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745章 大玥国独一无二的皇权斗争 慕邪剑鬼泣之名前来贝门峰的宫羽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45章 大玥国独一无二的皇权斗争 慕邪剑鬼泣之名前来贝门峰的宫羽漠(1 / 2)

凌煊此举并没有让斗笠男子变脸,反倒将远远跟在斗笠男子身后的司昂雷得里焦外嫩,司昂不是没有好奇过斗笠男子的身份,但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气场强大,且怪癖十足的男子居然会是大玥国只手遮天的存在—-嵇王宫羽漠。

司昂不免又想起先前在回廊被简灵突袭的时候,宫羽漠对简灵的百般纵容,他越发觉得这位权势滔天的王爷深不可测,连带着司昂对简灵也产生了越发强烈的好奇心。

如果不是碍于宫羽漠在场,这会儿,司昂都想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说给自家盟主凌煊听,好让凌煊拿拿主意。

凌煊突然一语道破了宫羽漠的身份,其实也有试探宫羽漠的意思,因为之前宫羽漠并没有据实以告,反倒随意捏造了一个假名结交凌煊。

虽宫羽墨气度不凡,谈吐更是不凡,但他身上却没有那些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嚣张跋扈,跟不可一世的优越感,所以凌煊压根不知道跟他有过‘数面之缘’且‘相谈甚欢’的世外高人居然就是大玥国可以呼风唤雨的强大存在。

凌煊也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意外洞悉’了宫羽漠的真实身份,但后来宫羽漠却又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牵绊住,导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主动联络过凌煊了。

凌煊就算有心想再见见宫羽漠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却苦于找不到接近宫羽漠的法子,他更加查不出宫羽漠的动向,所以只能焦灼地,被动地等待着。

凌煊还是奢望宫羽漠能够想起自己,再主动联络他……

也许是凌煊的‘日夜祷告’真的让上苍听见了,这不,嵇王自动送上门来,还真的来了墨雨楼。

凌煊见到活生生的宫羽漠,内心很是激动,所以才会直接当着属下司昂的面,给宫羽漠行了跪拜的大礼。

按理说,如今嵇王行走江湖,并没有使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凌煊作为现任武林盟主,实不必如此‘自贱’,更不必给宫羽漠行礼,可凌煊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凌煊很想要攀附上眼前这位大玥国权倾朝野且牛逼哄哄的大人物。

大玥国跟璇玑国隔着一个广淼无边的东海,两国之间路途遥远,大玥国的国力强大,远远甩出璇玑国几条街,有人甚至做过这样的比较,说就算一个璇玑外加上一个夕照,恐怕都比不上一个大玥,可想而知大玥国对于周边诸国来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大玥国民风彪悍,兵强马壮,百姓安居乐业,居民幸福指数也很高,原本周边的小国还一度诚惶诚恐,生怕大玥国对他们举起屠刀,开始东征西扩,南征北战的步伐,毕竟任何一个牛逼的帝王都有天下一统,四海平定的野心,咳咳咳,好吧,应该说雄心。

可大玥国却偏生不走寻常路,愣是没有对外进行任何侵!略战争,只是大力发展本国建设,确保大玥不会从排行榜榜首的位置跌落。

大玥国显然有一颗‘崇尚和平’的天使之心,倒是给那些瑟瑟发抖的小国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终于不用担心自己沦为别国的附属国,再悲了催地被灭国了。

大玥国的皇帝其实是嵇王宫羽漠的哥哥宫北漠,这两位可是一个娘胎出来的亲兄弟,若是按照能力来说,宫羽漠其实更适合登基称帝,但由于历来的皇家传统都是讲究长幼有序,所以最终坐上那把龙椅的还是嫡长子宫北漠。

虽然两人名字只是一字之差,可性格却南辕北辙,而且两兄弟关系一向都不怎么‘和睦’,而且拥趸两人的门阀贵族也没少掐架,当年为了那把龙椅,双方人马就展开了‘殊死较量’,谁也不服谁,两边明里暗里都搞了不少小动作,一三五太子府宫北漠的人绞尽脑汁地想各种阴谋诡计想要弄死优秀得令人发指的二皇子宫羽漠。

二四六就轮到二皇子府宫羽漠的幕僚们集思广益,为的就是应对太子府的‘阴谋诡计’,双方见招拆招,明争暗斗了一年半,最终才决出胜负来。

皇位当然还是落入了太子宫北漠的手里,他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大玥国最为最尊贵的皇帝,可惜的是,宫北漠却没能一举铲除胞弟宫羽漠的势力,甚至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宫羽漠的势力一点一点壮大,虽然宫北漠很是心急如焚,但他却无可奈何,最终还形成了嵇王一度凌驾在皇权之上的诡异局面。

不管宫北漠多不甘心,他也只能接受现状,而且近年来,宫北漠的重心已经从斗宫羽漠,变成了避免沦为宫羽漠的手下败将,再将艰难夺取的皇位拱手让人。

虽然皇族兄弟争执不下,但有些吊诡的是,不管宫北漠跟宫羽漠之间关系多么剑拔弩张,双方都极可能地控制影响范围,想方设法不祸害到一方百姓。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多年来大玥国虽内斗不止,却没有连累本国发展,更没有削弱大玥国本身的战斗力跟生产力的真正原因。

虽然周边诸国对大玥国这种斗争模式很不理解,但大玥国就是如此独特的存在。

如今的嵇王宫羽漠在大玥国的影响力早已经超过了他的皇兄宫北漠,可如日中天的嵇王却突然停下了斗争的步伐,并没有趁热打铁,更没有乘胜追击,直接将宫北漠从皇位上拉下来,让某人下台三鞠躬。

所以大玥国便继续维持着现状,日理万机的依旧是大玥皇宫北漠,至于嵇王宫羽漠这一年来倒是连早朝都不去了,甚至也很少呆在嵇王府,而是隔三差五就闭个关。

宫羽漠权势滔天,又重兵在握,所以他想任性,也没人敢说宫羽漠什么,至于皇帝宫北漠对宫羽漠的荒唐之举早已经见怪不怪。

这一年来,反倒是两兄弟之间难得的‘蜜月期’,毕竟宫羽漠很少去宫北漠面前怒刷存在感,所以就算宫北漠想找宫羽漠的岔,也逮不到人。

两人关系当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起来。

曾经有人见宫羽漠离开皇城而动了歪心思,想要挑衅现有的皇权,但事实证明,只要大玥国内部出现了更加紧迫的危机,这位嵇王又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皇城,跟大玥皇宫北漠同仇敌忾,那架势就好像是告诉那些试图谋反的人,大玥的江山依旧是他们宫家的,皇族内部可以‘良性竞争’下,但却不容许外人插手,不然他们一定会一致对外。

也正是因为嵇王宫羽漠在紧要关头总是能够认清自己的身份,做出适宜的事情来,所以,皇帝宫北漠也渐渐地不再刻意针对嵇王府,两兄弟的关系也就趋于平和,但小摩擦还是避免不了,只是不会动摇国之根本,更不会影响江山社稷,谁都不会太放在心上,反正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约定俗成’的古怪模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