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13章 莫名其妙成为新手孕#妈的影后 秘密潜入的高手 褚玉墨的心腹(2 / 1)

加入书签

原本褚玉墨打算等丽娘跟俞夫子替简灵诊治之后再过来,但转念一想,黑风寨的大当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最终还是跟上了前面的两人。

看到有人进房间,影后妹子总算不再鬼叫鬼喊了。也幸亏简灵‘觉悟不错’,不然的话,这会儿,她肯定会被褚玉墨一掌劈晕的。

此刻,黑风寨大当家俊脸表情依旧阴沉得很可怕,他用脚勾了一把椅子,大佬范儿十足地坐下,神色颇不耐烦地看着床榻上的妹子,煞气十足道,“姑娘,你这也忒聒噪了点,没事喊什么喊。”

一听褚玉墨这话,简灵俏脸也满覆冰霜,要不是这会儿她行动不便,简灵真的会指着褚玉墨的鼻子,破口大骂。

咳咳咳,好吧,虽然肢体动作比较受限,但简灵那张嘴还是没有闲着,她直接回怼某人道,“我这叫没事吗?都只能横着,不能竖着了,我内心苦闷,你还不让我喊几嗓子,发泄下,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简灵中气十足地冲着褚玉墨……咆哮。

由于丽娘距离简灵比较近,愣是被简灵喷了一脸的唾沫,这一刻,丽娘也有些恨不得掐死影后妹子了,当然,与此同时,丽娘也很想将她家大当家从房间里丢出去,谁让褚玉墨没事非要‘刺激’简灵这个‘分量十足’的病人呢?

再说了,就冲着人简灵是个娇滴滴的妹子,作为男人,褚玉墨就不能大气点,让让人家不行吗?

当然这话,丽娘也只能暗中吐槽,她可不想当着褚玉墨的面去说,毕竟褚玉墨‘上纲上线’的功夫可是……炉火纯青。

丽娘木着脸,只是尽着医者的本分,很是认真细致地替简灵检查,而俞夫子则是站在床榻边,表情略显深沉地打量着简灵,没人知道,俞夫子这会儿到底是在走神,还是在琢磨什么。

简灵除了面部可以‘自由活动’,身体的其他部位基本上就是‘僵硬麻木’的状态,所以她也只能任凭丽娘摆弄。

最初,丽娘还会敲敲这里,打打那里,再询问简灵有没有什么感觉,简灵均是一副恨不得飙泪的可怜样。

一看简灵这‘生不如死’的表情,丽娘当即就秒懂了,她不再继续追问简灵什么。

等丽娘给简灵检查完之后,她就表情凝重地看向一旁‘故作高深’(影后妹子是这么认为的)的俞夫子,而后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见状,俞夫子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而后转身看向突然安静得有些过分的褚玉墨,语调低沉道,“大当家,你看……”

不过,还没等俞夫子把话说完,褚玉墨就一脸暴戾地打断了俞夫子的话,他腾地一声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目露凶光道,“我又不是大夫,我看什么看?你们自己看着办。”

撂下这话,褚玉墨就身法诡异一闪,一道残影一晃而过,当即就从简灵所在的房间消失了。

俞夫子跟丽娘表情都如出一辙的复杂,两人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房间里的气氛格外压抑,就连空气之中都弥漫着让人头皮发麻的紧张感。

影后妹子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她根本就不知道黑风寨的三人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啊喂。

简灵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所以很快,简灵就再度嚷嚷开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将我忽视得如此彻底?我到底还有没有救?你们能不能给我一个准信?”

此刻,简灵真的很抓狂,她真的搞不懂,黑风寨的人是不是都集体脑子有问题,为什么从上到下,作风做派都让人摸不着头脑呢?

