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655章 之殇你们不能订机票吗 陛下可否让属下看您腕间的佛骨念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55章 之殇你们不能订机票吗 陛下可否让属下看您腕间的佛骨念珠?(2 / 2)

连亦修也没管影卫统领之殇究竟是怎么想的,他只是一再强调自己想见苏君琰的决心罢了。

连亦修知道,让自己陷入绝境的就是死鬼影后简灵,而简灵先前又说过她‘死后’就来了璇玑国当男王爷,既然如今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璇玑帝,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自己的‘亲弟弟’苏君琰了。

连亦修这话让之殇越发狐疑了,眉峰都快皱成川字了,影卫统领表情凝重地看着‘目光炽热’的连亦修,而后轻飘飘地说了一句,“陛下,尊逸王去了廉州,处理黑风寨跟煊赫楼的事情,而如今我们却在南疆,两地相隔数千里,就算现在下令让尊逸王赶来南疆见您,路上的时间恐怕都要耗费二十来天了。”

之殇这话一出,连亦修下意识就脱口而出道,“不能订机票吗?”

“机票是何物?”

影卫统领也是一头雾水,表情越发古怪地看着俊脸表情也有些僵硬的连亦修。

连亦修也是说出机票之后,才恨不得甩自己几耳光了,奶奶滴熊,这里不是现代社会啊喂,怎么会有……灰机这种高科技的玩意儿呢?

之殇的出声让连亦修也有些崩溃滴说,不过,很快,连亦修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他冲着之殇摇了摇头,而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语调不无沮丧道,“我可能这里也有点问题了。”

如今的情形,连亦修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以前有没有这种经验,哪里知道被古人盘问的时候,他要如何应付才不会露出马脚。

原本连亦修还打算小心翼翼点,但转念一想,他本人就是最大,最大的漏洞,不管他怎么设计,怎么避免恐怕还是会露出很多端倪来,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大大方方地‘暴露’自己的‘短板’好了。

总比被人‘揪出来’,再一一质问要强得多吧?

再说了,连亦修先前在津南市的时候,也见过璇玑帝苏雷霆,他跟苏雷霆的确难分彼此,而且苏雷霆也跟连亦修说过一番在他听来各种高深莫测的话语。

虽然连亦修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自己跟苏雷霆到底有什么渊源,但连亦修寻思着,自己应该不至于那么快就……领盒饭下线。

何况简灵带自己进入任意门的时候,也说过,日后他就是苏雷霆,他就是货真价实的璇玑帝了。

既然有‘皇帝命’,按理说不应该那么……短命才对,刚‘上线’第一天就‘下线’,似乎也有些不合常理啊喂。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觉悟,连亦修也渐渐的没有早前那么惴惴不安了,他就把自己当皇帝看,只不过却是一个‘脑袋有些问题’的皇帝。

反正先前遇到影卫统领之殇的时候,之殇自己也说了,‘是他来迟了’。

连亦修又不是傻叉,虽然他不知道,苏雷霆究竟是怎么跟之殇分开的,但既然他独自一人出现在荒郊野外,而之殇等‘保镖们’又姗姗来迟,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只要有隐情就好办了,不就是编故事将那段‘空白’给填上吗?

而且正是得益于那个时候,自己是一个人呆着的状态,所以怎么编造还不是看他心情,反正都是……死无对证。

当然前提是建立在真正的璇玑帝苏雷霆不会突然高调露面才行,不然自己这个冒牌货非得穿帮不可。

可如今连亦修也是被架在火上烤了,甭管他怕不怕,崩溃不崩溃,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也没那本事改变些什么,所以连亦修心里很清楚,这出戏,哪怕是硬着头皮,他也要演下去。

只不过,他首先要搞定的就是面前这个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的冷峻男子,就算此人是苏雷霆的属下又如何?那双如苍鹰一般的锐利眸光已经足以让连亦修……瑟瑟发抖了。

毕竟他不是真货,心里的底气还是多少有些不足。

再说了,他也不是影后王爷那个泼皮无赖,就跟滚刀肉似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作为经验少的小透明,连亦修觉得自己亚历山大,毕竟他接到的剧本……难度系数太特么高了啊喂。

一听连亦修这话,之殇心里也咯噔了一下,落在连亦修身上的视线越发诡异了。

连亦修被之殇盯着,心跳如鼓,某人也有些担心,自己会被之殇察觉到任何不对劲,此刻,连亦修脑海里甚至出现了自己‘东窗事发’时,被面前的狠厉男子一刀斩下首级的……悲催画面。

思及于此,连亦修高大的身躯当即就是一抖……

就在连亦修心有惴惴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影卫统领那高深莫测的低沉嗓音。

“陛下,可曾还记得之殇?”

之殇话音一落,连亦修当即就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僵硬道,“不记得了。”

连亦修本来就不是苏雷霆,他当然对苏雷霆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印象。

连亦修这话一出,之殇好半晌都没有开口,只是眸光淡淡地看着连亦修,后者莫名就觉得一股凉气儿从脚底板往四肢百骸飞蹿。

连亦修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出口,可惜那里却站着几个身形挺拔如松的黑衣劲装男子。衣服下肌肉贲张,一看就不好惹。

连亦修原本还打算要是苗头不对劲,他就想方设法……跑路。

但如今看来,他一个辣鸡加棒槌,究竟要如何从这帮战斗力一看就不是盖的狂野汉子们眼皮子底下逃脱呢?

连亦修心里哇凉哇凉的,都恨不得哭唧唧了。

就在金牌经纪人担心自己的命运时,耳边再度响起了之殇的清冷话语。

“陛下,为了保险起见,属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陛下勿怪。”

之殇的出声打断了连亦修的出神,某人一脸懵逼地看着之殇,显然不明白之殇口中所谓的‘不情之请’究竟是神马。

当连亦修按照过往在现代电视剧里看过的套路,以为连亦修是想检查他身体上某处的胎记,疤痕之类的时候,高冷面瘫统领再度发话了。

“陛下,可否让属下看下您手腕间的佛骨念珠?”

当连亦修从之殇口中听到佛骨念珠的时候,他先是眼神一亮,而后又一黯。

眼神亮是因为佛骨念珠,连亦修已经先后从北辰玄玥,容逸还有简灵口中听到好几次了,他的确曾经短暂拥有过此物;目光黯淡则是因为连亦修早就将佛骨念珠遗失了,丢失原因还……暂时不明呵。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