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55章 不战而降的伺貉 破口大骂的影后 救兵帝拂衣 缥缈峰殷簌离出(2 / 1)

加入书签

看到伺貉出现的时候,简灵也跟着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好歹暂时她不用担心自己的绳命安全了,毕竟伺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算作……自己人。

虽然简灵依旧十分好奇面具男子的真实身份,但这会儿她还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伺貉身边,表面看起来格外‘镇定’,‘冷眼旁观’着局势的发展,甚至隐隐有一种自己不过‘局外人’的架势。

那种云淡风轻一看就是……装的。

伺貉拧眉扫了一眼顷刻间就‘戏精上身’的简灵,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伺貉突然也产生了某种比较危险的念头,若他早知道简灵如此……装模作样and装腔作势滴话,他绝逼不会火急火燎地出现,就让某人……踢铁板,扑街好了。

可惜的是,时间不能倒退,师命更不能违背,伺貉最多也就是想想罢了。

伺貉很快就将视线转移到距离他跟简灵不过三步之遥的面具男子身上,毕竟此人可是一个硬茬子,如果这人死活都不愿意通融的话,伺貉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带着简灵……全身而退。

所以伺貉更希望事情能够以较为‘和谐’的方式顺利落幕,若能避免跟面具男子起正面冲突便是再好不过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伺貉会第一时间当着面具男子提到听禅的原因,伺貉希望能够用听禅的名号‘喝阻’面具男子,这次先给他行个方便,不要针对简灵。

虽然伺貉是这么想的,但面具男子到底会如何选择,其实此刻伺貉也不甚清楚,他只是表情专注且严肃地看着青衣男子,静候某人答案。

两男一女以对峙的状态站在无边荒野之中,场景看起来也很是诡异,甚至连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紧张感。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就在伺貉跟简灵都有些亚历山大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磁性嗓音。

“伺貉,你应该知晓,本座究竟是因何而来,她……本座怕是不能让给你。”

简灵无法从男子的声音中听出任何熟悉感,但这并不妨碍她感受到面具男子语调之中的强势。

从男子自称‘本座’的语言习惯中,简灵也知道这个家伙想必来头不小,可他究竟出自何门何派,抑或是与哪些‘名门望族’有关系,如今影后妹子也是两眼一抹黑。

在表明自己态度的时候,面具男子轻指了一下简灵的方向,面具下的眸子带着些许让人琢磨不透的深意,唇边更是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幅度,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却足以颠倒众生,不过可惜的是,如此人间绝色却藏于面具之后,倒是多少有些……‘暴殄天物’了。

男子话语中的不容反驳让伺貉跟简灵都齐齐皱眉,伺貉显然也有些忌惮面具男子,好半晌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目光纠结地看着简灵,时候在琢磨要不要将简灵……交出去。

接触到伺貉那‘摇摆不定’的目光时,影后妹子心里当即就咯噔了一下,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这个时候,简灵哪里还沉得住气,她语气有些不善地质问起伺貉来。

“大哥,你该不会就这么认怂了吧?你丫都还没跟他交手啊喂,你怎么知道自己就一定不是他对手呢?拜托,你别这么快放弃我啊。”

这会儿,简灵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她是真的担心,伺貉会迫于压力,直接撇下她……单独跑路好吗?

简灵面上摆出一副‘别让我瞧不起你的样子’,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俊脸表情阴沉的伺貉,心里早已兵荒马乱。

简灵又不傻,这个来历成谜的面具男子一看就不是善类,如果自己真的落入他手中,指不定要受什么……非人折磨,对此,影后妹子那是一千一万个抗拒。

简灵只希望伺貉能够使劲浑身解数,好好抵抗一番,别什么都不做就直接举白旗投降啊草。

若真是那样,影后妹子也会万分……心塞啊喂。

正当简灵心有惴惴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伺貉那毫无温度的低沉嗓音,他爱莫能助地看着简灵,而后轻飘飘道,“抱歉,我不是他的对手。”

撂下这话之后,伺貉转身对着三步之遥的面具男子拱了拱手,后者只是高冷地点了点头,貌似对伺貉的‘识时务’很满意。

很快,伺貉就头也不回地朝着东北方走去,瞅他那架势就是打算离开此地,不再蹚浑水了。

伺貉这骚气的操作让简灵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脸色变幻如调色盘似的,目光甚至带着些许的狰狞之意,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简灵表情阴沉地冲着伺貉的背影破口大骂,“伺貉,你个怂货,你给姑奶奶我回来,我们难道不应该共进退吗?你跑什么玩意儿?我们两个联手难道还怕制服不了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吗?”

“伺貉,你别走啊,你想想你师父,听禅要是知道你连基本的反抗都没有,他一定会打屎你的……”

出于愤怒,影后妹子最后都喊破了音。

在幽静的无边夜色中,简灵的话语飘出了很远,很远,可不管简灵怎么‘叫骂’,伺貉还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丝毫都没有改变主意,更别提转过身来对某人施以援手了。

简灵真的快要被伺貉给气死了,如果伺貉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也许简灵还不会怀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可如今伺貉来了又走,简灵当然也怒不可遏了。

虽然简灵恨不得将‘胆小如鼠’的伺貉剁碎了喂狗,才能消她心头之恨,但不过眨眼功夫,伺貉的身影就彻彻底底地消失在简灵的眼帘之中,如果不是空气中依旧残留着某人习惯使用的淡淡龙涎香的味道,恐怕简灵都会以为伺貉的出现不过只是她幻想出来的场景罢了。

简灵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万万没想到,情势会急转直下,她又再一次‘单独’面对这个来历未知,身份未知,目的未知的面具男子。

简灵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虽然她很不想接受如今的残酷现实,但她也知道自己已经避无可避了。

简灵目光如炬地瞪着依旧云淡风轻的青衣男子,而后语气不善道,“你到底是谁?跟我又有什么仇怨?就算想置我于死地,是不是也应该让我死个明白?”

