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69章 背负绝密使命的右护法 打司昂主意的武林盟主(2 / 1)

加入书签

虽然嘴上说着恭喜,但乌纲表情却极致嘲讽,他眉眼不善地怒视着自己面前镇定如初的司昂。

司昂眸光幽幽地看着一脸怨愤的乌纲,薄唇微微勾了勾,神色却几分冰冻,他直截了当地反问起乌纲来,“时至今日,难道你真的认为是我将你害到如斯田地的吗?是我挡了你的路吗?”

司昂一连问了两个问题,目光如炬。

乌纲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狠狠地捏了捏拳头,表情一度有些狰狞。

司昂鹰隼微眯,眸内寒光闪闪,无人知道此刻,右护法究竟在想些什么。

乌纲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司昂,皱了皱眉,而后就转过身去,明显是打算离开了。

眼看乌纲的身影就要消失在拐角回廊,他身后突然响起了司昂的清冷嗓音。

“乌纲,你的敌人可以是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好歹也共事了这么久,司昂最终还是善意地提醒了乌纲一下。

司昂的话让乌纲脚步停顿了一下,眸光也有些挣扎之意,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不过,很快,乌纲就重拾脚步,头也不回地朝着既定方向而去。

乌纲知道廉州的煊赫楼已经没有了属于他的位置,左护法这个光荣的称谓很快就会被冠到另一个‘乌纲’头上了,那个人或许会更得盟主凌煊的‘欢心’呵。

但这都不是乌纲所能接受的,他不想自己彻底被边缘化,那么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司昂站在原地,好半晌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表情略显高深地注视着乌纲离开的方向。

“司昂。”

凌煊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司昂的身边,司昂心头一凛,既为自己的麻痹大意‘自责’,又暗暗惊诧于为盟主的‘不动声色’。

此刻,右护法司昂也不知道凌煊到底有没有听到方才自己跟乌纲的对话。

虽然心里有些七上八下,但司昂面上却没有显露出任何端倪来。他对着自家主子拱了拱手,毕恭毕敬道,“盟主。”

凌煊‘目光灼灼’地看着司昂,好半晌都没有开口。

凌煊不说话,司昂也没有主动打破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回廊的气氛越发压抑了,最终还是凌煊先‘沉不住气’,他眉眼淡淡地瞥了一眼司昂,语调低沉道,“你跟乌纲起争执了?”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凌煊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显然,方才发生的事情,武林盟主也看到了。

凌煊话音一落,司昂既没有点头,也没摇头,他只是据实已告,“乌纲觉得是属下屡屡在打压他,因此对属下心生不满。”

司昂只是轻描淡写地这么回了一句,并没有趁机落井下石,更没有背地里说乌纲的坏话。

闻言,凌煊黑眸精光乍现,他看着自己跟前低眉垂眼的司昂,轻叹了一声,语带机锋道,“司昂,能人多劳的背后也意味着他们所承受的要比普通人多得多,不单单只是压力,更有猜忌,排挤,怨愤,乃至仇恨。”

“这些年,你跟乌纲始终跟在我身边,直白说来,你们两人实力其实相差不大,唯一的差距就是格局,这也是乌纲不如你的地方,我一直在给他机会,也希望他能明白我的苦心,收起那些不知所谓的‘小九九’,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将我交代的差事办好,可他终究还是一次次令我失望。”

说这话的时候,凌煊表情也有些遗憾,当然更多的则是对乌纲的恨铁不成钢。

司昂只是伫立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着,并没有打算接话茬的意思。

司昂了解凌煊,他知道盟主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才当着自己面,感慨一番自己那‘办事不牢靠’的属下,他此举一定别有深意就对了。

司昂早已摸透了凌煊的秉性,自然不会开口多说什么,他始终都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于凌煊来说,他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比乌纲稍微强那么一丢丢的属下罢了,也没什么需要‘引以为傲’的,更不值得嘚瑟。

何况司昂跟在凌煊身边这么多年,也不仅仅只是为了给某人当‘马前卒’的,右护法还肩负着一个不能对他人言说的‘使命’,而且还属于‘绝密’。

司昂不允许自己行差踏错,更不允许自己卷入盟主府的‘权势斗争’,一旦自己完成了那个机密任务,司昂就会利用‘诈死’让自己全身而退。

说实话,这会儿,武林盟主凌煊突然撤了乌纲的职,并将乌纲给赶回盟主府,对司昂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兴高采烈’的喜事儿。

毕竟比起旁人来,司昂反倒更愿意跟‘情绪极容易失控’的乌纲打交道了,最起码乌纲那样的人更容易……被拿捏呵。

若是换做旁人,右护法相信自己所耗费的时间跟精力一定会呈几何倍上涨呵。

可这对于‘赶时间’‘赶进度’的司昂来说无疑就是……雪上加霜了。

所以方才乌纲离开时,司昂才会突然跟乌纲说了那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司昂就是希望能够激发乌纲那不服输的‘斗志’,如果乌纲能够‘野心爆棚’,再暗地里搞些小动作来给凌煊添堵,这也是司昂‘喜闻乐见’的。

只不过这会儿,司昂也不太确定,突然被边缘化的乌纲究竟会作何选择呢?

当司昂心思不免有些飘远的时候,凌煊的出声当即就将某人拉入到了现实之中。

凌煊伸手重重拍了拍司昂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司昂,如今我身边堪当大任的也就你一人了,你莫要重蹈乌纲的覆辙,关于尊逸王一事,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宜暴露我们盟主府,毕竟如今身处廉州的除了苏君琰,还有沐辰溪跟无尘,若是让他们几人齐齐盯上,我们的日子势必也不怎么好过。”

“我有个不情之请,或许对你来说,会有些不太公平,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帮我一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