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87章 诓骗盖雅茜的容逸 约容逸在朗月星稀见面的北辰玄玥(2 / 1)

加入书签

见容逸总算停下脚步,盖雅茜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俏脸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容逸对于盖雅茜而言还是很重要滴,如果这个时候,容逸真的撂挑子不干了,盖雅茜也会一个头两个大啊草。

为了安抚容逸,盖雅茜只好选择妥协了,但盖雅茜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的‘退让’也是有条件滴。

容逸必须先给盖雅茜寻回生魂铃,她才有可能对简灵的事情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放水’态度。

盖雅茜话音一落,盛世娱乐总裁容逸先是皱了皱眉,而后声线低沉道,“最近我也在调查生魂铃的事情,的确也掌握了一些线索,至于何时可以成功寻回,这个说不好,但你可以放心的是,一有进展,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容逸并没有满口接应,一来生魂铃没那么容易好找;二来容逸心中还有其他盘算,他行事向来谨慎,从来都不会将自己‘套牢’。其三嘛,自然是因为容逸不喜欢被动,更不愿被旁人牵着鼻子走,哪怕对象是盖雅茜也不行。

容逸这话让盖雅茜秀眉紧蹙,某个绝色美人明显不怎么高兴,但此刻她又拿容逸没办法。

盖雅茜算看出来了,容逸摆明了就是在跟自己‘讨价还价’,当然容逸也的确有这样的本事。

虽然某人的承诺跟自己心中的预期效果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但盖雅茜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答应了。

“容逸,你特么可别忽悠我,不然你知道我脾气,你要是不想被组织满世界‘追杀’,你最好别跟我‘阴奉阳违’。”

很显然,盖雅茜心里还是对容逸不怎么放心,要不然,她也不会再言辞犀利地警告容逸呵。

对此,容逸并没有做出任何正面回应,他只是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盖雅茜,而后就一把拉开房门,神态从容地走了出去。

看着容逸那副‘目中无人’的高冷装逼范儿,盖雅茜就很憋气,她右手紧握成拳,突然猛地朝着墙面锤了一下,表情一度有些狰狞。

“该死的臭男人,拽什么拽?”

当盖雅茜‘亲切问候’容逸的祖宗十八代时,盛世娱乐总裁早已经开着自己的豪车朝着集团大楼而去。

容逸内心可没有表面那般‘淡定’,他都快愁死了。

方才在镜中花茶肆时,他根本就是在诓骗盖雅茜,如今他哪里有掌握到生魂铃的线索啊?

可当时那样的情况,容逸实在被逼得没辙了,不得不……撒谎以对。

心情烦躁的容逸突然伸手锤了一下方向盘,引得过往车辆齐齐侧目,大家都有些好奇,暗暗寻思着,某位开豪车的车友到底遇到了什么……糟心事儿啊喂。

不过鉴于容逸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太过于醒目,众人都尽量避让某人,唯恐等下自己的小破车再跟顶级豪车来个‘贴面礼’,到时候,就算让他们赔掉底裤,恐怕都还不清好吗?

行至半途的时候,容逸的手机突然有些突兀地响了起来,打断了某人的思绪。

容逸眉头狠狠一拧,俊脸表情隐隐透露出一抹不悦来。

不过,容逸还是没有无视电话,他淡淡地扫了一眼屏幕,当他看到来电显示是‘北辰’二字时,容逸心思微动,他先将车子靠边停下,而后就快速抓起手机,直接划过了接听键。

还没等容逸开口,电话那端的人就已经开门见山地说明了自己的来电之意。

“你有空吗?我们见见。”

就算隔着手机屏幕,盛世娱乐总裁也能够感觉到北辰玄玥心情的沉重。

容逸鹰隼微眯,漆黑如墨的双眸闪过一道凛冽的寒芒,容逸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眉眼之间带着明显的审视之意。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见容逸还不开口,北辰玄玥又有些耐心告罄了,眼看着某人就要挂断电话,容逸总算开嗓了。

“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

容逸这话一出,北辰玄玥表情才稍微有所缓和,不过他语气还是不怎么友善。

北辰玄玥冷哼了一声,随后说了一个‘朗月星稀’的词儿,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如果换做旁人,肯定会觉得一头雾水,但容逸并不是普通人,他自然第一时间就秒懂了北辰玄玥的意思。

看着自己那早已黑屏的手机,容逸内心起伏比较大,不过面上倒是没显露出任何端倪来。

容逸摇下车窗,突然摸出了一根烟,开始吐云吐雾。

其实,往日里,容逸鲜少会抽烟,因为他并不喜欢烟的味道,但现在他却因心烦意乱的缘故抽了起来,可想而知,这次的事情的确也让容逸倍感焦心呵。

容逸只抽了半根,就将烟蒂给摁灭了,他轻吐口中浊气,等车子里的烟味消散得差不多之后,容逸就朝着跟北辰玄玥约定的地方驶去……

等容逸抵达的时候,北辰玄玥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原来朗月星稀是一个酒吧的名字,不过此刻,酒吧房门紧闭,明显还没有开门营业。

不过说来也是,酒吧往往做的都是‘夜场’的营生,这个时候恐怕都在呼呼睡大觉吧。

容逸将车停好,而后就推开车门,下了车,径直朝着北辰玄玥走去。

“我们进里面谈。”

自上次容逸跟北辰玄玥见面,其实也才过了几日而已,但容逸却觉得北辰玄玥明显憔悴了很多,容逸所说的憔悴并非是指北辰玄玥神情疲惫,而是说某人心境出了问题。

以前那个北辰玄玥,各种‘四平八稳’,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总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可如今自己面前的这个,则明显慌了神,那架势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

虽然容逸脑海里充斥了n多待解的问题,但他并没有追问北辰玄玥。

容逸知道,既然北辰玄玥主动约见自己,就证明北辰玄玥已经‘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了,今日他肯定会跟自己和盘托出的……

北辰玄玥拿着朗月星稀酒吧的钥匙开了门,侧身让容逸进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