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63章 出尔反尔的影后 密会洛雳的听禅 端倪现之冒牌帝拂衣(1 / 1)

加入书签

从帝拂衣那里得知鬼泣认主的消息后,简灵整个人都不好了,内心早已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此刻,影后妹子只剩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逃。

可轮到简灵落实逃亡计划时,她却为此犯难了。

摆着一副苦大仇深表情的简灵,很是烦躁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情绪格外低迷道,“又不能直接离开天启元年,我怎么可能摆脱得了那帮人的‘纠缠’?要命,真是要命。”

简灵总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一脸挫败地坐在马路牙子上,继续……伤春悲秋,哀悼自己命运多舛。

当帝拂衣跟伺貉满腹心事地走到南巷巷尾,一眼就看到了某个已经将自己揪成鸡窝爆炸头的简灵,两人心头均是一凛,暗中交换了一道眼神,而后齐齐朝着口中念念有词的简灵走去。

“简灵,你这是……”

率先开口打破诡异沉默的正是伺貉,这会儿,伺貉也百思不得其解,完全理解不了简灵的奇葩脑回路。

当帝拂衣跟伺貉出现的时候,简灵并非毫无察觉,她只是情绪低落,连带着越发不想搭理某人罢了,毕竟让她‘兵荒马乱’的‘噩耗’可是帝拂衣跟伺貉带来的?她能给两人好脸色才怪。

相比起帝拂衣,伺貉跟简灵还是比较熟络,所以咯,‘追问’简灵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伺貉身上。

当伺貉给简灵‘送温暖’的时候,帝拂衣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不过他的视线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简灵,很显然,帝拂衣也想知道简灵……此举意欲何为。

伺貉的出声打断了简灵的出神,但情绪低迷的影后依旧耷拉着脑袋,看都没看帝拂衣跟伺貉两师兄弟一眼,只是拿着一根枯树枝,在地面上……鬼画符,嘴里还时不时会蹦出几句外人听不懂的语言。

尽管帝拂衣跟伺貉都无法看清简灵此刻的表情,但从她那咬牙切齿的愤恨语气中,两人都知道那绝逼不是什么好话就对了。

帝拂衣眉心狠狠一拧,落在简灵身上的视线也带着某些隐晦之意,想了想,帝拂衣还是选择了开口。

“简姑娘,在下希望你能重新考虑下……”

帝拂衣斟酌用词,试图重新说服简灵,不过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蹲坐在他们面前的影后妹子突然动作粗鲁地丢下了手中的枯树枝,而后猛地站了起来。

“剑呢?”

简灵一脸凶悍地瞪着神情明显有异的帝拂衣,而后朝着帝拂衣伸出白嫩的掌心,明显是再度改变了主意,又想拿回鬼泣了。但简灵此刻心情依旧不爽,从她那阴沉得都快能滴出水的俏脸就能够看出些许端倪。

伺貉被简灵这‘出尔反尔’的举动弄得有些怔愣,他先是看了一眼眉心紧皱的帝拂衣,而后又看向简灵,伺貉用力地咬了咬牙,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简灵来。

“你怎么突然间又愿意接受鬼泣了?”

伺貉话音刚落,简灵当即就恶狠狠地剜了一眼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绿袍美男,而后神情颇为不耐烦道,“女人本就善变,你难道不知道吗?别废话了,你们到底给不给?”

伺貉估计也没料到简灵会如此回答,俊脸表情瞬间就有些僵硬,完全不知道该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伺貉下意识看向自家大师兄,帝拂衣虽然也觉得简灵此举颇为怪异,但既然简灵愿意重新接受鬼泣,帝拂衣当然不可能再跟简灵唱反调。

帝拂衣黑眸划过一抹凛冽的寒芒,扫了一眼自己手中那把依旧被黑布包裹住,完全无法窥见其真容的长剑,而后就递给了简灵。

虽然是简灵自己要求的,但再度拿回鬼泣,影后妹子面上也没有露出任何喜色,相反,她秀眉狠狠皱起,星眸更是满满的戒备跟厌恶之色,一看就是不待见鬼泣。

当简灵接触鬼泣的当下,蛰伏在她灵魂深处的残暴因子又再度叫嚣起来,那架势仿佛恨不得立刻展开一场……大屠sha杀似的。

简灵好不容易才按捺住自己嗜杀的冲动,俏脸表情阴沉道,“对了,那个怪老头呢?他没跟你们一块儿,又想干什么坏事?”

