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16章 嘴毒的影后 集体行动的牛掰五人组 生魂铃的下落(1 / 1)

加入书签

简灵刚发表完自己对沐辰溪的‘观感’,身着一袭白色高定西装,脚踩一双浅棕色手工皮鞋,长发仅用一根黑色头绳随意扎起来,雅痞十足,气质出众的沐辰溪就跟身穿四爪蟒袍的苏君琰出现了。

沐辰溪跟苏君琰之间隔了一小段距离,两人同款冷酷表情,明显谁也不愿搭理另一个。

刚被影后妹子点名夸奖的苏君琰,自从听了简灵那番话之后,眉头始终都没有舒展过,貌似有些苦恼滴说。

至于沐辰溪,他的视线先是淡淡地瞥了一眼表情高深莫测的国师无尘,而后又看了一眼简灵,薄唇紧抿,一副心情不爽的样子。

很显然,方才简灵的diss(吐槽),沐辰溪自然也听见了。

正如简灵所言的那样,沐辰溪从始至终都没有多看殷灵一眼,好似将某人当空气,直接选择性无视了。

看到苏君琰跟沐辰溪相携而来,简灵心思微动,黑眸滴溜溜地转着,俏脸表情格外生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简灵又在动歪心思了。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开诚布公地谈谈。”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无尘,说这话的时候,无尘表情始终淡淡的。

无尘话音一落,简灵闲不住地踢踏着脚下的石子,她的视线在苏君琰跟沐辰溪身上来回穿梭,影后妹子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语调慵懒道,“我倒是无所谓,不就是座谈会吗?”

说到这里,简灵有些挑衅地睨了一眼目光阴郁,自从沐辰溪出现,就一言不发的殷灵,唇瓣微微勾了勾,扬起一抹嘲弄的幅度,出言追问道,“嗨,大姐,你呢?矜持点,别一副八百年没见过男人的样子,很掉价知道不?”

“还有啊,你越是这样,越会让人打心眼瞧不起,男人,有时候就是犯贱,对太黏自己的,总是‘不屑一顾’。你可别一腔痴情错付了,不值得,不值得。”

简灵就算是在询问殷灵意见的时候,也没忘记逮住机会好好损自己的‘死对头’一把,没办法,谁让她们天生……八字不合呢?

简灵这番话一出,自然又将殷灵给惹恼了,殷灵脸色越发难看了,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也捏得咯吱作响。

这一次,妖妃没有再忍,她连个招呼都没跟简灵打,便直接冲着简灵的面门袭去,一副恨不得‘撕了简灵那张破嘴’的狠厉样。

当殷灵突然有此举动时,沐辰溪跟苏君琰,还有无尘都齐齐皱眉了,三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出手,而且他们都是目标明确地想要‘解救’简灵。

但简灵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根本就不需要等旁人来救。

早在殷灵动手之前,简灵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好歹也跟妖妃相爱相杀了这么多年,影后妹子还不至于摸不清殷灵的脾气。

简灵阴险狡诈的个性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过,哪怕一点点都木有。

之前,简灵先装出一副‘招架不住’的柔弱样,眼看着沐辰溪就要靠近自己的时候,她选了一个‘刁钻的角度’,身法诡异一闪,直接从沐辰溪腋下钻了出去。

殷灵原本是想抽简灵一耳光的,奈何简灵跑得太快,由于惯性的原因,殷灵那一巴掌直接落在了躲避不及的沐辰溪脸上。

在静谧的夜色之中,那声‘啪’显得格外响亮。

这个小插曲的出现,让整个现场仿佛瞬间被摁了‘暂停键’,沐辰溪脸色铁青,殷灵俏脸煞白,无尘眸光复杂,苏君琰表情无奈。

唯有‘始作俑者’影后简灵乐不可支,那丧尽天良的笑声传出了很远很远。

“沐辰溪,打是情骂是爱,人殷灵是在用行动向你表白。”

