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83章 好戏连台之再度粉墨登场的太皇太后 阴霾散去之影后的算计(1 / 2)

加入书签

跟之殇的态度相比,影后王爷冷静得有些可怕,面对之殇的指控,苏君琰只是轻描淡写地反问了之殇一句,“你可有证据证明皇兄的失踪跟本王有关?嗯?”

影后王爷这话让影卫统领神情微僵,他目光凌厉如刀地看着苏君琰,显然还是不相信某王的‘无辜’。

寂痕在一旁焦急地看着无声对峙的两人,想上前,又莫名心里有些发憷。

之殇突然跟苏君琰正面杠,也让周围的影卫大气都不敢出,大家其实也为自家统领捏了一把汗,毕竟如今正被他们老大揪脖子的可是声名显赫的尊逸王啊。

就在现场气氛越发诡异,众人都亚历山大的时候,影卫统领之殇总算松开了对影后王爷的钳制,他往后退了两步,黑眸酝酿着骇人的风暴,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之殇神色几分冰冻,目光冷冷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王,语带威胁道,“王爷,你最好别让属下抓到任何把柄,不然……”

之殇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话语之中的未尽之意,在场众人都已经心知肚明了。

之殇的那帮下属这会儿其实也挺疑惑,他们完全搞不懂为毛自家老大非要如此‘明目张胆’地跟尊逸王交恶,就算之殇深受璇玑帝苏雷霆的器重又如何?总归他地位不如苏君琰尊贵不是?

而寂痕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为毛他隐隐觉得之殇对他家主子的关注有些‘过头’了呢?

虽说影后王爷近来越来越放飞自我,跟曾经的王判若两人,行事风格更是让人直呼扛不住,可之殇先前跟他们尊逸王府打交道都会格外‘克制’,像今日这般‘针锋相对’且‘咄咄逼人’倒是少见。

而且之殇究竟因何辣么笃定,璇玑帝的失踪,就该他家倒霉主子苏君琰负责,貌似还需要某王负全责呢?

就在寂痕觉得自己脑子越发不够用的时候,耳边总算响起了影后王爷蛇精病属性十足的清冷嗓音。

“本王岂会怕你不成?常言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劳资没做过的事,你之殇也休想胡乱栽赃。”

撂下这话之后,影后王爷就径直越过脸色铁青的影卫统领,快步朝着璇玑帝的寝宫--澄阳殿走去,不过,苏君琰才有动作,之殇就一个闪身,直接拦在了影后王爷面前。

见状,苏君琰眉心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目光毫无温度地看着之殇,他轻扯薄唇,微微勾勒起一抹淡淡的幅度,可笑意却未曾抵达眸底。

影后王爷向来都是逢人三分笑,但他的笑往往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哪里会像如今这般阴恻恻,用皮笑肉不笑来解释都很不到位,反正此刻在寂痕看来,他家主子就是……危险的代名词。

为了避免自己被影后王爷的余怒波及,寂痕反应极快,几个箭步就跑开了,只是远远地看着越发剑拔弩张的两人。

“之殇,我特么老早就想揍你了。”

影后王爷阴冷地笑了笑,撂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冲之殇的面门而去,大有一副要将之殇痛便一顿的架势。

因璇玑帝诡异失踪的事情,这会儿,影卫统领之殇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克制,所以咯,当苏君琰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时候,之殇也没再继续忍,很快,两个气质迥异的美男子就打了起来。

苏君琰跟之殇那可是实打实地干架,两人谁也没有对对方放水的意思。

苏君琰跟之殇武功都不弱,所以打起来造成的破坏力也不小,周围的人万万没想到,两人会直接在璇玑帝的寝宫前直接开揍,大家都一副目瞪口呆滴样子,甚至连劝架,拉架都忘记了。

当澄阳宫这边的动静越闹越大的时候,太皇太后沐清婉坐着銮驾来了。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君琰住手,之殇住手。璇玑国的脸面都快要让你们丢光了,都给哀家住手,寂痕,你还看,赶紧将他们分开。”

沐清婉还没从銮驾下来,就看到了不远处还在热闹上演的……全武行。老人家气得不行,赶忙出声,冲着制造闹剧的两大罪魁祸首咆哮,要不是沐清婉克制着,这会儿,她真的会让侍卫将苏君琰跟之殇都拖下去痛打五十大板,简直是翻了天了。

很快,沐清婉就在管事太监禄临的搀扶下,从銮驾上走了下来。

彼时,现场众人都已经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地对着沐清婉山呼,“参见太皇太后,愿太皇太后万福金安。”

当沐清婉突然强势杀出的时候,影卫统领也已经冷静下来了,听到沐清婉的怒吼时,之殇就已经退出了战圈,但影后王爷却不依不饶,还是趁机‘偷袭’了之殇,猝不及防之下,之殇还是不幸地挨了苏君琰一掌,气血翻涌,喉头一甜,当场就吐了两口鲜血。

如果不是碍于太皇太后在场,之殇非得再跟死不要脸的影后王爷打一架不可。

打完了之殇,某王也没觉得自己行为有何不妥,他身法诡异一闪,稳稳地落在了脸色难看的沐清婉面前,在沐清婉开口呵斥之前,影后王爷抢先一步解释道,“皇祖母,真不是孙儿挑起纷争,是之殇他不分青红皂白,肆意往孙儿身上泼脏水,皇兄不知跑到哪里鬼混去了,之殇找不到人,就拿孙儿开刀,他这摆明就是居心叵测,乱带节奏,试图挑拨孙儿跟皇兄的关系,其心可诛。”

“皇祖母你一定要好好惩治之殇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蛋,劳资好歹也是一国王爷,他却当着这么多影卫的面跟劳资干架,他这摆明了就是藐视天家威严,必须要好好给他上一堂思想品德课。皇祖母……”

影后王爷对于打小报告那可是驾轻就熟,所以当他看到太皇太后沐清婉‘粉墨登场’之后,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谁让之殇越来越不将他当正经主子看待呢?如果这样,影后王爷还能忍的话,他就将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

不过,还没等苏君琰将之殇的‘十宗罪’细数完,沐清婉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太皇太后真的快要被影后王爷给气死了,她直接拧着苏君琰的耳朵,各种恨铁不成钢道,“你皇兄身份多特殊,他不见了,你们居然还有心情打架,不知道去找人吗?”

沐清婉真的恨不得将自家二货孙子塞进母胎,回炉重造了。

“皇祖母,你松手,松手,疼,疼。”

苏君琰哪里知道,沐清婉又对他‘故技重施’,刚光顾着打小报告,就没太戒备沐清婉,这会儿,被沐清婉拧着耳朵,影后王爷哪里还有半点天家贵胄的风范可言,他当场就疼得嗷嗷叫。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