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49章 得知影后变王爷疯狂戏码的连亦修 麒麟玉佩疑云(1 / 1)

加入书签

简灵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答连亦修的问题,反倒轻扯红唇笑了笑,微微挑眉道,“你还是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来李毅这里吧?”

看到连亦修的时候,简灵除了微微激动,更多的却是狐疑。

自己深更半夜来李毅家倒是无可厚非,毕竟她是着急回璇玑国,而李毅家中的任意门就是通道,而且还是迄今为止她所发现的唯一通道。

那么吸引连亦修大半夜不睡觉,非要来李毅家‘观光打卡’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这才是简灵迫不及待想要了解的地方。

早前,简灵从其他人口中听说过,连亦修曾经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她平岑坳的老宅,而且还疑似跟璇玑帝苏雷霆扯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甚至极有可能还被疑似上线的褚玉墨给‘惦记’上了。

最最关键的是,之前生魂铃可是将连亦修认作主人过,虽然存续时间很短暂。

连亦修绝对不是什么存在感不强的‘小透明’,‘吃瓜党’一类的人,这一点,影后妹子心知肚明。

既然围绕着连亦修有那么多解释不清的谜题,如今连亦修亲自送上门,简灵哪里会愿意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呢?

简灵这个问题一出,连亦修倒也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他表情瞬间就惊恐了,一副疑神疑鬼,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

在这一刻,简灵觉得连亦修比自己更像……精神¥病。

连亦修快步朝着简灵走去,尽管简灵如今在连亦修看来也是‘半人半鬼’的状态,但好歹自己跟简灵熟哇。

看着连亦修这犹如惊弓之鸟且还魂不守舍的模样,简灵表情也有些无奈,她轻叹了一声,而后有些敷衍地安抚了一下连亦修。

“亦修哥,这个地方,除了我比较奇怪,真的没鬼,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简灵话音一落,连亦修先是添了天有些发干起皮的嘴唇,而后小小声道,“小灵子,一个星期前,我看到了一个跟我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真的是一模一样啊,连额角的胎记都在同一个位置,不差分毫。”

“最最诡异的地方还在于,那个家伙身上居然穿着龙袍,而且还去了我的住处,他就那么跟我面对面坐着。我当时魂都快被吓没了。”

“诶,你别笑啊,我精神很正常,这真的不是我的幻觉,虽然你在生的时候,我老是开玩笑说什么下辈子要投胎当皇帝,但那不过就是胡说八道罢了,可这个人……”

连亦修也知道自己所言有些太过于天方夜谭了,说出来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但他真的快被这吊诡的情形给逼疯了,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不正常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牢牢把握这个机会,再跟简灵絮叨絮叨了。

第六感告诉连亦修,或许‘见多识广’的简灵能够给自己指点迷津。

还没等连亦修说完,影后妹子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而后故作高深地冲着连亦修挤眉弄眼道,“亦修哥,我认识这个人,他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皇帝,就跟你在电视里看的那种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比较好玩的地方就是,他确实也跟你长得一样,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说老实话,我也被吓了一大跳,还一度以为是你在s py。”

简灵的话让连亦修脸色变幻得如同调色盘似的。

他瞠目结舌好半晌,醒过神来之后,连亦修只问了简灵一个问题。

“小灵子,你跟这个皇帝是什么关系?”

连亦修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被碾压得稀碎了,看到简灵出现在自己面前,已经够让他震惊的了,这下居然又从简灵口中听了这么一出。

在好不容易捋清基本的头绪之后,连亦修便追问起简灵跟某皇帝的关系来。

连亦修脑海里已经闪过了很多念头,大多都是后宫嫔妃,红粉佳人什么的,唯独没往皇家兄弟的关系上套。

毕竟简灵而今依旧是女儿身,连亦修就算脑洞开得再大,也不太可能想到那里。

连亦修目光灼灼地看着简灵,后者先是嘿嘿笑了笑,而后语出惊人道,“这人名唤苏雷霆,是璇玑国的皇帝,不过后来他将皇位给玩脱了,嗯,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当然我不是什么跟苏雷霆有仇的资深大反派,而是他一母同胞的亲皇弟。”

说到这里,简灵眉眼带着一抹玩味之意,很快,她就再度阴恻恻地笑了,而后冲着连亦修挤眉弄眼道,“不是什么女扮男装,而是货真价实的王爷唷,亦修哥,跟你一样当时的我也是个带把的汉子。”

影后妹子这番话一出,连亦修顿时觉得五雷轰顶,他腿一软,姿势有些狼狈地瘫软在地,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就那么傻傻愣愣地看着简灵。

连亦修好歹也跟简灵相处过n多年,从某人还是一个存在感不强的小透明,到炙手可热,黑粉满天的新晋影后,连亦修始终都陪伴在简灵身边,所以连亦修自认他对简灵还是很了解的。

从简灵的小动作跟表情来看,连亦修知道简灵并没有撒谎,但这个结论却让连亦修慌了手脚。

绕连亦修见过再大的市面,他也是真心扛不住,毕竟女变男的戏码还是太特么……疯狂了,这还不是去某国动了什么‘难以描述’的手术,而是……说变就变了。

连亦修突然觉得他所接受的教育都被简灵这一席话给颠覆了。

曾经那坚不可摧的信念也跟着摇摇欲坠……

连亦修有些瘫坐在地上,四十五度看着已经布满了蛛网的天花板,他觉得自己头顶上面有带着翅膀的生物飞过……

看着连亦修那‘深受打击’且‘生无可恋’的样子,简灵也没有反思自己的行为,她直接给自己勾来了一把椅子,跟个糙汉子似的坐在连亦修面前。

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一看就是‘练’过n多次的。

连亦修看着简灵俊脸猛抽,他现在都能脑补一系列当简灵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王爷时,她的天性会放飞到何种程度。

“到底是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疯狂,亦或是我疯了?”

