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54章 紧急突围 影后惨被宫羽漠算计 荒野诡异拦路人 伺貉来救(1 / 1)

加入书签

宫羽漠明摆着就是在睁眼说瞎话,若简灵方才所言只是‘无心之失’,倒是可以‘一笑而过’,可问题是影后妹子没掌握好‘分寸’,将话题延伸到更加隐晦,敏感的层面,同时激起了璇玑帝苏雷霆跟夕照帝丰子睿的‘集体反感’,所以咯,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就此揭过。

宫羽漠本有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巧合的是,就在这时外院突然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在场众人神情均是一凛,苏雷霆跟丰子睿目光更是齐刷刷地落在简灵身上,眸内的敌意很是明显。

简灵当然也察觉到了来自两帝那‘意味深长’的打量,但影后妹子依旧不懂得收敛为何物,她只是笑颜如花地跟众人重申道,“我发誓我没有带任何‘尾巴’,毕竟这个地方我可是第一次来,而且在宫羽漠带我来此地之前,我对‘目的地’也一无所知,更不可能提前部署什么计划了,各位脖子上的玩意儿也不是摆设,麻烦你们好好琢磨,不要胡乱往我身上安插莫须有的罪名,谢谢。”

院子外面的动静,简灵当然也听到了,再加上璇玑帝跟夕照帝同时对她表示‘高度关注’,但凡简灵脑子没坑,她都猜得出,自己怕是已经被怀疑了。

简灵这话一出,宫羽漠眉头狠狠一皱,他目光隐晦地打量着身边的‘合作伙伴’,而后语调低沉道,“如若两位无异议,一切还是依原计划执行,现在大家先各自离开。”

拢共才这么点人,宫羽漠才不会傻了吧唧地跟外面那些‘不明人士’正面杠,更何况如今他也不愿暴露自己,宫羽漠相信苏雷霆,丰子睿两人怕也跟他想法不谋而合,所以宫羽漠才会再度出言追问。

虽然简灵身上有着太多解释不清的疑点,而且宫羽漠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非要将简灵带来此处,对此,两帝依旧百思不得其解,但如今形势紧迫,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供他们继续磨蹭了。

苏雷霆跟丰子睿交换了一道眼神,显然是认可了宫羽漠的提议,他们对着宫羽漠点了点头,而后就示意自己的左膀右臂……抓紧时间撤。

之殇递了一件连帽披风给自家主子,苏雷霆动作麻利地穿上,特意将帽檐压得低低的,几乎遮蔽了大半张面孔,仅仅露出一抹棱角分明的下巴,很快,之殇就护着苏雷霆快步走出了房间。

苏雷霆走后,夕照帝丰子睿也已‘穿戴整齐’,丰子睿的‘保密意识’显然比苏雷霆强,因他居然连‘人啤面具’这种特殊道具都提前准备妥当。

戴上面具之后,丰子睿立刻就变得其貌不扬了,属于那种丢在人堆里,也不会引起他人注意的容颜。

而且丰子睿也没有穿特别彰显身份的华贵锦袍,只要‘主动拉低’自己的盛世美颜,怕也跟寻常汉子无异了。

既然丰子睿都做了这么多伪装,秦乐颜当然也不能以真容,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外人眼中,所以很快秦乐颜也给自己……易了个容。

离开前,夕照帝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俊脸表情凝重,薄唇紧抿的宫羽漠,语调清冷地提醒某人道,“朕跟璇玑帝会在老地方等嵇王,嵇王可一定要准时出现。”

丰子睿话音一落,宫羽漠黑眸划过一抹凛冽的寒芒,他当即就微微点头道,“那是自然。”

闻言,丰子睿轻扯薄唇笑了笑,低声招呼身后的秦乐颜道,“乐颜,我们走。”

丰子睿从始至终都没有跟简灵打招呼的意思,毕竟简灵对夕照帝来说并不是重要人物。

反倒是秦乐颜在经过简灵身边时,意味深长地冲着简灵笑了笑,后者有些不明所以,完全搞不懂这位兵马大元帅到底想干啥子……

很快,苏雷霆,之殇,丰子睿,秦乐颜都先后离开了农庄,原本显得有些拥挤的房间一下子空落落的,只剩下宫羽漠跟简灵两人了。

“你还不走?”