简灵的出声打断了俞夫子跟丽娘的出神,两人先是交换了一道眼神,很快,俞夫子也离开了房间,一下子就只剩下丽娘跟简灵两人了。

丽娘眸光带着明显的同情,居高临下地看着简灵,丽娘的目光让简灵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简灵狠狠地咬了咬牙,而后再度逼问起丽娘来,“拜托,大姐,你别这么看着我行吗?麻烦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你放心,我心理承受能力杠杠的,什么都扛得住,你说吧。”

比起什么都不知道的‘迷茫状态’,简灵宁可追求真相,哪怕真相残酷到她接受不了,她都不想当糊涂蛋啊草。

简灵这话一出,丽娘先是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如此跟简灵说道,“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方设法保住你跟你腹中的胎儿的。虽然现在你的情况不容乐观,但既然我们大当家将你救回来了,我们就不会坐视不理。”

丽娘还说了一些什么,影后妹子压根就没听,因为她脑海里已经被这个爆炸新闻……轰炸成浆糊了。

‘胎儿’那个魔性到不真实的词儿始终以3d加粗的效果,在简灵脑海循环播放着,不断地提醒着简灵,她现在已经是……一枚孕妇了。

当孕妇这个词儿突然蹿进影后妹子脑海时,简灵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可比先前褚玉墨告诉她,她短期内没办法‘直立行走’还要恐怖……一千倍,一万倍啊草。

简灵各种瞠目结舌地看着丽娘,嘴唇一个劲的抖啊抖,眼泪更是抑制不住地往下流,她一脸崩溃地冲着丽娘咆哮,“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一个黄瓜大小伙,啊呸,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会有bb呢?”

“现在人类难道还能‘自体繁殖’了吗?劳资又不是单细胞动物,我不是草履虫,绝对不接受这个,该死的,搞什么灰机,我一定是听错了,没错,就是听错了。”

影后妹子被丽娘提及的消息雷得里焦外嫩,她是各种接受无能,简灵不断地给自己做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设,催眠自己,丽娘肯定是在跟她开玩笑。

说不定,这就是褚玉墨为了攻破她的心理防线,故意采取的卑鄙手段,旨在让她精神垮塌,而后就只能‘乖乖配合’他们了。

虽然简灵也觉得这个推测有些牵强滴说,但她还是接受了这个‘漏洞百出’的解释,反正简灵就是不接受自己突然莫名其妙变成了‘孕妈’的事实。

简灵的话也让丽娘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毕竟简灵说话的方式太过于诡异,好多词儿,丽娘表示她根本就没听过啊喂。

虽然简灵的话多半都让丽娘理解不了,但简灵那抗拒万分的表情,丽娘还是看懂了,所以丽娘在折腾死一大片脑细胞之后,她总算明白了影后妹子的意思。

但搞懂之后,丽娘越发认为简灵可能真的伤到了脑子,不然她为什么会如此嫌弃自己……腹中的胎儿呢?

这么一想,丽娘落在简灵身上的视线越发诡异了,当然诡异之中还掺杂着更多的同情。

毕竟身为女人,丽娘还是比较心疼床榻上的姑娘,年轻轻轻的就突然遭了这么大的罪。

见简灵情绪不稳定,丽娘也没有再继续跟简灵多说什么,只是给简灵喂了一些对她身体恢复有帮助的药,而后就打算离开了。

尽管简灵此刻内心很崩溃,但当她听到丽娘远去的脚步时,她当即就醒过神来,赶忙冲着丽娘喊道,“等等,你别走。”

说这话的时候,简灵语调中已经流露出明显的脆弱来。

简灵的出声让丽娘停下脚步,她转过身看着简灵的床榻,并没有再朝简灵走去,只是站在原地,目光有些隐晦莫名。

“姑娘,想问什么?”

丽娘话音一落,简灵目光空洞地看着头顶上方的床幔,而后有气无力道,“你方才所言真的不是玩笑话?”