简灵口中的怪老头自然是指帝拂衣跟伺貉的师父—听禅。

因鬼泣是这帮人带来的,简灵如果还想了解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她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再见见听禅。

伺貉早已经习惯了简灵对听禅的不敬,他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头,而后言简意赅道,“师父已经抵达贝门峰,但如今他还在着手处理旁的事,恐怕抽不开身,不过,最迟……明日,想必师父应该就会见你了。”

既然大师兄已经将鬼泣一事主动透露给简灵,伺貉也就不再刻意隐瞒听禅行踪,不过因心中尚存某些顾虑,伺貉也没把话说得太清楚,只是简单带过。

一听伺貉这话,简灵俏脸越发阴沉,她自然不满足这个太过于‘大而化之’的答案,正当简灵打算暴力逼问伺貉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帝拂衣突然再度主动开口道,“师父他老人家亲自见洛雳去了,若想武林大会不出现更大的乱子,一线天的态度很重要。”

帝拂衣再一次不按常理出牌,自然又惹恼了伺貉,伺貉脸色当即就漆黑如锅底,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显然炸了毛。

“大师兄,你简直是不知所谓,怎么可以将此事都透露给外人知晓?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一直以来,伺貉其实很尊重帝拂衣,毕竟帝拂衣行事沉稳,有勇有谋,就连听禅素来都对帝拂衣赞不绝口,时常嘱咐自己的小徒弟在外行走要多听帝拂衣的。

但这一次,帝拂衣却让伺貉‘适应无能’,甚至隐隐让伺貉产生一种自家大师兄是不是‘中了邪’的诡异感,不然究竟该如何解释如今帝拂衣的诡异举止呢?

尽管帝拂衣被素来崇拜自己的伺貉给骂了,但帝拂衣也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悦的神情,他只是目光幽幽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简灵,而后再度补充道,“往年的武林大会,一线天从来都没有参与过,可这一次一线天非但派出了数十名顶尖高手,更甚者连洛雳本人也来了,可想而知,一线天很重视这次的盛会,但洛雳压根就不是为了争夺盟主的宝座,区区武林盟主还没办法让南疆精锐集体出动,简灵,你并非等闲之辈,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弯弯绕绕,想必你能够明白……”

说到一半,帝拂衣突然停了下来,他微微勾了勾唇,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幅度,虽然只是昙花一现的笑容,但却将帝拂衣身上的冷意冲淡了不少。

见帝拂衣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一股脑地说给简灵听,伺貉就算再想阻止,此刻也已经来不及了。

伺貉原本很想拂袖而去,不再插手此事,但心里多少又有些不放心,尽管心情烦躁,但伺貉还是绷着脸,安安静静地杵在一旁,旁观局势发展,如今伺貉倒要看看他家大师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为何非要‘违抗师命’?

当伺貉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简灵的清冷话语。

“帝拂衣,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此刻,影后妹子更加好奇的反倒是听禅,帝拂衣还有伺貉的真实身份,在过往的‘经历’中,简灵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这三人,哪怕是作为影后王爷存在的时候,他也不曾与这三人打过交道。

但令简灵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从帝拂衣的话语之中,简灵隐隐察觉到,面前的两人认识自己,可这就是更加奇怪了。

为毛对方‘了解’她,她却对他们一无所知呢?

而且听禅,帝拂衣还有伺貉为什么能够‘及时’掌握鬼泣的消息,又是出于何种目的非要将鬼泣交到她手里不可呢?

既然鬼泣可以左右‘天下局势’,作为可以直接接触鬼泣的人,帝拂衣他们为什么不将鬼泣‘据为己有’,却非要‘拱手’让给她这个对此事完全两眼一抹黑的外人呢?

