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44章 由死亡变失踪的猫腻 对连亦修挥拳的北辰 意外发现容逸秘密(2 / 1)

加入书签

这会儿,其实北辰玄玥心里也颇为好奇,他不明白为何‘那人’会选择将佛骨念珠‘留给’连亦修,反正北辰玄玥是真没看出连亦修有什么独特之处。

相反在北辰玄玥眼里,盛世娱乐集团的总裁容逸反倒比连亦修更具‘利用价值’呵。

一看北辰玄玥这副神神叨叨的样子,容逸也知道某人是不太可能主动分享更多情报给他们就对了。

为了节省时间,更为了提高效率,容逸紧抠住最关键的问题,眸光幽幽地看着北辰玄玥,薄唇轻启道,“既然简灵是北辰家族早就钦定好的下任家主,分量如此之重,为何你们却将她送到这么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渔村,多年来都不闻不问呢?”

这是一个无法忽视的悖论。

按照方才北辰玄玥所言,既然简灵就是北辰殷灵,更是未来的继承人,怎么童年会过得那般凄惨?如果不是后来影后妹子有幸遇到了连亦修这个伯乐,恐怕她在娱乐圈也得几经沉浮吧。

北辰家族在北辰玄玥的口中是近乎于神一般的存在,为什么偏要如此‘漠视’他们未来的家主呢?

简灵孩提时代,这个牛逼到逆天的北辰家族全程‘隐身’,直到简灵成为炙手可热的娱乐圈头条女王,她的本家亲戚还是没有露过面。

等到简灵死得透透的,掀起一阵热议的时候,北辰家族还是没有刷过一次存在感。

愣是三个多月过去了,热度一降再降,众人都险些要忘记简灵这个悲催影后时,这个自称北辰家族的托管人,括弧也就是管家的北辰玄玥才‘姗姗来迟’。

而如今,连亦修和容逸这两个跟简灵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人都已经连续打探了n个来回了。

容逸话音一落,一旁的连亦修也眸光具显怀疑地看着北辰玄玥,后者却不为所动。

北辰玄玥只是语调清冷道,“这不过是上任家主留给二小姐的历练罢了。幸运的是,她通过了考验,不幸的是,眼看胜利在望,她却失踪了。”

北辰玄玥这句‘失踪’彻底将事情的性质给改变了。

容逸跟连亦修对视了一眼,两人神情都很是震惊,容逸上前两步,眸光凌厉地看着似笑非笑的北辰玄玥,而后再度强调道,“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简灵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失踪。”

容逸刚说到这里,一旁的连亦修就狠狠地捏紧了拳头,各种义愤填膺地抢话道,“她死了,已经死了,你们这帮人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点人性?我真的很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北辰家的二小姐,在你们眼里,她的命是不是如同草芥般不值钱啊?”

“什么狗屁历练?有这种毫无人性的历练吗?如果不是她命大,恐怕早就死了无数次了吧?”

面对连亦修那堪比机关枪的连环质问,北辰玄玥只是微微拧了拧眉,一本正经地纠正道,“你们说她死了,那么请问她的尸体呢?俗话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如今二小姐的情况顶多也就算失踪。虽然情况着实诡异了一些,但也不能直接判定她就是死了啊。”

北辰玄玥似乎很介意旁人直接‘宣告’影后妹子的死讯。

北辰玄玥这话一出,盛世娱乐集团的总裁容逸就鹰隼微眯道,“简灵的死可是有目共睹,而且她的尸体也是在进入了停尸间才诡异失踪的,在此之前,已经有不下五个法医细致检查过简灵的尸体,说她毫无生命体征,你觉得这还能算单纯失踪吗?”

平日里,容逸并不是一个‘据理力争’的人,但北辰玄玥那站不住脚的‘强盗逻辑’还是让容逸心里很不舒服。

说这番话的时候,容逸的眼神也跟着一寸寸的冷了。很显然,此刻容逸对‘习惯性狡辩’的北辰玄玥真心没有任何好感。

容逸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让北辰玄玥‘哑口无言’,反正好半晌某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房间里的气氛也越发诡异了。

三个风格迥异的美男子各占一方,心思各异。

很快,一刻钟就过去了,北辰玄玥伸手弹了弹自己袖口上那看不分明的灰尘,而后就径直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

见状,连亦修眉头狠狠一拧,他上前一步,直接挡住了北辰玄玥的去路。

“你什么都还没有说清楚,就想走?”

当连亦修冲着北辰玄玥发难的时候,一旁的容逸并没有阻止,他只是冷眼旁观着。

连亦修的质问让北辰玄玥低笑出声,他黑眸幽幽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语调嘲讽道,“我好像不是你们的犯人吧,想寻找线索,可以靠自己的本事,没本事也怨不得旁人。”

说到这里,北辰玄玥停顿了一下,他看着连亦修那越发阴沉的脸,继续朝着某人的心窝子补刀。

“我手中的确掌握着一些情报,但我跟你们非亲非故的,凭什么无偿地告诉你们呢?再说了,简灵的事情,究竟跟你们有没有内在的牵扯,如今,我也无从判断,在事情明朗化之前,我不得不慎之又慎。”

北辰玄玥这番话可不就是恶意的揣测吗?而且还是最为恶毒的那一种。

连亦修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明显被气得不轻。他当即伸手拽住了北辰玄玥的衣领,表情格外的凶悍,他咬牙切齿道,“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连亦修这番无礼的举动一出,北辰玄玥眸光当即就冷了,他直接给连亦修来了一招干脆利落的过肩摔。

连亦修哪里想到北辰玄玥居然是一个‘武功高手’,猝不及防之下,连亦修就不幸中了招,躺在地上疼得俊脸都揪成了一团。

看到此情此景,容逸眉头狠狠一拧,他快步上前,截住了北辰玄玥那眼看着就要抡到连亦修脸上的拳头。

“北辰先生,你还是适可而止吧。”

说这话的时候,容逸鹰隼也毫无温度,俊脸更是阴云密布。

北辰玄玥发现自己居然没办法轻而易举地挣脱容逸的手,他心下一沉,落在容逸身上的视线越发诡异了。

不过,很快,北辰玄玥就一派高深地笑了,他收起了自己的敌意,一语双关道,“原来是同道中人啊,倒是我看走眼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