宫羽漠不知道究竟在瞎琢磨什么,迟迟都没有任何动作,简灵秀眉狠狠一拧,在观察了宫羽漠半晌之后,索性出声询问起宫羽漠来。

到这会儿,简灵也没弄明白,宫羽漠何以将她带来此处见苏雷霆跟丰子睿,甚至让她知道了他们三人私底下有所来往的事实。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宫羽漠的举动在简灵看来就是一个大大的……‘不合常理’。

简灵的出声打断了宫羽漠的出神,宫羽漠扭头看向简灵,目光之中带有某些连简灵都琢磨不透的情绪,就在简灵还打算追问宫羽漠什么的时候,耳边却已经传来了宫羽漠的清冷嗓音。

“你从后门走,我走侧门,相信以你的功夫摆脱这些‘尾巴’不在话下。”

宫羽漠这话一出,简灵星眸滴溜溜地转着,她轻扯红唇对着宫羽漠笑了笑,很快她就摇头拒绝道,“我走侧门,你走后门,我也相信你能应付得来,祝你好运。”

撂下这话之后,影后妹子就身法诡异一闪,很快就从那扇半敞着的窗户飞掠出去,几个起落间就消失不见了。

宫羽漠眉头狠狠一皱,注视着简灵离开的方向,无人知道此刻宫羽漠究竟在想什么。

很快,宫羽漠也化作一道残影,从房间离开,朝着农庄西巷后门的方向飞掠……

外面短暂地响起过一阵‘短兵相接’的声音,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很显然,简灵,宫羽漠,苏雷霆,之殇,丰子睿跟秦乐颜都‘顺顺利利’地冲破了包围圈,成功……突围了。

等影后妹子总算摆脱身后的‘尾巴’,站在一望无垠的原野上时,她俏脸表情就格外难看,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某人将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当场‘热烈问候’起宫羽漠来。

“奶奶滴熊,宫羽漠,你丫居然敢算计我,猜到我不会老老实实听话,所以一开始就提出让我走后门,其实就是想让我反选侧门,替你吸引‘火力’吧?阴险,阴险。”

简灵快被宫羽漠给气死了,她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狠狠地跺脚,可想而知这次简灵是真的……怒了。

要不是而今简灵有神功护体,怕早就被人家包了饺子,沦为阶下囚了,一想到这个可能,简灵就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此刻宫羽漠就在简灵跟前,她一定会当场给宫羽漠一个过肩摔外加两个黑眼圈,好叫宫羽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尽管简灵气得快原地爆炸,但她也不敢真的浪费时间,毕竟身后还有一帮‘穷凶极恶’的追兵,方才跟那些人交手,简灵就已经发现这帮人武力值都不低。

要是被那帮人缠上,简灵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自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

为了避免自己莫名其妙地悲催,再被当做宫羽漠,苏雷霆跟丰子睿三人的同伙,经受各种惨不忍睹的严刑拷打,影后妹子当然需要赶紧跑路……

可当简灵再度绕回那片阴沉的,带着些许不祥意味的广淼原野时,影后妹子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她环顾四周,表情犹如霜打的茄子,呢喃自语道,“怎么回事?怎么又绕回来了呢?难道是……鬼打墙?”

