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31章 打算透露褚玉墨消息给苏君琰的孑禹 欲见栾玥 仓桀的诡异(1 / 2)

加入书签

仓桀这个问题一出,帝师孑禹眉心狠狠一拧,他轻叹一声,目光越发隐晦道,“苏雷霆在连亦修身上动的‘手脚’又能瞒褚玉墨多久?一旦褚玉墨发现连亦修跟苏雷霆之间的‘联系’,他若不好好地加以利用,反倒不像他平日的风格了。所以你用‘联手’这个词儿可能不太贴切,连亦修无论是跟苏雷霆,抑或是褚玉墨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是对等的,连亦修处于‘弱势地位’,所以他存在的价值便是‘被利用’。”

说到这里,孑禹伸手按捺着自己那因发胀而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很快他又话锋一转道,“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连亦修没有‘翻盘’的机会,但这就要看事态后续的发展情况了,如果他能够成功地在‘风口’上‘着陆’,那么就能借住‘风口’的巨大力量化被动为主动,不过这也是‘机缘’决定的。”

说来说去,孑禹就是已经将连亦修当成‘潜在’的养成系boss来看待了,尽管目前某人还属于‘现在进行时’。

孑禹这话让仓桀心思越发沉重了,本来如今让他们焦头烂额的就一大堆,连亦修又跟着‘裹乱’,这不是让事情越发棘手了吗?

略微思索了一下,仓桀如此跟孑禹说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恐怕要早点找到连亦修才行,虽说有褚玉墨牵制苏雷霆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好事,但如果褚玉墨‘操之过急’,若是将现有的‘平衡’都打破了的话……”

仓桀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从仓桀那越发凝重的表情之中,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忧心忡忡的。

对此,孑禹倒是持赞同意见。

他冲着仓桀微微颔首道,“的确,现如今还不是连亦修‘发挥作用’的时候,这样好了,你先联络栾玥,让他也留意下连亦修的动向,如果连亦修注定是‘变数’的话,我们也应该将这张‘王牌’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以免日后受制于人。”

孑禹想起了栾玥,便如此提醒起仓桀来。

闻言,仓桀点头接应道,“好。”

很快,仓桀又想到了什么,他眉心狠狠一拧,表情有些复杂道,“褚玉墨出现在津南的事情,你说,沐辰溪跟苏君琰,无尘他们知晓吗?”

虽说褚玉墨最恨的人是璇玑帝苏雷霆,但他跟另外几人的关系也没好到哪里去,所以仓桀才会有此一问。

仓桀这话一出,孑禹皱了皱眉,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

孑禹这次也是‘匆匆上线’,他也就那日在平岑坳见过无尘跟苏君琰罢了,但那时候苏君琰忙着找简灵,孑禹压根都没有找到跟苏君琰搭讪的机会。

至于无尘,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奸巨猾’,孑禹跟无尘拢共也才说了不到五句话,其中三句都是在‘各打机锋’,他哪能套取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而褚玉墨从始至终都没有被众人‘讨论’过,所以这会儿,孑禹也不知道沐辰溪,苏君琰跟无尘三人到底有没有‘关注’过这位来历复杂的黑风寨大当家,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褚玉墨的到来?

孑禹的话让仓桀眉头越发深锁了,他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眸光幽幽地看着若有所思的孑禹,而后再度开口道,“不管他们知不知道,其实我们可以将褚玉墨疑似‘上线’的消息透露给他们,我相信他们不会‘无动于衷’的。”

“与其我们一家暗中调查褚玉墨,不如大家‘齐心协力’,最起码效率也会更高。”

仓桀的提议也算是合情合理,毕竟在对待褚玉墨的问题上,大家立场尚算‘一致’。

心思千转百回之后,孑禹点头道,“如今苏秉宸下落不明,我正好可以借这个由头联络苏君琰,顺便将褚玉墨的消息透露给他。”

说起明隶大帝苏秉宸,也就是如今的盛世娱乐总裁容逸,仓桀也是一头雾水,他也琢磨不透究竟是谁在七星崖‘设局俘虏’容逸?

“孑禹,你说在手术室劫持北辰玄玥的人跟在七星崖带走容逸的会是同一人吗?”

仓桀将自己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觉得都是老爷子派人干的?”

听了仓桀的话,孑禹俊脸表情也越发晦涩了。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孑禹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

孑禹话音一落,仓桀眉心紧蹙道,“我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或许有着某些隐蔽的联系,你刚才不也说了吗?生魂铃一开始是在北辰玄玥手里的,老爷子想要生魂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不觉得北辰玄玥有些奇怪吗?他到底是何时拿到的生魂铃?究竟有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老爷子?不管是我们的人,亦或是沐辰溪,苏君琰等人,哪怕跟北辰玄玥闹得再僵,也不太可能会对他下死手。”

“但这次他却中了三枪,一度性命垂危,联想起他手中有生魂铃,我觉得会不会是北辰玄玥动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想跟老爷子‘阴奉阳违’,这才招致厄运?”

“你知道的,对于叛徒,老爷子从来都不会手软,不过,如果真的是老爷子派人‘教训’北辰玄玥的话,为何还会给他留‘一线生机’呢?直接弄死,不是更省心?反正他们有的是法子可以让这件事情‘死无对证’,更不可能给自己招惹任何麻烦。”

仓桀越想越觉得北辰玄玥的事情透露着诸多古怪。

仓桀的话也让孑禹脸色变幻得如同调色盘一般。

孑禹脑海思维高速运转,很快,孑禹就黑眸精光乍现,如此跟仓桀说道,“如果北辰玄玥有了‘私心’,那么你说他会老老实实地交出生魂铃吗?虽说生魂铃会给他带来灾难,但与此同时也算是‘保命符’,若真的没有了生魂铃,恐怕老爷子更会无所顾忌吧?”

“正如你方才所言,杀了北辰玄玥这个‘叛徒’就一了百了了,老爷子为何还要简单事情复杂化,先派人将北辰玄玥重伤,而后又不嫌麻烦地派人劫走他?嗯?”

孑禹的提醒让仓桀醍醐灌顶,他连连点头道,“这就可以解释得通了,或许北辰玄玥有在生魂铃上做手脚,而这个‘手脚’恐怕只有北辰玄玥才能解开,所以老爷子就算气得恨不得将北辰玄玥挫骨扬灰,却不得不因为顾忌生魂铃,只好‘迂回行事’。教训还是要给的,但却不能真的杀了他。”

仓桀的思路跟孑禹重合了,孑禹黑眸一厉道,“如果期间没有发生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变故’,我更倾向于这是老爷子单方面的‘清算行动’,只不过容逸的事究竟跟老爷子有没有关系,我就不清楚了。”

说到这里,孑禹停顿了一下,他深呼吸了一下,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再度补充道,“我先联络苏君琰,将容逸的事情告诉苏君琰,看苏君琰怎么说?”

闻言,仓桀点头道,“那我们分头行动吧,我会联络栾玥,让他也留意连亦修的行踪。”

确定了各自需要负责的‘区域’之后,孑禹也没打算继续呆在仓桀这里,不过离开之前,帝师突然想起了平岑坳的麒麟玉佩来。

他拧了拧眉心,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仓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仓桀自然也发觉了孑禹的‘不对劲’,他表情有些疑惑道,“怎么呢?”

孑禹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跟仓桀和盘托出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