影后妹子这个问题让丽娘眉头狠狠一皱,丽娘赶忙回答道,“姑娘,我还不至于拿这种事情跟你说笑,你好好休息吧,凡事不要想太多,这样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腹中的胎儿都有好处。”

说完这番话,丽娘就打算离开了。

丽娘刚迈过门槛,身后就传来简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嗓音。

“你把褚玉墨给我叫来,我有事情要跟他说。”

简灵的话让丽娘心思开始活泛起来,作为褚玉墨的心腹,丽娘当然知道,褚玉墨是从通天涯将重伤濒死的简灵带回来的,而且发现简灵的时候,简灵手中还死死地攥着半幅旭日东升图。

那幅残图已经被证实是前朝画圣厉延年的真迹,世间独此一份。

虽然没人知道为何旭日东升图会落在简灵手中,但简灵是寻找另外半幅残图的关键人物。

只有简灵开口,褚玉墨他们才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所以黑风寨的人如此不遗余力地救简灵,无非还是为了另外半幅旭日东升图的下落,要是简灵真的死了,恐怕这条线索又要断了。

黑风寨不是没有人力物力去打探,但那样一来,势必会耗费更长的时间,效果还未必能够如预期那样。

所以当简灵突然让丽娘叫褚玉墨的时候,丽娘立刻就想到了旭日东升图,她觉得或许是简灵……想通了,愿意放下芥蒂跟他们黑风寨合作了。

这样的念头让丽娘也精神振奋起来,她对着简灵猛点头,而后如此跟简灵说道,“姑娘你先等着,我立刻就去叫我们大当家过来。”

撂下这话,很快,丽娘就跑开了。

当丽娘找到褚玉墨的时候,褚玉墨正在密室翻箱倒柜,地上已经被他丢得一片狼藉了。

看到面前的场景,丽娘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她额头青筋直跳,深呼吸了两三次,才好不容易让自己镇定了一丢丢。

丽娘木着脸,直接跟褚玉墨说道,“大当家,那个姑娘说有事要跟你商议,你是不是先过去一趟?”

丽娘话音一落,褚玉墨当即就一脸的烦躁道,“不去。”

褚玉墨的话让丽娘瞬间就黑了脸,正当丽娘打算再度劝谏褚玉墨什么的时候,褚玉墨猛地转过身来,俊脸表情满是惊诧道,“你刚说什么?”

丽娘:“……”

敢情我刚说话,你压根就没听是吧?

虽然丽娘有些想暴揍褚玉墨一顿,但她还是忍住了。就在褚玉墨即将耐心告罄的时候,耳边已经响起了丽娘那清冷克制的嗓音。

“那个姑娘所要见大当家你,属下估摸着她是不是已经想通了,打算跟你说出旭日东升图的下……”

还没等丽娘将‘落’字说完,眼前哪里还有褚玉墨的身影,。

丽娘看着面前满屋子的狼藉,她都有些抓狂了,丽娘狠狠地跺了跺脚,俏脸表情甚至有些狰狞,她冲着房间外面喊了一声,“褚一,你将这些收拾好。”

丽娘这话一出,很快,一道残影就飘然而至,来人身材颀长,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的劲装,脸上带着一张玄铁打造的面具,一看就是武功高强滴说。

他进屋之后,先是对着丽娘拱了拱手,而后就开始整理起方才被褚玉墨弄得一团乱的房子来。

丽娘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而后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褚一收拾的东西里,很多都是前朝的古籍,描述的大部分都是北辰的风土人情,乍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当褚一走到角落时,却瞥见了柜脚下露出的半张图。

褚一眉心狠狠一跳,他赶忙弯腰俯身,将柜脚抬起,而后小心翼翼地将下面的图扒拉出来。

当褚一看清自己手中的图时,面具后面的眼睛当即就精光乍现,他赶紧将图折叠起来,妥善收好,而后就身法诡异地从房间里离开了。

褚一自然是打算去找他家主子褚玉墨的,可等褚一来到简灵所在的院落时,却发现了不对劲。

褚一目光一厉,他使着俊逸的轻功,快如闪电地靠近简灵的房间。

当褚一进入房间时,只来得及瞥见一抹残影,那人还带走了自家主子嘱咐他们严加看管的女人。

褚一眉头狠狠一皱,一抹不祥的预感顺势弥漫心间,他刚准备追赶方才的残影,身后就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嗓音。

“褚一,回来。”

当褚一听到自家主子的声音,他立刻就飞掠到褚玉墨面前,语带焦急道,“主子,刚才进来了一个顶尖高手,他将那位姑娘带走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