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40章 启程前往贝门峰的伺貉 见到沐辰溪的简灵 再度被拒的影后(2 / 1)

加入书签

听禅手中的玉珏,暮云泽一眼就认出来了,但他却好半晌都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表情同样凝重的听禅。

很快,听禅就将玉珏收好,再度放进香囊里,他微微挑眉,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暮云泽跟伺貉,而后语调低沉道,“此物一向收藏于皇陵,本不该出现在通天涯,可偏生……”

说到这里,听禅狠狠地皱了皱眉头,心思格外沉重地轻叹一声,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暮云泽跟伺貉都了然于胸。

两人下意识交换了一道视线,而后又快速地错开,神情都带着些许不自然。

听禅不是没看到自家徒儿跟暮云泽的‘互动’,但他却没有点破,只是话锋一转,而后再度追问道,“对了,这几日简灵跟鬼泣相处得如何?鬼泣可曾出现什么反应?”

听禅口中的鬼泣正是美人丞相沐辰溪先前与自己的心腹严爵所讨论的那把极有可能让武林陷入更大混乱的邪剑。

也是一直被影后妹子各种嫌弃的……烧火棍。

简灵如果知道听禅交给她的是整个武林趋之若鹜的剑中至尊,不知道她又会是何种表情。

当听禅突然提起鬼泣时,伺貉的表情也变得很是怪异,他稍微斟酌了一下,而后如此跟听禅说道,“师父,两个时辰前,我发现鬼泣突然有了温度,忽冷忽热的,我怀疑它的变化跟简灵有关,为了让大师兄尽快确认鬼泣的情况,我才擅做主张离开农庄,可也因为我考虑不周,才让简灵出了状况,师父,徒儿有错。”

说到最后,伺貉当即一撩衣摆,背部笔直地跪在听禅面前。

简灵的离开,终究还是跟伺貉的大意脱不了干系。为此,伺貉也很是自责。

可当时鬼泣突然出现非同寻常的反应,伺貉太激动了,所以才会将简灵抛在脑后。

见状,听禅轻叹一声,他对着依旧跪在地上的伺貉微微扬了扬手,后者立刻察觉到一股很是磅礴的内力,很快,伺貉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事不能全然怪你,为师知道你只是心系鬼泣罢了,算了,或许简灵的离开是上天的旨意,我们虽困得了她一时,也不可能困住她一世。”

听禅看得比较开,他并没有因此责怪自己的徒弟伺貉。

暮云泽总算从之前的冲击醒过神来,他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而后上前两步,走到听禅面前,插话道,“听禅大师,现在我们难道什么都不管了吗?简灵既然可以让鬼泣出现变化,这就证明她极有可能会被鬼泣认作主人,若此事成真,恐怕……”

暮云泽脸色越发难看,他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的未尽之意,听禅跟伺貉都已经懂了。

伺貉眸光很是担忧地看着自家师父,明摆着跟暮云泽想到一块儿去了。

听禅表情略显高深地看了一眼伺貉跟暮云泽,而后如此跟两人说道,“鬼泣重出江湖早已是铁板钉钉之事,就算我们人为阻挠,恐效果还是不佳,既然如此,我们便淡然处之。”

“贝门峰那里如今集结了很多门派,这一次甚至连缥缈峰跟一线天都齐齐出动了,这意味着什么,不需要我给你们解释了吧?”

“大家恐怕都从各自的渠道得知归期即将现世的消息,所以才会齐齐涌向贝门峰,这一届的武林大会明显比往年热闹得多,既然简灵很有可能会过去,伺貉,你现在也启程吧,说不定可以赶上……”

听禅想了想,还是让伺貉也前往贝门峰去看看情况。

听禅这个决定一出,伺貉目光就有些隐晦道,“那要通知大师兄吗?”