连亦修看着咫尺之外,简灵那张花一块,白一块的俏脸,呢喃自语道,。

连亦修这话一出,简灵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轻描淡写道,“亦修哥,给你一个建议,越是离奇的事情,越不能用理性去瞎琢磨,做到这点,你眼中的世界也能跟着消停会儿。”

连亦修:“……”

虽然道理貌似有些歪,但好像真的很有效。

就在连亦修思绪有些飘远的时候,耳边已经再度响起了简灵的清冷话语。

“亦修哥,你告诉我苏雷霆私底下都跟你谈了些什么?或者说他有没有将什么东西交给你啊,你好好回忆一下,尽量不漏掉任何细节。”

简灵先是冲着连亦修笑了笑,而后就跟哄小孩子似的,用诱导的口吻跟连亦修闲聊,就是想从连亦修这里套取情报。

虽然其实简灵自己也认为未必会有什么进展,但她还是抱着某些侥幸的心理想要试一试。

简灵的出声打断了连亦修的出神,连亦修表情有些古怪地看着简灵,而后语出惊人道,“我见那个人的时候,意识有些模糊,但我对这事却印象深刻,他当时给了我一个玉佩,外表很是普通,不怎么起眼,玉的成色也不好……”

当简灵从连亦修口中听到玉佩的时候,她眼睛当即就划过了一道暗芒,转瞬即逝。

简灵暗暗琢磨着或许苏雷霆交给连亦修的会是帝师孑禹曾经跟仓桀提过的,藏在她老家平岑坳槐树树干中的麒麟玉佩吧。

只不过,让简灵没有想到的是,苏雷霆居然会将那么重要的物件交给连亦修,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当简灵目光灼灼地看着连亦修的时候,连亦修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很快,简灵又听到连亦修补充道,“当时那个皇帝将玉佩交给我的时候,我心里其实很是抵触,那种感觉很微妙,我也解释不清我的抵触究竟是从何而来,只知道当我触碰到那个玉佩的时候,让我很不舒服。”

“我想推脱,但那个皇帝很强势,他语焉不详地告诉我,说什么我是命定之人,除了承受,别无选择。”

说到这里,连亦修的眉心也越发紧蹙了,很显然,事到如今,连亦修都还没有弄明白,苏雷霆交给他玉佩的时所说的话究竟是何意啊草。

“那之后呢?那块玉佩你可有带在身上?”、

简灵其实不怎么想听连亦修啰里啰嗦地跟她描述他当时的心境,她视线来来回回地打量着连亦修,想从某人身上探测到属于麒麟玉佩的气息,奈何却毫无所获。

有些耐心告罄的影后妹子突然打断了连亦修的回忆,直接追问起他玉佩的下落来。

闻言,连亦修当即就皱了皱眉,而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昨天之前,玉佩明明还挂在我脖子上的,不管我怎么弄都没办法弄断绳子,也没办法毁掉玉佩,但今天一大早醒来,我突然发现玉佩不见了。”

连亦修这话一出,简灵眼中希冀的光芒也跟着一寸寸黯淡下去,那架势就好像……好不容易燃起来的火,一下子就熄灭了,而且还属于毫无征兆的那种。

连亦修依旧还沉浸在自己那复杂莫名的情绪之中,他并没有发觉简灵瞬间就不开心了,还仰着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影后妹子,语调微微急切道,“小灵子,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那个玉佩到底去哪里呢?”

一听连亦修这话,简灵当即就翻了一个白眼,口气有些微冲,“我又不是百科全书,我知道个屁。”

简灵这话一出,连亦修表情就有些古怪了。

许是意识到自己态度有些不太友好,简灵挠了挠头,而后赶忙给连亦修道歉,“对不起,亦修哥,按照你的描述,那个玉佩应该是麒麟玉佩,嗯,算是很重要的物件,我现在也急着找麒麟玉佩的下落,一听你说你曾经戴着它,我难免就有些激动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不是针对你。”

简灵话音一落,连亦修心下释然,他对着简灵摇了摇头。

“我知道了,放心吧啊,我不会怪你的。”

闻言,简灵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她冲着连亦修笑了笑,而后朝着连亦修伸手,想将某人从地上拉起来。

当连亦修打算握住影后妹子的手时,却发现简灵猛地将手收回去,一副后怕的样子。

“怎么呢?”

简灵的举动也让连亦修有些懵,不过他倒没有往别处想,更没有玻璃心的意思。

连亦修知道这其中肯定还有别的‘门道’。

连亦修从地上起身,伸手随意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而后就目光幽幽地看着表情有些一言难尽的简灵。

连亦修话音刚落,简灵就笑容有些苦涩道,“跟你聊得有点嗨,我都快忘记自己‘不是人’了。”

简灵这话若是落在别人耳里,肯定会被人大肆嘲笑一番,但对于知道真相的连亦修来说,他只觉得内心钝痛。

明明在连亦修看来,简灵就跟普通人无异,可事实却……

简灵自然也看懂了连亦修黑眸之中的心疼跟怜悯之意,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而后冲着连亦修摆手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不能接触你罢了,不然担心你身体抵抗力不够,会跟着病恹恹小半月。你就当我这类人是破坏力比较大的‘病毒’好了。”

简灵试图想让话题变得轻松起来,毕竟连亦修对简灵还是意义重大的。

以前简灵在连亦修手底下当艺人的时候,靠的就是连亦修既当爹,又当妈的照顾,临了死了还让连亦修不得安生,她心里其实也有些过意不去呵,若简灵还残存一点良心的话,她就应该想方设法让连亦修别卷入太深,但简灵终究还是心存执念,她想给自己拼一丝活的机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