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642章 虚虚实实的麒麟玉佩消息 王爷我们该设法找偷时间的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42章 虚虚实实的麒麟玉佩消息 王爷我们该设法找偷时间的人(1 / 2)

苏君琰这话一出,寂痕眉心狠狠一拧,表情也跟着变得古怪起来,一看他这样,某王心里也有些没底了,正当苏君琰打算再跟寂痕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了寂痕那略显尴尬的……结巴嗓音。

“额,那个,我跟褚玉墨之间,其实他可能,应该算是‘主导’吧,历来都是他主动跟我联络。”

越往后说,某侍卫的声音越发低沉,也越发小,连带着脑袋也跟着垂得低低的,耳根还带着一抹不正常的‘红’。不知道究竟是‘臊得慌’,抑或单纯不敢面对他家主子。

苏君琰没想到自己会从寂痕口中听到这么一番糟心话,某王俊脸抽搐个不停,眸光很是惆怅地看着某个还知道‘不好意思’的二货侍卫。

苏君琰怒极反笑,性感的薄唇扯出了一抹淡淡的幅度,笑意却未曾抵达眸底,他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那恨不得动手揍人的冲动,语调带着明显的嘲讽之意,各种咬牙切齿道,”所以你这算只能等待褚玉墨单方面的召唤了是吧?他不找你,你就无从得知他的消息。”

“我若再追问你他的动向,呵,怕是‘难为’你了吧?你这原地待命倒是做得挺好,挺好,挺好。“

尊逸王一连说了三个‘挺好’,但观其神情,却跟‘好’扯不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寂痕被苏君琰说得……无地自容。

但他也没办法反驳,毕竟这就是而今的状况。

看着寂痕那低眉垂眼and沉默寡言的样子,苏君琰只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

他深呼吸了两三次,闭上双眸,待再度睁开的时候,眼内已经没有什么隐晦莫名的情绪了。

“算了,褚玉墨的行踪暂且不提,你就告诉我,你为何非要将孑禹是不是也在褚玉墨手里?”

说到这里,苏君琰停顿了一下,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而后再度轻飘飘地补充了一句,“你可别告诉我,你连这个也搞不清楚。”

尊逸王已经想好了,如果寂痕敢‘摇头’,他就当场把某人的头拧下来……当脚凳。别说什么他残暴,摊上这么一个奇葩属下,搁谁谁都不好受,不崩溃才怪。

许是苏君琰表情太过于‘凶神恶煞’,寂痕也不敢继续磨磨唧唧,这个问题倒不是很难回答。

寂痕稍微捋了捋思路,而后如此跟苏君琰解释道,“王爷,我之所以会前往七星崖,是因为紫宸郡主告诉我,上月轮到她守皇陵的时候,曾无意间在正南方的墓室里看到了麒麟玉佩,玉佩当时就悬浮在明隶大帝那个只放有他穿过的龙袍的棺椁上方。”

寂痕突然提到了苏君琰的堂妹,也就是靠山王苏慕的亲闺女苏紫宸来。而且一并说起了出现在皇陵,跟苏秉宸的墓室扯上关系的麒麟玉佩来。

寂痕这话一出,就轮到苏君琰惊愕莫名了。

苏君琰太阳穴狠狠一跳,俊脸表情带着明显狐疑,如此跟寂痕说道,“你确定你没记错?紫宸也没看错?麒麟玉佩怎么会出现在皇陵?明明璇玑王朝早就……”

苏君琰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的未尽之意,寂痕当下就秒懂了。

苏君琰所提的问题其实同样也困扰着寂痕,寂痕琢磨了好久,始终毫无头绪。

但事关麒麟玉佩,他也没办法掉以轻心,在联络不上苏君琰的情况下,寂痕只好转变‘身份’,几经波折才利用‘仓桀’的面貌出现在拱北市。

“对了,你一来就去了七星崖,难道是有线索指向七星崖?麒麟玉佩会在哪里?”

当寂痕心思微动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苏君琰的清冷嗓音。

此刻,尊逸王脑海里也充斥了n多问题。

结合他所掌握的线索,加上方才寂痕主动透露的情况,一一比对,分析之后,苏君琰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麒麟玉佩极有可能跟七星崖有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苏君琰也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毕竟先前自己也从孑禹那里得到消息,按孑禹的‘情报网’来看,麒麟玉佩应该是在简灵平岑坳的老宅,而且就被隐蔽地内置于院中那颗老槐树的树干之中才对啊。

平岑坳跟七星崖完全就是……南辕北辙,相隔甚远,怎么大家所搜集到的情报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呢?

苏君琰的出声打断了寂痕的出神,寂痕先是拧了拧眉心,而后如此跟苏君琰说道,“影jun团反复追踪调查,线索都指向了七星崖,如果情报无误,应该是在那里才对,但我派人对七星崖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还是一无所获。”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又接到了褚玉墨的电话,我对他也并非全然不设防,所以并没有将麒麟玉佩的消息透露给他,反倒是他主动跟我提及了麒麟玉佩一事,褚玉墨在电话里面语气也很是笃定,他说他近期都在追踪麒麟玉佩,是到七星崖附近才彻底感应不到麒麟玉佩的气息。所以他也怀疑麒麟玉佩极有可能就在七星崖。”

寂痕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都事无巨细地汇报给苏君琰,说到这里,他轻叹了一声,伸手按捺了一下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而后再度补充道,“因褚玉墨跟我们影jun团所打探的情报‘不谋而合’,所以我才会重点关注七星崖,之所以联络你,也是因为进入津南地界之后,我跟你之间的‘讯号’又再次恢复正常了,麒麟玉佩事关重大,我自然需要跟你当面谈。”

“至于后来改变主意,约孑禹在七星崖见面也是因为影jun团跟我汇报,说丰子睿私下动作频频,而且三日内就会抵达钦州,麒麟玉佩的事情就算调查也没那么快‘尘埃落定’,相比之下,围堵丰子睿反倒显得更加紧迫,所以我才会擅作主张,让你先行前往钦州,而我打算见过孑禹之后再跟你汇合。”

说到这里,寂痕停顿了一下,黑眸依旧带着明显的忧色,在寂痕看来,丰子睿才是最大,最大的变数。

而且丰子睿鲜少会离开他那堪比铜墙铁壁的夕照国,这次突然‘一反常态’地出现在钦州地界,究竟是为了什么。

事到如今,寂痕也没有搞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随着寂痕的解释,某些困扰着苏君琰的问题也算是迎刃而解了。

当苏君琰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寂痕的清冷嗓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