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718章 屡屡试探简灵的玉菏泽 不解褚玉墨诡异举止的麒麟山庄少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18章 屡屡试探简灵的玉菏泽 不解褚玉墨诡异举止的麒麟山庄少主(2 / 2)

玉菏泽眉头狠狠一皱,四十五度看天,他长叹了一声,很快就朝着西苑的方向走去。

行至半途,玉菏泽就看到了俊脸表情依旧阴沉的玉乘风,以及跟在玉乘风身后,思绪明显神游天际的洛景。

看到两人时,玉菏泽当即就停下了脚步,眉眼含笑地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玉乘风跟洛景。

玉乘风估计是心绪不宁,所以当他看到自家少主时,虽然明明不过数十步的距离,但他还是使上了自己的轻功,嗖一下就平稳地降落在玉菏泽面前。

洛景反应虽说慢半拍,但耳边的动静还是让洛景醒过神来,很快,洛景也有样学样,一个纵身飞跃,也来到了玉菏泽身边。

洛景跟玉乘风一人站一边,那架势就好像将玉菏泽给……包围了似的。

对此,玉菏泽只是微微勾了勾唇,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丝毫都不在意。

跟玉菏泽的云淡风轻相比,玉乘风表情就显得太过于凝重,虽然洛景没有玉乘风表现得那么紧张,但洛景落在玉菏泽身上的视线也带着明显的审视。

很快,玉乘风就语调难掩忧色道,“少主,你见简灵,简灵到底是何反应?”

问这话的时候,玉乘风下意识都攥紧了拳头,很显然,玉乘风还是担心简灵认出了自家少主。

当玉乘风追问玉菏泽的时候,洛景虽然没有插话,可从洛景那一眨都不眨的眼神,还是可以看出,洛景也很关注事情的后续发展。

玉菏泽拧眉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人,手指轻点着自己那俊逸有型的下巴,在玉乘风耐心即将告罄的时候,语调慵懒地开口道,“我们还是高估简灵了,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枉费我提前做了那么多准备,最后居然全无用武之地。”

说这话的时候,玉菏泽目光之中带着明显的遗憾之色,更甚者还有一种对简灵……恨铁不成钢的失落。

玉菏泽这话先是让玉乘风心中那颗高悬的石头平稳地落了地,但很快,玉乘风就微微挑眉,黑眸划过一抹凛冽道,“简灵该不会是在故意做戏吧?”

玉乘风想起先前自己跟简灵‘唇枪舌战’的情形,心里隐约觉得简灵见到玉菏泽之后,反应不该如此……平淡。

玉乘风这话让玉菏泽眉心轻蹙了一下,不过还没等玉菏泽开口否认,一旁的洛景就一脸不屑地插话道,“玉乘风,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太过于杯弓蛇影了,简灵终究不过一介女流,突然来到天启元年,而且是在重阳节之前,眼前的重重迷雾足以让她分不清现实跟虚幻的界限,她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看透我们麒麟山庄的谋划?”

原本洛景就不看好简灵,这会儿,当洛景从自家少主口中再度听到了这样一番话,洛景当然会抓住机会狠狠地吐槽影后妹子。

洛景话音一落,玉菏泽先是轻扯薄唇笑了笑,而后黑眸精光一闪而逝,他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满面嘲讽的洛景,而后伸手重重拍了拍洛景的肩膀,一语双关道,“洛景,你莫不是还在为天启九年葬龙山的事情怨恨简灵吧?怪人家让你吃瘪?嗯?”

玉菏泽的话让洛景脸上的笑容当即就凝结了,某人脑海里立刻就闪现出一幅幅画面,而且从画面来看,那可是洛景人生之中难得一见的……狼狈时刻。

想到某些‘前尘往事’让洛景脸色越发难看,如果不是考虑到玉菏泽尊贵的身份,这会儿,洛景都恨不得以下犯上,将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玉菏泽给掀翻在地,再狠狠地暴打玉菏泽一顿。

玉菏泽并非是没看到洛景表情的狠厉,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玉菏泽对此却不以为然,他只是再度轻拍了一下洛景的肩膀,而后语调低沉道,“乘风提醒得很及时,我们还真的不能小觑任何人,尤其是简灵,我们麒麟山庄以前并非是没有栽在简灵手里过,而且据我刚才的试探来看,简灵也不是完全对缥缈峰没有任何印象。”

说到这里,玉菏泽眉头越发深锁,漆黑如墨的双眸更是幽深得如古井寒潭似的。

其实方才在简灵房间里的时候,玉菏泽透露给简灵的消息是真假各半。

毕竟玉菏泽也需要重新确认简灵此刻的状态,如果只是单纯地给假消息,玉菏泽反倒担心会引起简灵更多的怀疑,更甚者还是帮助简灵‘抽丝剥茧’,找到真正的线索。

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玉菏泽只好真话里面掺假话,假话里面混真话,借此模糊简灵的注意力,与此同时也观察简灵当下的反应。

其实玉菏泽跟缥缈峰并没有所谓的婚约,而且他们麒麟山庄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追查缥缈峰的线索。

但缥缈峰隐藏得太深,就算玉菏泽暗中调动了所有的势力,所查探到的消息还是少之又少。

直到简灵的出现,事情才稍微有了些许可喜可贺的转机。

既然黑风寨的大当家褚玉墨能够看出简灵的长相跟缥缈峰圣女素甄相似,作为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缥缈峰的麒麟山庄少主,玉菏泽当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玉菏泽会接受那个委托人的提议,想方设法从黑风寨将简灵带出来的原因。

当玉菏泽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玉乘风的疑惑嗓音。

“少主,这一次,我们派玄衣卫潜入黑风寨,会不会已经打草惊蛇呢?”

因玉菏泽方才提及了缥缈峰,玉乘风不免再度想起黑风寨大当家褚玉墨来,毕竟黑风寨本来就跟前朝北辰有关系,而北辰王朝的覆灭到现在都是迷雾重重,更甚者还牵扯到天鉴推演图,清心咒以及旭日东升图,而且麒麟山庄百年前从江湖上销声匿迹也跟北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玉乘风不得不深想,毕竟褚玉墨可是北辰王朝耶律皇族最后的血脉,这个人本来就不是等闲之辈。

玉乘风的出声打断了玉菏泽跟洛景的出神,洛景虽然心里有些懊恼少主一点都不给他留面子,非要揭他‘伤疤’,但当玉乘风提及黑风寨时,洛景的心也跟着猛地一沉……

玉乘风跟洛景都目光齐刷刷地看着玉菏泽,显然是在等玉菏泽开口。

玉菏泽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呢喃道,“褚玉墨的确是个麻烦,执行任务的玄衣卫回禀说,他出现在黑风寨的时候,褚玉墨明显有所察觉,但不知何故,褚玉墨并没有加以阻挠,只是冷眼旁观,这跟他之前在通天涯拼死都要救简灵的举动自相矛盾,就算褚玉墨如今已经拿到了半张旭日东升图,他对简灵前后态度的转变始终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