影后妹子不想当糊涂虫,就算已经改变不了如今的‘局面’,她还是想搞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

简灵这话一出,面具男子只是目光微闪地看着义愤填膺的影后妹子,而后语调清冷道,“你想多了,本座并不打算取你性命,只是目前有一件棘手的事情,需要你的协助。”

男子这话让简灵越发惊诧了,就在简灵打算再度追问面具男子什么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男子的低沉嗓音。

“而且此事也只有你才能办到。”

面具男子语调之中的笃定彰显着他并不是在信口开河。

“我怎么知道你这到底是不是缓兵之计?”

影后妹子再度表示自己对面具男子的高度怀疑。

简灵这话一出,面具男子当即就低低地笑了起来,嗓音之中带着明显的愉悦,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

简灵秀眉越发拧紧了,落在面具男子身上的视线也带着审视之意。

很快,简灵就听到男子再度跟她说道,“信不信是你的事,跟本座无关。本座要做的事,从来都没人敢横加阻挠。”

面具男子这可不是在说大话,他不过只是陈述了基本事实罢了。

一听男子这话,简灵当即就被噎住了,好半晌都说不出任何话来。

简灵虽然心里很烦躁,但如今人为刀俎,她为鱼肉,就算她存心想要反抗,怕也不是面具男子的对手,而且从方才伺貉不战而逃的‘光荣事迹’之中,简灵也知道这个家伙恐怕很难对付。

又加上,如今她脚踝上那两根只要她一动就恨不得勒断她脚脖子的古怪藤蔓,简灵越发不敢……轻举妄动。

在明知形势对自己不利的时候,影后妹子也不会傻了吧唧地跟来人硬碰硬。

可简灵心里还是憋屈得很,所以她只是抿紧红唇,俏脸表情难看地瞪着面具男子,一言不发。

男子也没有再继续浪费时间,他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简灵,而后就化作一道残影,快如闪电地靠近了简灵,还没等简灵开口跟面具男子说些什么,男子就一记利落的手刀砍向了简灵的后勃颈,影后妹子瞬间眼前一黑,很快就失去了意识,身体软倒在男子怀中。

在意识陷入彻底昏迷之前,简灵还没能将‘去你大爷的’这句极其不文明的粗鄙话说出口,只给了面具男子一个‘怒不可遏’的凶悍眼神。

简灵的表情,面具男子不是没有看到,但他却丝毫都没有放在心上。

当简灵意识涣散的时候,原本让她吃了不少苦头的古怪藤蔓也诡异地退去,而后就自动地朝着面具男子腰间爬去,很快就跟那根缀有三个银色小铃铛的腰带‘合为一体’了。

男子只是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怀中双眸紧闭的简灵,微微蹙了蹙眉头,而后就身法诡异一闪,很快就带着简灵从荒原离开了。

两人离开小半柱香的时辰后,伺貉再度出现,不过这一次,伺貉并不是一人单独前来,跟在伺貉身后的还有另一个面容冷峻,目光疏离的白衣男子,男子手中还拿着一把剑形物,只不过有些奇怪的是,那把长剑却被厚厚的黑布覆盖着,遮蔽得严严实实,让人很难窥探其真容……

男子额前垂着一缕金色的头发,神色几分冰冻,一看就跟伺貉一样,属于寡言少语,不太喜欢跟他人打交道的高冷存在。

男子一边走,一边目光机警地打量着四周围,显然是在观察情况。

跟伺貉脸上那明显的焦急之色相比,白衣男子倒是显得镇定了很多。

即将抵达荒原的时候,伺貉似乎越发焦灼不安了,他身法诡异一闪,身影瞬间出现在数丈之外,白衣男子却只是脚步沉稳地走着,并没有有样学样……

伺貉环顾四周,俊脸表情很是挫败,他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心情极度失落道,“我们恐怕来晚了一步,他终究还是将简灵带走了。”

视线之中再也没有简灵跟面具男子的身影,伺貉就知道……出事了。

方才伺貉只是佯装‘妥协’罢了,毕竟若是单凭他一人之力,肯定不是面具男子的对手,所以伺貉只能退而求其次,先离开荒原,伺貉知道大师兄也在附近,他只需要跟大师兄汇合,再让大师兄出马,按理说他们两师兄弟联手就可以替简灵赢取喘息之机了。

可人算不如天算,面具男子还是先带走了简灵,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卷土重来’的机会。

“大师兄,简灵落入了他手里,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看着已经走到自己跟前的帝拂衣,伺貉眉头都快要打成了死结,如果他们不能及时寻回简灵,恐怕之后会升起更大的乱子啊喂……

闻言,帝拂衣只是目光淡淡地看了一眼焦急不已的师弟,而后四两拨千斤道,“你且安心,只要鬼泣在我们手上,不管简灵去往何处,最终她会受到‘感召’,回到她该来的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帝拂衣黑眸划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他扫了一眼自己手中被黑布覆盖的长剑,如此安抚起已经方寸大乱的伺貉来。

顺着帝拂衣的视线,伺貉也看向帝拂衣手中的邪剑至尊--鬼泣,心下稍安,不过很快,伺貉就狠狠皱眉道,“大师兄,你说殷簌离为何非要选在这个时候带走简灵,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伺貉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安,毕竟简灵突然落入缥缈峰手里,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喂……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