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56章 再度出现的佛骨念珠 身体不受控制的连亦修 南疆之行的目的(2 / 2)

加入书签

之殇不得不大力掰住连亦修的手腕,阻止他不要命地破坏佛骨念珠。

佛骨念珠可是璇玑王朝最最重要的宝物之一,日后也是要代代相传下去的,如果就这么让连亦修给毁了,那不是罪过吗?

再说了,在之殇看来,如今的璇玑帝显然很不正常。

所以之殇也担心连亦修此举不过是因为……脑子不清楚才做出此等‘有违常理的事情’来的。

这么一想,之殇当然会想方设法地阻止某人这种愚不可及的行为呵。

原本连亦修还一心一意地想要毁掉佛骨念珠,这会儿被之殇给打搅了,他自然也是不悦的。

此刻的连亦修俊脸表情一度有些狰狞,黑眸之中酝酿着骇人的风暴,眉眼之间更是染着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的冷意,浑身更是被一种残暴的戾气给萦绕着。

虽然这跟以往的连亦修相去甚远,但落在影卫统领之殇的眼中,却让之殇觉得这才是他印象之中的铁血帝王。

苏雷霆的城府从来都是深不可测的,心思更让人无从琢磨。

连亦修哪里知道自己而今的表现反倒让之殇越发相信他了,甚至让之殇打消了大部分的疑虑。

连亦修似乎没看到之殇,他只是目光阴恻恻地看着虚空,而后呢喃自语道,“佛骨念珠是不祥之物,得到它的人都不得善终。”

说这话的时候,连亦修目光很是空洞,语调也带着一抹让人很不适应的深沉。

如果此刻,熟悉连亦修的人在这里,他们就会知道,这个声音不属于连亦修。

但此刻站在连亦修面前的是影卫统领之殇,之殇表情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他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头,而后目光幽幽地看着自家主子,略微思索了一下,之殇便如此安抚起璇玑帝来。

“陛下,您曾经也说过,只要找到了天鉴推演图,加注在佛骨念珠上的诅咒就可以破解了,所以你也无须如此忧心,尊逸王跟沐相,还有国师都已经前往廉州了,只要这一次黑风寨跟煊赫楼的事情可以完美解决,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之殇再度当着连亦修的面提及了廉州,也提到了三个关键人物,跟两个意义深远的地方。

之殇的出声让连亦修恢复了正常,连亦修有些怔楞地看着自己的手,脑海却有些昏昏沉沉的。

方才自己的举动,连亦修当然都知道,但他却莫名产生一种陌生感。

连亦修觉得刚才那个暴戾非常的家伙根本就不是自己。

这样的发现让连亦修内心越发不安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完全掌控’。

连亦修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目光更是带着明显的惊恐之色。

连亦修的视线再度落在了自己右手手腕处的佛骨念珠,他眉头越发紧蹙了,连亦修知道,让他出现这种‘异常’的一定是因为这串该死的念珠。

方才之殇可是提到了什么诅咒,能跟诅咒扯到一块儿的能是什么好事吗?

一想到这里,连亦修俊脸表情越发阴沉了,他都恨不得骂死死鬼影后简灵了。

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自己根本就不用陷入这种‘诡异万分的局面之中’好吗?

一想起简灵,连亦修就越发烦躁了,他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微微挑眉,当场追问起之殇来。

“之殇,我们可以直接前往廉州吗?我想见到苏君琰。”

因先前之殇曾跟连亦修说过,他们如今是在距离廉州千里之外的南疆。

既然苏君琰跟其他几人貌似在处理很重要的事情,那么他总是可以直接前往廉州去找影后王爷的吧。

连亦修心里其实也很是疑惑不解,明明当时自己跟简灵是一道进入任意门的,为什么两人却被‘传送’到了不同的位置呢?

连亦修真心觉得李毅家中那个所谓的狗屁任意门是不是故意‘折腾’他的啊草。

要不要这么随机,要不要如此任性啊喂。

哪怕连亦修对任意门怨气再重,如今他也只能想方设法将自己的新角色扮演好了。

对于当皇帝神马,现在连亦修也没有什么想法,他只是想尽快见到简灵‘灵魂出演’的影后王爷,他只是想要跟死鬼影后了解更多有价值的情报罢了。

当然连亦修更多的还是想尽快回到现代,他一个现代人没事扎到古人堆里干啥啊草。

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连亦修对此并没有任何归属感,他总觉得自己跟璇玑国格格不入,而起第六感还隐隐告诉连亦修这个地方藏着不知名的危险,如果自己不能火速撤离的话,谁知道日后他还有没有机会离开呢?

连亦修想得甚至更多,更深,谁让影后妹子进入任意门之前跟他说,她曾在不同的‘世界’来回游走,而且每一次都活不过一年,时间线的紊乱跟跳跃还是让连亦修心里很是害怕,他担心自己之后也会遇到跟简灵一样‘鬼打墙’的情况呵……

为了避免事态朝着自己最不想的方向发展,连亦修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需要尽快离开南疆,前往廉州跟影后王爷汇合才是正事。

连亦修这话一出,影卫统领之殇的表情就变得越发古怪了,之殇真心觉得他家主子脑袋可能出现了‘重大问题’,他们好不容易避开耳目,千辛万苦地来到南疆,如今‘正经事’还没着手处理,他家陛下就想回廉州了,这不是‘心血来潮’就抽疯又是什么呢?

“陛下,您难道不打算要龙魂令了吗?”

之殇最终还是将他们此行南疆的真正目的当着连亦修面说开了。

“龙魂令?龙魂令又是什么东东?”

此刻,连亦修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他哪里知道真正的璇玑帝秘密离宫来南疆究竟是为了神马目的。

连亦修的发问让之殇表情越发诡异了,之殇真心觉得他家陛下……病得不轻啊喂。

这么下去,他们的任务到底要如何开展啊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