说到这里,简灵也抑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冷颤,她最怕的就是那些怪力乱神的存在。

简灵深呼吸了两三次,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她伸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胸脯,不断地给自己加油打气,“别自己吓自己,哪有那么多鬼打墙?冷静点,好好观察,说不定是阵法什么的……”

好歹简灵这些年也经历了不少诡异事件,所以她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如今已是夜半时分,周围只听到疾风拂过原野的沙沙声,简灵的衣摆也被冷风吹得猎猎作响,暗无星子的夜空倒扣在天上,不知道究竟是视觉造成的错觉,还是怎么回事,简灵总觉得天幕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简灵秀眉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她环顾四周,想找出跟阵法相关的‘媒介物’,如今影后妹子心中唯余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从这个鬼地方离开。

简灵屏气凝神地观察着周边的环境,你还别说,最后还真的让简灵发现了端倪。

简灵面上一喜,就在她打算抬步朝着东北方那一抹一明一灭的微弱红光走去时,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居然不知何时被不知名的藤蔓给缠住了,可诡异的是,对此,简灵居然浑然无觉。

简灵试图挣脱藤蔓,却发现藤蔓缠绕得极紧,无论简灵怎么掰扯都没用,简灵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了,这可不是什么好苗头。

而且简灵越是挣扎,藤蔓就缠绕得越紧,简灵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液,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如果现在去扒拉简灵脚踝,甚至都能够看到她因藤蔓而勒出的血印子……

简灵真的恨不得骂娘了,她强忍着身体的各种不适,目光机警地看着四周围,想要找出出手对付她的人到底隐身何处……

因藤蔓的特殊性,影后妹子也不敢贸然动作,她只能‘被动’地站在原地,而后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第六感告诉简灵,这次怕是来了一个硬茬子。

原本简灵还觉得自己已经一跃成为顶尖高手,按理说,不会轻而易举地被他人算计,但现实情况却再度将简灵的脸打得……啪pia啪pia响。

虽然如今处于不利地位的是自己,但简灵面上并没有流露出明显的惊慌失措,她只是神色几分冰冻地观察周围的情形,影后妹子知道,暗处的人绝对不会一直不露面,毕竟她是那人的‘战果’不是吗?

这么一想,简灵也渐渐冷静下来。

简灵只要不挣扎,脚踝处的藤蔓也不会再‘攻击’她,这倒是稍稍缓解了简灵身体的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原本一直肆虐的狂风突然毫无征兆地停息下来,简灵秀眉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她的目光定格在那一抹越来越明亮的红色光线上。

简灵心跳频率明显加快了不少,她知道那个将她困在这里的神秘人总算要……粉墨登场了。

简灵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东北方向,静候来人上场……

一道残影掠过,顷刻间,在距离简灵三步之遥的地方就出现了一道青色身影,男子身形颀长,腰间系着一根造型别致的腰带,腰带上还缀着三个银色的小铃铛,随着男子的走动,叮当作响。

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此刻听在简灵耳里却犹如……催命符一般。

男子脸上戴着一张玄铁打造而成的面具,彻底将他的真实容貌遮蔽,除了他身上那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大气场,一时半会人,简灵也不知道来人到底是谁?

可这并不妨碍简灵从男子身上察觉到明显的敌意,影后妹子不断地搜刮着自己的脑海,很想将面前的人跟自己的旧相识……对号入座,可惜却还是一无所获。

男子只是目光幽幽地看着三步之外的简灵,既没有再上前,也没有主动跟简灵打招呼的意思,更没有说明自己的来意,而简灵也有样学样,哪怕此刻她心里已经充斥了n多待解的问题,但她也是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跟神秘男子……大眼瞪小眼,比拼谁的忍耐力更胜一筹……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原野上的风早已经停歇了,周围更是安静得不可思议,一男一女就这么遥遥相望,谁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打算,当场面越发剑拔弩张的时候,另一道绿色身影快如闪电地来到了简灵身边,他目光微凉地看了一眼‘被缚’的简灵,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而后就一脸戒备地盯着脸上带着玄铁面具的青衣男子,语调低沉道,“看在我师父听禅的面子上,还请阁下高抬贵手,让伺貉先带简灵离开。”

危急关头及时出现的不是旁人,正是先前‘弄丢’简灵的伺貉,而且从伺貉的话语中,可以知道他跟面具男子彼此是认识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