闻言,听禅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黑眸精光乍现,很快,他就如此跟伺貉说道,“你先启程,其他的事情为师自会处理。”

听禅话音一落,伺貉表情很是恭敬道,“徒儿明白,徒儿这就收拾行囊。”

言罢,伺貉就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伺貉一走,暮云泽俊脸表情就越发纠结了,暮云泽当然也想立刻前往贝门峰,可如今他功体有异,若是贸然行动,恐怕只会让他的内伤……雪上加霜。

一想到这些,暮云泽就恨不得抽死简灵那个祸害了,若不是简灵,暮云泽何必让自己遭这么大的罪啊草。

暮云泽的心思,听禅大师岂会不懂,听禅只是伸手轻轻拍了拍暮云泽的肩膀,语带安抚道,“年轻人,还是不要火气太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听禅大师显然是话里有话,。

原本暮云泽心里还很不得力,可一听听禅这话,他心思渐渐活泛起来,正当暮云泽打算再追问听禅什么的时候,听禅却故作神秘地笑了笑,而后一语双关道,“耐心点,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该怎么做,当务之急你先将身体养好,可别关键时刻掉链子。”

听禅说完就朝着西屋的方向走去,显然是不打算跟暮云泽说什么了。

暮云泽虽然一肚子的问题,但他了解听禅,所以他只能先将好奇心按捺下去,而后就朝着东屋走去,打算先调理下紊乱的内息。

当贝门峰的武林大会如火如荼地召开时,众人有所不知的是,一把绝世大杀器已经逼近他们了。

听禅大师预料的没错,简灵的确是去了贝门峰,但她并没有高调地在众人面前出现,而是选了一个偏僻的民宅住下。

因暮云泽提及神辉玉玺,倒是误打误撞地帮着打开了简灵记忆的匣子,某些曾经被她忽略得彻底的细节再次呈现在简灵面前。

为了避免引起更多人的注意,简灵基本上都是昼伏夜出,而且每次外出,她都会给自己先做好周密的伪装,唯恐会被熟人认出来。

而且如今的简灵还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一身登峰造极的武功,虽然简灵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这些‘外挂’对于简灵来说是大好事,不然她总是担心自己会落入他人的圈套之中。

现在嘛,就算她被人抓住,也有资本跟人家‘硬碰硬’了,毕竟谁的拳头硬,谁就更有话语权。

根据某些尘封的记忆,简灵知道贝门峰十有八九跟天鉴推演图有关系,但天鉴推演图究竟藏在贝门峰何处,简灵也不太清楚,她只能试着找看看。

如果简灵能够早点来到天启元年,如果她可能早点想到这一层,说不定就不用选择武林大会召开的时候,来贝门峰凑热闹,可惜的是,老天爷有时候就是格外喜欢开人类的玩笑,越是你不愿意的,越是会扎堆出现,这特么可不就是……扎心吗?

前几日,简灵的行动还是挺有效率的,她不但翻遍了西区,而且期间也没有遇到任何麻烦,简灵因此信心十足。

按照影后妹子原本的计划,她觉得自己只需要再花上五日,应该就可以将整个贝门峰翻个底朝天了,到那时她就不信,她还找不出天鉴推演图。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太骨感,第二日晚间,简灵行动的时候,就踢到了第一块……铁板。

简灵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东巷遇到她最不想看见的人。

“简灵,原来真的是你。”

一袭白衣,气质出尘的美人丞相正在巷口,目光凌厉地看着巷尾的简灵。

看到沐辰溪的时候,影后妹子下意识就想跑,但很快她就想起,如今的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害怕沐辰溪,所以咯,简灵还是停下了脚步,她微微抬高自己的下巴,而后用略带挑衅的目光看着沐辰溪,眉眼之间满是嘲弄道,“姑奶奶我都化成这样了,就算我亲爹妈站在面前都未必认得出我来,你居然还能一眼拆穿我,沐辰溪你说你到底有多‘变!泰’?”

简灵向来都不会给沐辰溪任何好脸色,哪怕如今他们‘狭路相逢’,她依旧不会口下留情。

毕竟听跟沐辰溪的恩怨,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啊草。

简灵的埋汰,沐辰溪视若罔闻,他只是语调清冷地提醒简灵道,“你不该来这里。”

沐辰溪这话一出,简灵当即就抱着膀子冷哼道,“贝门峰究竟是你的后花园,还是你的私有财产,凭什么我就不能来?”