简灵压根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继续火上浇油,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调侃完沐辰溪之后,简灵又再度拱火,她一脸戏谑地看着紧张不安的殷灵,抢在殷灵跟沐辰溪道歉之前插话。

“殷灵,你也别说什么你不是故意的了,你或许没听过一句话,解释就是掩饰,打了就是打了,不是几句无关痛痒的sorry就能抵消的。”

简灵这番话一出,沐辰溪跟殷灵不约而同地冲着简灵吼了一句,“你闭嘴。”

闻言,简灵唇边的笑容当即就凝结了,不过两秒过后,影后妹子又恢复成了往日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呵,不亏是故人啊,倒是挺有默契的。”

简灵这话说得酸不溜秋,搭配上她那阴阳怪气的表情,给人的感觉便是……吃醋,反正落在尊逸王苏君琰的眼里,他就是这种feelg(感觉)。

苏君琰瞳孔一缩,黑眸闪过一抹凛冽的光泽,落在简灵身上的视线也带着些许不善的意味了。

简灵自然也察觉到了苏君琰的打量,她不甘示弱地回瞪过去,而后没好气道,“苏君琰,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别一副欲言又止,故作高深的样子,劳资忒看不惯你这‘装腔作势’的样子。”

悲催影后一连用了好几个成语,反正其宗旨就是想表达自己对苏君琰的‘不满’。

对此,苏君琰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简灵,而后就转身,动作优雅地朝另一边走去,明显是不打算介入殷灵跟沐辰溪之间的‘纠纷’了。

无尘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心思各异的众人,而后就抬步朝着简灵的方向而去。

随着无尘的靠近,简灵眉头也越皱越紧,她将自己对无尘的不喜,表现得淋漓尽致。

但无尘却视而不见,还是‘心意坚定’地站在简灵身边,一副‘保护者’的架势。

见状,简灵只是冷哼了一声,而后也不搭理无尘了。

方才殷灵那一巴掌的力度可不轻,所以这会儿沐辰溪那张白皙如玉的俊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五指山’的红印子,格外‘醒目’。

“溪,我不是……”

虽然被简灵这一番插科打诨的搅和,殷灵越发没底气迎着沐辰溪的视线了,但她还是想为自己方才的无礼举动‘道歉’,尽管殷灵是无心的。

不过,还没等殷灵把话说完,沐辰溪就直接打断了她。

“这巴掌算是我替她挨的。”

沐辰溪这话无疑就是在拿刀子剜殷灵的心了。

反正听了沐辰溪这句话,殷灵一脸的愤恨,她眸光带着明显的屈辱,而后冲着沐辰溪咆哮道,“你非要如此伤我吗?你明明知道她不是我,你何故待她这么好?”

说这话的时候,殷灵视线始终都没有离开过简灵,后者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就回瞪了过去。

“殷灵,是不是很难过啊?难过就对了,你特么活该,这都是你自己作的。”

简灵那张嘴还是不知道何谓‘息事宁人’,反正只要能够给殷灵添添堵,简灵就开心得溢于言表。

“够了,简灵。”

苏君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眉心狠狠一拧,黑眸带着明显的不认同,扭头看了一眼挑衅至极的简灵,而后轻声呵斥道。

“什么叫够了?远远不够,我告儿你,苏君琰,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这几个阴魂不散的混蛋,我也不至于被坑害到这种地步,怎么?如今我骂殷灵几句,你还心疼上了是不是?”

“这个死女人根本就没有心好不好?你何苦将自己吊在她这棵歪脖子树上?醒醒吧你,苏君琰,你永远都没办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

简灵也怒了,当即对尊逸王苏君琰也展开了无差别攻击。

简灵这番话所蕴含的信息量也不小。

“你想多了,她早已埋葬在过去,于我而言,现在她什么都不是。”

苏君琰并没有生气,他只是黑眸幽幽地看着一脸气愤的简灵,而后面无表情地说出这番‘甚是无情’的话来。

苏君琰的‘表态’也让一旁的殷灵脸色一变再变,她似乎遭到了不小的打击,身形都有些站不稳,一副风中弱柳的样子。

无尘拧眉看了一眼殷灵,而后上前一步,语调清冷道,“时间宝贵,大家还是不要随便浪费,如今不是追究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很快就要天亮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足两小时了,我们到底是分头行动,还是集体出动?”

