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641章 心理状态不稳定的牛掰侍卫 惊人内幕之褚玉墨的搅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41章 心理状态不稳定的牛掰侍卫 惊人内幕之褚玉墨的搅局(1 / 2)

寂痕压根就没想到,他家风光霁月的主子会跟自己来这么一招,寂痕都快被气笑了,他表情有些古怪,不管心里多膈应,他也只能对着苏君琰眸光严肃地点了点头,动作一度有些……机械滴说,倒是挺符合某人如今那复杂莫名的心情。

当寂痕内心格外憋屈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苏君琰那自认轻描淡写的清冷嗓音。

“反正现如今你人也在津南市,索性帮本王一个小忙。礼拜三下午五点到六点之间,你想法设法将无尘带到别处,无论哪里都可以,只要不让他出现在这里紫郡花园就成了。”

“本王相信于你而言,这不过小事一桩,待你办妥此事,你就可以来钦州跟本王汇合,届时我们再一起伏击丰子睿。”

尽管身份已经恢复了,但苏君琰还是没有忘记先前当他作为‘仓桀存在’的时候,影后妹子简灵曾经委托自己在‘特定时刻拖住’无尘的‘任务’,可眼下苏君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待处理,毕竟丰子睿那边也是刻不容缓,可苏君琰更不愿意‘失信于人’,何况委托自己的对象还是被他放在心尖上的姑娘。

这不,我们英明神武的王爷便将主意打到了寂痕身上。

苏君琰话音一落,寂痕眉心就狠狠一拧,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他目光幽幽地看着自家主子,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语带嘲讽道,“后天恰好就是礼拜三,为了让属下给简灵‘充当免费的后援’,王爷你倒是煞费苦心啊。”

寂痕的言外之意就是在‘吐槽’某王‘公器私用’。

其实从寂痕的话语之中,苏君琰也能够听出他对‘被动滞留’的不满。

但苏君琰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算寂痕对此有着诸多抱怨,苏君琰也断然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收回自己的命令,毕竟这是他先前答应过简灵的。

哪怕简灵不知道曾经的‘仓桀’就是他,苏君琰也不会真的‘袖手旁观’,因为苏君琰知道简灵那一日一定会有所行动,针对的自然还是‘天启十六年’……

既然自己那一日已经确定无法露面,好歹也要给简灵留下一个帮手,就算寂痕再‘心不甘情不愿’又如何?自己用身份压压寂痕,寂痕还是会选择‘妥协’的,对此,尊逸王……很有信心,他还没混到‘威严完全扫地’的悲催局面好吗?

苏君琰之所以非要逼着寂痕留下,主要也是考虑到寂痕那不容小觑的‘战斗力’,经过了n多世的磨炼,寂痕的‘武力值’就算没办法吊打苏君琰,好歹也算得上……并驾齐驱了。

若能有寂痕代替自己替简灵牵制无尘,苏君琰前去钦州,也会比较‘轻松’。

简而言之,寂痕的留下是为了缓解尊逸王的‘后顾之忧’。

虽然苏君琰心里是酱紫想滴,但某王也知道自家侍卫对简灵‘怨念深重’,若真这么说,肯定会引起寂痕的情绪上的抵触,说不准,到时候‘阴奉阳违’,明面上帮简灵,暗地里却偷偷‘放水’,再坐视无尘‘搅局’。

为了避免这个可能,城府极深的王稍稍琢磨了一下,而后表情格外严肃道,“非也,此乃其中一桩差事罢了,我真正的目的是希望你能留意沐辰溪的动向,天鉴推演图高仿本上面透露的‘天启十六年’的线索,虽然不是很明朗,但也指向了月圆夜。”

说这话的时候,苏君琰黑眸带着明显的算计,薄唇更是几不可察地勾了勾。

苏君琰的‘提醒’让寂痕脸色也一变再变,他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脑海思维正高速运转着。

寂痕当然也知道沐辰溪的功力在月圆之夜会‘大打折扣’,那么届时岂不是……

想到这里,寂痕也神秘莫测地笑了笑,而后迎着苏君琰那寒光闪闪的眸子,点了点头。

“属下明白,属下一定会办好这次的差事。”

总算‘说服’了寂痕留下,尊逸王那颗高悬的心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谈完此事之后,苏君琰心念一转,而后当着寂痕的面提到了帝师孑禹。

“对了,你让我通知孑禹去七星崖见你,你现在却在紫郡花园,孑禹那里……说得通吗?”

先前作为‘栾玥’存在的时候,某人可是约过孑禹在七星崖见面,可现在的情况却……陡转之下,苏君琰一时半会儿也有些琢磨不透寂痕的心思,不知道某人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呵。

虽然寂痕是苏君琰的下属,但历经n多世,在不同‘观念’的冲击下,较之以往,寂痕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首当其冲的就是某人的‘尊卑观念’早已经‘七零八落’了,而这方面的‘转变’其实还是拜影后妹子简灵所赐,谁让她作为‘影后王爷’存在的时候,老是在寂痕耳边灌输各种‘水土不服’的理念啊。

不是鼓吹‘人人生而平等’的普世价值观,就是让寂痕‘撸起袖子加油干’,更甚者还让寂痕‘小人物要有大梦想’,争取早日将‘偶像’拍在沙滩上。

被‘荼毒’太深的小侍卫最后‘心境也不平和’了,最终就变成了如今这种……‘一言不合就开怼’的死样,只要苏君琰没办法‘说服’寂痕,寂痕也不介意跟主子……正面交锋。

当尊逸王心思有些飘忽的时候,耳边已经响起了寂痕的低笑声。

寂痕目光凌厉地看着表情略显狐疑的苏君琰,而后轻扯薄唇道,“王爷,苏秉宸也是在七星崖失踪的,你说如果属下对孑禹也来个‘如法炮制’,是不是可以将水搅得更浑浊呢?”

说到这里,寂痕突然停顿了一下,神情越发高深莫测了。

就在苏君琰打算追问寂痕什么的时候,寂痕再度补充道,“浑水不单可以摸鱼,还能影响……‘别人’摸鱼,若操作得当的话,或许还能让想摸同一条鱼的人‘自相残杀’,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就应该做笑到最后的胜者。”

听完了寂痕的话,苏君琰表情有些古怪,想了想,尊逸王还是表情复杂地扫了一眼‘兴致颇高’的属下,而后幽幽道,“你这也是跟简灵学的吧?”

虽然只是一个疑问句,但某王说话的语气还是格外笃定的。

苏君琰的‘当场戳穿’成功‘终结’了寂痕的好心情,薄唇上的笑容当即就凝结了,表情也有些……一言难尽滴说。

寂痕目光有些哀怨,直勾勾地看着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糟心主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