简灵当然知道沐辰溪不是这个意思,但她偏生就要‘误解’沐辰溪。

跟简灵‘鸡同鸭讲’的沐辰溪眉头越发紧蹙了,漆黑如墨的双眸更是划过了一抹明显的厌恶之色,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

沐辰溪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再度跟简灵说道,“无尘跟苏君琰都已经来了贝门峰,如果你碰到他们两人中任何一个,恐怕都会麻烦缠身,我只是善意提醒你,如果你依旧一意孤行,后果自负。”

如果可以选择,沐辰溪并不想蹚这趟浑水,更不愿意介入任何跟简灵有关的事情,毕竟简灵本身就是麻烦中的战斗机。

这一点,沐辰溪太了解了。

而且简灵出现在贝门峰其实也打了沐辰溪一个措手不及,因为美人丞相压根就没有想过,简灵还能进入天启元年。

可从私心来说,沐辰溪还是不想看到简灵落入无尘跟苏君琰的手里,毕竟现如今贝门峰的局势太过于复杂,人心更是叵测。

每个人都在算计着自己的利益,而简灵无疑就是一个最佳‘跳板’,可以助很多人‘事半功倍’,如此好用的‘筹码’谁又不想据为己有呢?

沐辰溪倒不是‘高风亮节’才会为简灵着想,而是因为如今简灵对沐辰溪帮助不大,可若是让简灵落入其他人手里,那么届时沐辰溪面临的压力就会骤然提高很多倍,为了避免他压力过大,沐辰溪当然不希望简灵落入‘对手’手中,再反过来针对他啊。

沐辰溪的‘好心’,简灵并没有接受,她只是一脸嘲讽地看着美人丞相,而后顾自己见道,“我的事情就不劳烦你费心了,你还是好好管自己吧。我听说缥缈峰的新峰主也来了,那人实力如何,你可曾与他交过手?嗯?”

简灵不想继续听沐辰溪啰里啰嗦,索性主动岔开了话题,直接提到了缥缈峰某位新上任的大boss。

简灵话音一落,沐辰溪黑眸划过一抹暗芒,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一般,片刻的沉默过后,沐辰溪如此跟简灵说道,“你跟缥缈峰前任圣女素甄面容有七八分相似,此事你想必应该知道了,这位峰主十有八九也是为了调查此事而来,如果你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最好不要主动往缥缈峰跟前凑,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沐辰溪这番话一出,简灵表情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沐辰溪,而后嘟嘟囔囔道,“说得好像自己就是好人似的,谁不知道你们不过半斤对八两,何必?真是够虚伪的。”

简灵吐槽的声音也不小,更何况沐辰溪武功高强,所以当然将影后妹子的糟心话听得一字不差。

沐辰溪俊脸微沉,拢在衣袖里面的手也寸寸收紧,很显然是被简灵给气到了。

简灵不是没有看到沐辰溪的变脸,但她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对着沐辰溪摆手道,“就算我不去找缥缈峰,缥缈峰也未必会放过我,所以这已经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事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横竖是不会坐以待毙就对了。”

简灵很是洒脱地笑了笑,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慌失措的表情,仿佛如今她跟沐辰溪所讨论的话题不过家常琐事罢了。

沐辰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夸赞简灵心态好,还是该吐槽某人认不清现状。

当沐辰溪心思不免有些漂远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简灵的柔媚嗓音。

“对了,沐辰溪,相逢不如偶遇,看在我们这么有缘的份儿上,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还没等简灵把话说完,沐辰溪就斩钉截铁道,“我看你还是找别人吧,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抱歉。”

沐辰溪的拒绝让简灵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狠狠地捏了捏拳头,没好气地怼了沐辰溪一句,“我都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你办不了呢?一点诚意都没有。”

闻言,沐辰溪只是四两拨千斤道,“你不说,我都猜得到你想问的是什么,这件事情我爱莫能助。”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