简灵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免费的馅饼吃,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定也意味着前面有更多的……险境跟陷阱等着自己。

既然如今帝拂衣愿意‘主动透露’情报给她,她岂会浪费大好时机,不再多跟跟帝拂衣打探一些呢?

简灵目光审视地看着帝拂衣,显然还在等帝拂衣开口。

但这一次,帝拂衣却没有之前那么爽快了,黑眸划过了一抹锐利的暗芒,转瞬即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简灵,而后四两拨千斤道,“我们究竟是谁并不重要,至少如今看来对你没那么重要,简姑娘,若换做我是你,我一定会先找国师汇合,跟尊逸王,沐相,乃至璇玑帝相比,你更应该相信国师,毕竟国师没有私心,但其他人可就说不定了。”

“你难道就不曾怀疑,为何你能够来到天启元年?又为什么可以出现在重阳节之前?若不是亲近的人,若不是熟悉的人,谁又能如此这般地算计你?你可别中了他人圈套,却不自知……”

帝拂衣这话不单让简灵瞠目结舌,更甚者也惊诧了伺貉。

伺貉脸色一变再变,他突然拉着简灵退后了好几丈,神情满是戒备道,“你不是我大师兄,你到底是谁?”

伺貉心里已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这下总算可以解释帝拂衣为何会跟往日判若两人了,原来早就在他不曾察觉的时候,帝拂衣已经被‘掉包’了。

可现在伺貉更加疑惑不解的是,如果面前这人不是帝拂衣,那么他家可怜的大师兄如今又在哪里呢?

突然被拆穿,假的帝拂衣也不甚在意,他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眉眼含笑,一语双关道,“就你这级别,还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

这话自然是对伺貉说的。

伺貉俊脸立刻漆黑如锅底,显然是被激怒了,但在情况不明朗的时候,伺貉不会愚蠢地直接跟冒牌货动手,毕竟假的帝拂衣这一路能够完美隐藏,足以证明他不是等闲之辈,更甚者还要略高一筹。

对于伺貉来说,简灵的安危比他逼问冒牌货大师兄下落重要多了,这一点,伺貉始终都没有忘记。

伺貉稍感庆幸的是,最起码这个冒牌货没有打鬼泣的主意,好歹还是将鬼泣交到了简灵的手中,要不然恐怕会惹出更大的乱子来,到时候恐怕就连听禅都不知道该如何收拾残局吧。

当伺貉心有惴惴的时候,简灵突然挣脱了伺貉的控制,表情不善地朝着冒牌帝拂衣走去。

见状,伺貉眉心狠狠一皱,眼神颇不赞同地看着简灵,而后善意提醒简灵道,“简灵,他不是好人,你不要被他蛊惑,先跟我离开此地,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师父,我师父一定可以给你想要的答案。”

伺貉唯恐简灵会中了冒牌帝拂衣的圈套,稍加权衡,而后就主动提出愿意带简灵去见听禅……

虽然这样做其实也不符合‘规定’,但如今伺貉早已别无选择,如果连大师兄都不敌面前的男子,伺貉担心自己也不是这人对手,假如简灵非要跟男子一道离开,伺貉根本就拦不住两人。

可如果伺貉能够说服简灵,那局面就完全不一样了,如今简灵拿到了鬼泣,她的功力必定大增,再加上自己从旁协助,就算不能生擒这个冒牌货,好歹他跟简灵也能够‘全身而退’。

至于其他事情,先等见到听禅,再从长计议。

这是伺貉此刻的想法。

但简灵到底会不会跟自己走,此刻,其实伺貉心里也没底,毕竟那个冒牌货一看也是颇有手腕的家伙……

伺貉一脸焦急地看着简灵,心里早已经兵荒马乱,此刻的伺貉哪里还有半点以前的淡定从容。

简灵并没有搭理身后聒噪的伺貉,她面无表情地朝着冒牌帝拂衣走去,星眸深邃如古井寒潭一般,神色几分冰冻地看着自己面前身份不明的男子,语调低沉道,“你跟北辰家族有什么关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