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703章 失踪飓风军遗@体肩胛骨处出现的十字标记 不死亡#魂罗宇飞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03章 失踪飓风军遗@体肩胛骨处出现的十字标记 不死亡#魂罗宇飞(1 / 2)

之殇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太过于古怪,既带有明显的绝望,又带着挥散不去的恐惧,绝望与恐惧交织的同时还带有某些让连亦修分辨不清的隐晦情绪,好半晌,两君臣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仿佛黑暗之中正在无声滋生着什么,扼住了两人的喉咙。

连亦修浑身都已经起了鸡皮疙瘩,一股凉气儿更是从脚底板蹿起,瞬间就席卷全身,连亦修当即就打了一个寒颤,他来来回回地猛搓自己胳膊,眼神还下意识地往崇明殿的方向瞟,此刻,冒牌皇帝脑海正被‘灵异¥事件’四个黑体加粗的大字疯狂刷屏,连亦修哆哆嗦嗦道,“之殇,朕恕你无罪,只要你跟朕说,你方才的胡言乱语不过是在跟朕说笑就好。”

对真相接受无能的连亦修生无可恋地看着脸色同样阴沉得可怕的属下,依旧心存一丝侥幸。

连亦修宁愿这是之殇的玩笑话,也不愿意再经历一场无法用科学原理解释的诡异事件啊草。

连亦修对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害怕得不行,所以当之殇一脸笃定地告诉连亦修,虢国之主罗宇飞早已死在葬龙山,连亦修整个人都不好了。

奶奶滴熊,如果罗宇飞真的挂了,那么如今崇明殿那个,正在接受抢救的怪物究竟又是神马东东啊?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啊喂?

连亦修一脸希冀地看着自己的左膀右臂,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只希望之殇能够改口,说方才的一切只是两人的头脑风暴,其实罗宇飞什么问题都木有,什么问题都木有啊草。

但很快,连亦修就发现他的希望再度落空了,因为之殇斩钉截铁地对着自家主子摇头,语调毫无温度道,“陛下,属下方才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点虚假,愿遭天雷之劫。”

之殇当着连亦修的面发了一个恶毒的誓言,一举粉碎了某帝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过,影卫统领这话刚说完,原本黑沉的天空突然划过一道又一道比手臂还粗的闪电,照亮了整座宫殿,电闪雷鸣的样子看起来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透过窗户,连亦修自然也看到了外面的诡异天象,他嘴角抽搐个不停,目光带着明显的谴责,恶狠狠地剜了一眼之殇,而后快速地离开窗边,唯恐自己会被漫天的闪电击中,再以如此惨烈的方式……当场驾崩。

电闪雷鸣的景象持续了至少一分钟,耳边时不时传来宫人的惊呼声。

一分钟过后,天幕再度恢复了平静,但看过天象的人依旧还是心有余悸。

异象过后,连亦修直接跟脸色变幻如调色盘的之殇说道,“你不准再胡乱发誓,朕也没说朕怀疑你啊,只不过这种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十个人里恐怕九个都没办法接受吧?算了,算了,再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你就告诉朕,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应付吧?”

连亦修先是抱怨了自家属下一番,而后就烦躁地在寝宫内来回踱步,这会儿,连亦修觉得自己脑子不够使,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索性将问题再度抛给了麻烦的制造者,也就是他家那屌炸天的属下之殇。

谁让罗宇飞是之殇带回来的呢?

连亦修倒是想当甩手掌柜,但问题是,接下来之殇的话却再度将换芯陛下打击得无以复加,之殇狠狠地皱了皱眉,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再度开口向连亦修解释道,“主子,罗宇飞会不断地遇到各种‘状况’,但最终都是‘难逃一死’,可他‘死亡’之后又会再度出现,重新经历一次死亡,周而复始,永无休止,属下不知道他为何‘缠上’我,在葬龙山我已经杀了他五次了。”

“而且在那五次的遭遇之中,我也意外地发现了一些失踪的飓风军,那些人明显已经死亡多日,但让人不解的是,他们的尸体却只是僵硬如石头,并没有发生任何腐烂的现象,而且所有人面部表情都格外扭曲,目光甚至还带着死亡前的惊恐,没人知道他们在死前那一刻究竟遇到了什么。”

“属下研究过那些飓风军的遗体,后来才发现这些人的舌头都被割掉了,而且他们背后左边肩胛骨的位置还被画上了一个‘十’的标志,红色的,很醒目,就像是刺在死者身上似的。”

“属下没听说过飓风军使用过这样的‘图腾’,所以属下推断,这应该是在他们死后留下的,但留下这个标记的人究竟是谁,无从得知,这个标记蕴含的意义更无从知晓。”

“这些天属下一直想要寻找离开葬龙山的路,可却始终无果,虽然北峰山门已经因为山体滑坡而关闭了,但葬龙山其他部分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山体滑坡现象仿佛只是针对‘特定区域’发生似的,可无论我从哪个方向下山,都会遇到‘死而复生’的罗宇飞。”

影卫统领之殇再度给连亦修讲述起自己在葬龙山的诡异遭遇来。

连亦修只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家属下,一句话都不想插了,此刻,某个冒牌皇帝只觉得五雷轰顶,他所有的理智跟克制都已经离他远去了,更别提什么分析能力了。

这是常识能够解释的吗?正常人谁又会遇到这种恐怖场景呢?

或许这一次是之殇一次性当着自家主子的面,话说得最多的一次,毕竟以前的影卫统领总是各种高冷,能少说话绝不多说话,能不说话绝对不开口就对了。

可这次葬龙山的遭遇却让之殇惊恐万分,此刻他只想将自己那无处宣泄的恐惧说给旁人听,仿佛只有那样,他那不安的心才能慢慢恢复平静似的,只不过这就害苦了冒牌皇帝连亦修呢?

某帝真心不想听这些玄之又玄的故事,他也会亚历山大好吗?

但此刻连亦修也明白,自己根本就阻止不了之殇的倾诉欲,想通了这一点,连亦修索性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上,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各种颓废。

见状,之殇皱了皱眉头,不过倒是没有出声提醒某帝注意形象,之殇只是再度深呼吸了两次,而后继续补充道,“陛下,起初属下还格外惊慌失措,甚至以为罗宇飞会不会只是属下臆想出来的人,就连那些飓风军也是,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但直到第六次的时候,罗宇飞重新‘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我面前,这一次,罗宇飞……他开口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影卫统领之殇突然停顿了一下,漆黑如墨的双眸幽深如古井寒潭似的,没有任何涟漪,也没有任何温度,那里就像一片死寂,让人心跟着发憷,发冷的死寂。

反正连亦修连对着之殇眸子的勇气都木有,虽然连亦修很想出声追问自家属下,在第六次正面遭遇的时候,之殇究竟又从罗宇飞那个怪物口中听到了什么,但突如其来的恐惧却让连亦修什么话都问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