无尘明显话里有话。

但在场众人谁都不傻,第一时间就秒懂了无尘的含义。

沐辰溪表情淡淡的,他第一个表态。

“大家还是集体行动。”

沐辰溪话音一落,苏君琰也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以示同意。

“少数服从多数,如今五票,三票都已经同意集体行动,我还能说什么?集体就集体呗,若是分开,分组还是个问题,我们肯定很难达成共识,为了节省时间,还是集体吧。”

简灵直接将沐辰溪跟苏君琰为何‘倾向于’集体行动的原因摊开,拿到台面上说来了。

众人未置可否。

既然已经决定了集体行动,五人便不会继续磨蹭,三男两女都目标明确地朝着简灵在平岑坳的老屋走去。

当沐辰溪,苏君琰,简灵还有殷灵,无尘五人回到老宅打算干一票大事时,容逸又开着自己那辆拉风的劳斯莱斯幻影原路返回,直奔平岑坳而来。

容逸之所以改变心意,正是因为北辰玄玥接到了一通来自帝师孑禹的电话。

在电话里,孑禹告诉北辰玄玥,生魂铃极有可能会在简灵平岑坳的老宅出现,孑禹已经朝这边赶了,他希望北辰玄玥守着老宅,等着自己前来此地汇合。

一听说生魂铃的线索,北辰玄玥跟容逸自然都不敢等闲视之,两人合计了一下,当即就调转方向,直奔平岑坳而去。

等容逸跟北辰玄玥再度赶到老宅时,他们并没有遇上沐辰溪,苏君琰跟无尘,简灵,殷灵五人。

究其根源,则是因为老宅本身就是一个磁场极其特殊的地方。对此地有所了解的人,自然知道,如何选择能够让自己避开寻常人的‘视线’。

当容逸跟北辰玄玥在老宅地面上活动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地下’还有五人,他们正一脚深,一脚浅地经过一条深不见底的黝黑隧道。

隧道蜿蜒曲折,无人知道它究竟通向何处。

无尘打头阵,沐辰溪紧跟无尘身后,而后就是简灵,之后便是殷灵,最后负责断尾的就是尊逸王苏君琰。

五人神情如出一辙的审慎,机警,小心翼翼戒备的样子,无一不在预兆此地是个‘凶险万分’的所在。

此刻,大家心情都复杂得一比,尤其是影后妹子简灵,简灵其实心里很没底,她很担心这一次自己又会‘铩羽而归’。

如果真的跟以前的十几次一样的话,等待她的命运究竟会是什么,简灵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简灵心情凝重,沐辰溪似乎有所察觉,他突然微微停顿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眉头深锁的简灵,语带安抚道,“放心吧,这次一定会有转机的。”

因为忧心自己的命运,这会儿,简灵也没心思跟沐辰溪干嘴炮了,她只是语气生硬道,“但愿如此。”

看着沐辰溪对简灵毫不掩饰的关切眼神,殷灵心里越发堵得慌,拢在宽大衣袖里的手寸寸收紧,星眸更是划过了一抹怨毒,转瞬即逝。

殷灵脑海里闪现出一个恶意满满的念头,某人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是她非要让简灵这一趟‘有去无回’呵……

在队伍最后面负责垫底的苏君琰,黑眸淡淡地扫了一眼自己身前的几人,心思千转百回,隐在黑暗之中的脸,表情一度有些高深莫测,无人知道此刻,尊逸王究竟在想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半柱香之后,队伍最前头的无尘突然停下了脚步,举起右手对着身后的四人扬了扬,语调之中带着淡淡的紧张道,“想必应该就是这里了,大家小心戒备四周。”

无尘话音一落,远处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轰隆轰隆,类似巨石快速滚动的声音,而且动静随着‘巨石’的靠近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