声音,语调之中带着明显的落寞。

“小严已经很久没回来看过我了,邻居们都说他去京城当大官了,还娶了好几门孙媳妇。不,不,我的小严是最孝顺的,他很快就要进京赶考去了,对,我要赶紧回去给他整理行囊,再多准备一点盘缠,路上要用的啊。”

老太太的神志似乎有些不太清楚,说的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

影后王爷一听,心里当即就咯噔了一下,脑海里突然闪过某些零碎且不成体系的片段,他刚想要抓住点什么,奈何速度太快,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苏君琰总觉得这是一种身体本能的暗示,想要提醒他注意些什么。

想到这里,某王便快步朝着老太太走去,他伸手拉住了急于离开的老太那枯瘦的手腕,各种温声细语道,“老婆婆,你能告诉我你的孙子叫什么名字吗?在京城当的又是什么官?说不定我也认识他。”

对于苏君琰此举,沐辰溪跟无尘自然是不赞同的,但紧接着老太太口中提到的京官却让他们疑窦重重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