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93章 提及美人丞相的北辰玄玥 半途遇流沙伏击的容逸(2 / 1)

加入书签

想到这里,盖雅茜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好,你放心吧,在你们回来之前,我一定会牢牢守住这里,绝对不会放跑一只苍蝇。”

这是盖雅茜对容逸的承诺。

跟盖雅茜道别之后,容逸跟北辰玄玥便直奔皇家墓地而去,三人都知道凌晨之际,万鬼出没,其中或许就会有简灵呵……

为了赶时间,容逸坐的是北辰玄玥的车,毕竟北辰玄玥车技厉害。

行至半途,北辰玄玥突然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俊脸表情紧绷的容逸。

“你真信盖雅茜的话?你觉得伤她的人会是沐辰溪吗?”

北辰玄玥口中猛不丁地蹦出了美人丞相沐辰溪的名字。

提及沐辰溪时,北辰玄玥表情也格外古怪。目光里甚至还隐隐带有抗拒的成分在,无人知道这会儿,北辰玄玥究竟在想些什么。

北辰玄玥的出声打断了盛世娱乐总裁容逸的出神。

容逸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答北辰玄玥的问题,他只是微微挑眉,一语双关道,“或许你刚才就应该亲自试探盖雅茜。”

容逸这话让北辰玄玥心下一沉,他何尝不明白,某人这是在跟自己‘打马虎眼’呢?

北辰玄玥冷哼了一声,目光直视正前方,他没好气地抱怨起容逸来。

“你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何必阴阳怪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都跟盖雅茜不对盘,她何曾给过我好脸色,就算我真的问她,她肯定先挖苦我一顿,而后还是不了了之。”

说起经营镜中花茶肆的盖雅茜,北辰玄玥也‘满腹怨念’,有时候,北辰玄玥也搞不懂,为毛盖雅茜就那么讨厌自己呢?

甚至一度讨厌到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

想到这里,北辰玄玥眉头越发紧拧了,他突然说起一句题外话。

“容逸,老实说,你是不是知道盖雅茜‘烦我’的原因?”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北辰玄玥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

尽管如今形势紧急,但北辰玄玥还是半途‘开起了小差’。

如今他们又没办法插上翅膀飞到皇家墓地去一窥究竟,夜半开车其实也是一件无聊的事,何况又是在鬼节当晚行驶在罕有人至的地方。北辰玄玥自然想给自己找点事儿做,好打发这枯燥无味的时间呵。

这一次,盛世娱乐总裁倒是没有‘消极应对’,容逸性感薄唇微微勾了勾,精致无双的眉眼罕见地染上了一抹揶揄之意。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容逸这句反问越发让北辰玄玥懵逼了,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他都恨不得直接将车靠路边停下,而后全神贯注地……跟容逸好好掰扯一番了。

“什么叫装啊?你到底说不说?我是真的不知道,为这事儿,我没少犯嘀咕,也尽量避免跟盖雅茜那个恶婆娘凑到一起,怕的就是她无缘无故摆臭脸给我看。”

北辰玄玥这句‘粗俗’的称谓一出,容逸就眉心紧蹙,他先是目光责备地对着北辰玄玥摇了摇头,而后言简意赅地解释道,“一年前的重阳节,你干过什么?”

容逸明显是话里有话,最初,北辰玄玥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很快,北辰玄玥就恍然大悟了。

他表情越发古怪了,某人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他语气有些不确定地追问起容逸来,“你的意思是说,我当时开的那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好死不死地让盖雅茜听到了?”

北辰玄玥话音刚落,容逸当即就轻嗤道,“不是听到,盖雅茜当时就在现场,她是后到的,我还以为你知道……”

容逸没有继续往下说。

听完容逸的解释,好半晌北辰玄玥都哑口无言,他没想到自己如此不受盖雅茜待见,居然是因为一年前重阳节……作的死造成的。

北辰玄玥还能抱怨什么,这特么都是自己‘嘴贱’惹的祸啊。

接下来,北辰玄玥没有再跟容逸交谈什么,车内的气氛安静得越发诡异了。

越是靠近皇家墓地,夜色樾浓得化不开,北辰玄玥跟容逸都心知肚明,今夜必定有大事发生。

北辰玄玥全神贯注地开着车,神情各种戒备,他发现自己的心跳频率已经越来越不正常了,北辰玄玥一度紧张得口干舌燥。

他实在有些扛不住了,便跟后座某个仿佛老僧入定的容逸没话找话。

“容逸,你有没有察觉不对劲啊?我怎么心慌成这样?”

说话间,北辰玄玥眉心狠狠一拧,他低头瞥了一眼自己那微微颤抖,手心已经开始冒汗的手。

方向盘都已经被自己握得汗津津的。

北辰玄玥话音一落,容逸鹰隼微眯,黑眸闪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他突然语调低沉道,“‘ta’已经来了。”

北辰玄玥刚准备开口追问容逸,他口中所提的‘ta’究竟指代的是何人时,突然车子毫无征兆地失控了。

先前那段平稳的道路已经被流沙给取代,北辰玄玥的车子因为没有着力点,已经开始在往下陷,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变故发生得太快,一度让北辰玄玥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在容逸及时拖拽了北辰玄玥一把,两人借着瞬间开启的车门,快速地一跳,才避开了险境。

容逸跟北辰玄玥身形都有些狼狈,不过好在并没有受伤。

北辰玄玥一脸肉疼地看着自己那辆瞬间被诡异流沙吞噬干净的爱车,扶额,哀嚎了一声,“马勒戈壁,一千万就这么没了,劳资滴心血啊。”

北辰玄玥话音一落,一旁的盛世娱乐总裁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可以用‘工伤’的名义申请理赔。”

说到这里,容逸勾唇笑了笑,目光越发高深莫测了。

很快,他又再度补充道,“说不定这是你所能站的最后‘一班岗’了,趁着这个机会,赶紧置换新车吧,北辰家族也不差这点钱。”

闻言,北辰玄玥脸色也一变再变。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调侃我?那个混蛋事先在这里伏击我们,如今他人又去了哪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