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28章 险些将凌煊气出好歹的黑风寨大当家 偶遇显贵三人组的盟主(2 / 1)

加入书签

凌煊总觉得面前的褚玉墨是在故弄玄虚,他眉头越发深锁了,连带着落在褚玉墨身上的视线也有些不善了,再三思索之后,凌煊如此跟云淡风轻的褚玉墨说道,“既然本就是故人,公子你又何必兜圈子呢?”

凌煊还是想要激将一次褚玉墨,如果某人能够干干脆脆地报上大名,也能省去他不少麻烦不是?

因为先前已经让一个来历成谜的黑衣人给‘阴了’,所以这会儿,凌煊不是很想‘重蹈覆辙’,他对于那些老是喜欢借用‘无名氏’之名‘逞凶斗狠’的人那是各种‘深恶痛绝’。

凌煊的意图,黑风寨的大当家岂会不懂,但褚玉墨就是想要吊着凌煊,他只是故作高深的笑了笑,却还是不松口,反正就是不打算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就对了。

凌煊为之气结,偏生又无计可施,他冷哼了一声,而后就兀自喝着闷酒,那架势就好像酒也跟他有仇似的。

坐在凌煊对面的褚玉墨心里也开始犯起了嘀咕,按照自己原先在黑风寨‘恶补的功课’来看,武林盟主凌煊不至于如此沉不住气啊?

丽娘他们一再耳提面命,说什么凌煊是个诡计多端的老狐狸,如何如何狡猾,如何如何阴险,丽娘为此一再嘱咐自己,说什么,若是遇到凌煊,尽量不要跟他正面较量,要保存实力云云。

可如今被影帝龙无涯给附身的褚玉墨却没有从凌煊身上看出任何跟‘心机深沉’挂钩的东西来,他真心觉得很幻灭啊草。

当褚玉墨心思有些飘忽的时候,凌煊猛地将杯子重重搁在了桌子上,而后就霍然起身,凌煊突然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也打断了褚玉墨的深思。

黑风寨的大当家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嫌弃地看着凌煊,凌煊险些被气出个好歹来,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褚玉墨,似乎想要将某人的样子‘篆刻’进心里,好方便日后……寻仇。

很快,凌煊就冷哼了一声,而后就一身煞气地从酒肆走了出去。

看着凌煊那冒火的背影,贵公子扮相的黑风寨大当家只是幽幽地轻叹了一声,“想不到,堂堂武林盟主居然还打算赖账?传出去也不怕闹笑话?”

褚玉墨这话让凌煊的脚步生生顿住了,他脸色一片铁青,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也跟着寸寸收紧,很显然,褚玉墨是真的惹恼了凌煊呵。

当两个大佬突然就不分场合地‘正面杠’时,周围的酒客看苗头不对,早就呼朋引伴地撤了,他们哪里敢呆在即将发生……‘凶案’滴现场呢?

虽然众人还是不是知道白衣贵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但就冲着褚玉墨敢正面叫板武林盟主,这货都不会是省油的灯好吗?

有了这样的觉悟,谁还敢跟个无事人一样看戏呢?

有些戏,想看恐怕要付出‘绳命’的代价吧。

为了保住自己那金贵的小命,众人赶紧溜了,溜了,毕竟他们是真的怕了,怕了。

可怜的是,做着小本生意的酒肆掌柜,掌柜也一把年纪了,他倒是想有样学样,跟着那帮脚底抹油的食客一道离开,可这里是他的家啊,离开这里,他又能去哪里呢?

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各种可怜又无助的老头儿只能站在角落里,一边看着凌煊跟褚玉墨之间那越发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边瑟瑟发抖,同时还在无声地祈求上苍,希望眼前的灾难早些过去。

或许是老天爷见小老头可怜,或许是凌煊根本就不打算跟一个来历不明的褚玉墨斗气,最终凌煊还是相当财大气粗地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锭金子,重重地搁在了身旁那个一片狼藉的桌上,而后就霸气侧漏地离开了酒肆。

凌煊身影刚消失,酒肆掌柜这才松了一口气,小老头觉得自己又能活了。

将凌煊给气走之后,黑风寨的大当家也没有继续久待,他也动作优雅地起身,径直朝着方才凌煊搁下的那锭金子走去。

褚玉墨将金子拿到了手里,掂了掂,而后就转身,对着脸色还有些微微发白的掌柜说道,“老人家,这是你的,这就算是赔礼了,毕竟吓跑了你的客人们。”

褚玉墨这话一出,酒肆掌柜当即就冲着某人摆手道,“公子,太多了,酒水钱根本就不值这么多。”

店掌柜倒是很厚道,也很淳朴,丝毫没想要狮子大开口啊草。

闻言,褚玉墨当即就勾唇一笑,笑容越发衬托他气质出尘,酒肆掌柜又有些看呆了。

很快,褚玉墨就再度开口道,“老人家,你还是拿着吧,劳动人民都辛苦,这是你应得的,再说了,这也是方才那位盟主赏赐你的,你尽管收着就是。”

“日后,你也可以逢人就说,武林盟主凌煊曾来你这里喝过酒,相信对于你家的生意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影帝大人明显是在告诉酒肆掌柜如何利用‘名人效应’来提供营业额呢?

既然褚玉墨都已经这么说了,酒肆掌柜还能如何,他只好毕恭毕敬地朝着黑风寨大当家走去,双手伸出,从褚玉墨手中接过那锭沉甸甸的金子,而后不断地跟褚玉墨致谢,“老朽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褚玉墨只是笑了笑,很快,他就身法诡异一闪,而后就离开了酒肆。

等酒肆掌柜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早已经没有了褚玉墨的身影。

多年之后,酒肆老板还记得曾经有一个玉树临风的俊公子帮过自己,如果不是褚玉墨,恐怕他们家也不可能‘发家致富’。

在褚玉墨那里受了一肚子气之后,凌煊就打算回煊赫楼了,可当他走到玄武长街时,却意外看到了三道人影,好在凌煊闪得够快,不然早就跟尊逸王,国师以及沐相打照面了。

站在阴影角落处的盟主,这会儿已经出离愤怒了,他在问候自家不靠谱属下乌纲的祖宗十八代,谁让乌纲的情报那么不准咧?

说什么苏君琰,无尘还有沐辰溪都还在虞城地界,丫滴,难道这三个只是酷似他们三人的游魂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