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53章 死活不信简灵变雄性的连亦修 突然失联的北辰 暗夜的访客(1 / 1)

加入书签

“简灵?你开玩笑吧?怎么会是简灵?”

连亦修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说话的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如果这会儿,北辰玄玥就在连亦修跟前的话,某人一定会直接一把揪住北辰玄玥滴衣领的,谁让北辰玄玥撒谎都不打草稿咧。

说这话的时候,连亦修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还没等北辰玄玥开口解释,连亦修又语速极快地强调道,“尽管这段时间我精神极端疲惫,但老子一不是青光眼,二没有白内障,还不至于弄混男女的性别。”

“那个一闪而过的人绝对是个带把的汉子,可不是什么女人?你还好意思说那是我们家小灵子吗?”

越说连亦修越怄。

此刻,这个曾叱咤过风云的金牌经纪人内心各种笃定,他认为,北辰玄玥就是在……故布疑阵and故弄玄虚,其目的就是为了‘混肴视听’,再误导自己就对了。

面对连亦修的质疑,北辰玄玥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谁又能保证简灵她永远都是‘雌性物种’呢?”

北辰玄玥这话让连亦修俊脸猛抽,待内心那各种操蛋,想死的复杂情绪稍微有所平复之后,连亦修才动作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语带嘲弄道,“呦,听你这话,我家小灵子难不成还能变‘雄性’?你特么真的够了。劳资才不会……”

还没等连亦修发表完自己的看法,电话那端的人已经选择了挂断,无人知道北辰玄玥究竟是耐性告罄了,抑或是让连亦修的‘喋喋不休’给惹毛了。

这样的‘待遇’自然也让连亦修心里很憋气,想都没想,很快,连亦修又再度拨打了北辰玄玥的电话,但奇怪的是,电话那端却响起了一道机械的女音,正冷冰冰地提醒着连亦修‘你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连亦修眉心越拧越紧了,他挂断了自己的手机,表情古怪地呢喃道,“北辰玄玥到底去了哪里?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间就失去联系了呢?”

连亦修的这些问题自然无人可以回答,他将手机放入了口袋中,环顾四周,一脸挫败地叹息了两声,而后就径直朝着房门口走去。

很显然,某人是打算离开了。

连亦修一把拉开了房门,此刻,他内心其实还是相当忐忑,毕竟今天晚上无论是遇到的,抑或是听到的事情都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呵。

连亦修俊脸表情紧绷,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好在房门外还是先前那个光线昏暗的楼梯,乍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反常’之处。

见状,连亦修心中那颗高悬的石头总算是平稳落了地。

他快速地从李毅家中走出来,还没等他转过身去,拉拢身后的房门,房门突然嘭一声自动合上了。

在静谧的夜色之中,声响听起来格外的……突兀。

惊恐之下,连亦修心跳的频率都不对了。

虽然理智告诉连亦修让他重新打开房门,一窥究竟,但情感却提醒连亦修……麻溜地滚粗,以免等下‘大祸临头’呵。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连亦修抖了抖,而后就快速地朝着楼下跑去,此刻,他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连亦修跑的速度还是挺快滴,反正从五楼到一楼,他只用了一分半钟就对了。

来到楼下空地的时候,连亦修满头满脸的汗,他半弯腰,手撑着膝盖,哼哧哼哧地喘粗气。

待气息稍微平稳一些之后,连亦修转身,本能地抬头,打量了一眼李毅家所在的方向。

虽然只是一眼,但这一眼都险些让连亦修当场嗝屁。

借着夜幕之中那淡淡的月光,连亦修看到窗户边有一个高大的黑影,正俯瞰着自己。

连亦修很确定楼上‘那人’是在明目张胆地观察自己,一股凉气从脚底板开始往四肢百骸蹿。

连亦修再也扛不住了,他鬼哭狼嚎了一嗓子,而后就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往北门的方向跑。

彼时,已然是深夜时分,连亦修这一嗓子也惊醒了不少周边的住户,睡眠被干扰的男女老少自然也不可能轻易放过连亦修这个‘始作俑者’,某些不明就里的暴脾气汉子甚至还拉开了自家窗户,对着外面的噪音制造者‘破口大骂’。

那会儿,连亦修被吓得魂不附体,哪里会去搭理这些‘不和谐’的声音呢?看到停在路边的爱车时,连亦修才松了一口气。

某人掏出自己兜里的车钥匙,打开了车门,快速钻了进去,而后就风驰电掣地朝着自家的方向开。

回到家里之后,连亦修直奔着冰箱而去,他拿出了好几听啤酒,猛灌。

酒壮怂人胆有时候还是有点道理的,至少连亦修在喝了三听啤酒之后,状态就有所好转了。

连亦修打了一个酒嗝,径直朝着角落边的沙发走去。

某人那高大的身躯直接陷入柔软的沙发里,左手依旧还抓着一罐啤酒,右手手臂则是搭在了眼睛上,明显是闭目养神,想要以此平复自己的心情。

安静的房间唯余连亦修那略微有些粗重的呼吸声,他脑海里又再度响起早前在李毅家的时候,北辰玄玥曾跟自己说过的话。

连亦修眉峰越发紧蹙了,他又想起了自己一手栽培的悲催影后简灵来。

“小灵子,你究竟得罪过什么人?何至于让人如此‘对付’?还有,北辰玄玥到底在等什么人,那人是敌是友?”

“还有北辰轩辕为什么百般抵触容逸?容逸又有什么秘密?难道日后我连容逸都要防防着吗?龙无涯的天谕苑被强拆跟你会有关系吗?奶奶滴熊,你怎么生前死后都不消停呢?你特么的到底是人还是鬼?是男还是女啊草?”

此刻,连亦修脑海里充斥着层出不穷的问题,他看似一知半解,实则毫无头绪,一无所知呵。

连亦修烦躁得不要不要的,在连续喝了大半宿的啤酒之后,他总算将自己给灌醉了,当连亦修沉沉入睡时,一抹黑影悄无声息地潜入了他的家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