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69章 褚玉墨的异样 跟沐辰溪联手保简灵 入#魔之再度归来的影后(1 / 1)

加入书签

当尊逸王苏君琰总算想通某些关键,联想到城北乱葬岗的时候,美人丞相沐辰溪早已率先抵达目的地,沐辰溪双眼下方那两抹让人无从忽略的青色彰显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一袭黑衣,身姿挺拔的沐辰溪站在山头,呼啸而过的狂风将他的衣摆吹得猎猎作响,那张俊美如谪仙一般的脸此刻却没有任何表情,双眸更是幽深如古井寒潭,周身冷意尤甚,似乎温度又骤降了不少。

沐辰溪环顾四周,显然在寻找什么,他眉心死死地拧紧,自从他进入此地后,就不曾舒展过,拢在袖间的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可想而知,此刻美人丞相内心也是忐忑不安的。

沐辰溪甚至有些后悔,那天夜里,他不应该就那么撇下简灵,如果他能够早点察觉端倪,或许就能够避免如今的麻烦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更没有倒带重来,发生的,注定改变不了。

沐辰溪深呼吸了两三次,轻吐口中浊气,他知道如今他所需要的就是保持冷静的头脑,唯有如此,才能助他尽快找出简灵的下落。

一想到简灵,沐辰溪就心口微微泛疼,他轻声呢喃道,“简灵,你一定不能有事。”

说到这里,沐辰溪狠狠捏紧拳头,黑眸迸射出一抹凛冽的寒芒,他银牙狠狠一咬,用如同宣誓一般的郑重,再度补充了一句,“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可想而知,简灵在沐辰溪心中究竟占据了什么分量。

沐辰溪目光锐利地打量着四周围,因为太过于专注的缘故,耗费了他不少的精力,额头上甚至都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但沐辰溪都顾不上擦拭一下,沐辰溪知道如今他在跟时间赛跑,越早找到简灵,简灵越安全,越是晚了,恐怕……

沐辰溪不想继续深想,如今他不能分心,更不能失去引以为傲的镇定。

突然间,沐辰溪视线定格在正北方的某处,黑眸寒光闪烁,只见他身法诡异一闪,顷刻间就出现在三丈之外的土山包。

沐辰溪蹲下身体,正当他准备检查什么的时候,另一道白色身影飘然而至。

听到身后的动静,沐辰溪微微拧了拧眉心,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无尘。”

原来再度出现的不是旁人,正是国师无尘,无尘俊脸疲态尽显,眼窝深陷,身上的白衣也有着明显的褶皱,一看就知道他也为了某人奔波劳碌……

当沐辰溪看到无尘的时候,脸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阴沉下去,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很显然,沐辰溪跟无尘之间依旧还有着某些未曾化解的尖锐矛盾。

要不然,沐辰溪也不会在叫无尘名字时,各种咬牙切齿,愤恨之色溢于言表。

跟沐辰溪的震怒有所不同的是,无尘从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任何激烈的情绪,他只是眉眼淡淡地打量了一下沐辰溪,而后语调平平道,“天鉴推演图十二阙所示,鬼泣拥有空间逆转之能,简灵极有可能出现在这里,如今已过一日半,现在不是你我争执的时候,我们还是先想方设法找出简灵‘被埋’的确切位置吧?”

国师突然当着沐辰溪的面,主动提到了天鉴推演图,更甚者还明确到具体的阙数,很显然,天鉴推演图怕是已经落入了无尘手里。

无尘的话让沐辰溪内心惊骇不已,但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端倪来,他眉心紧蹙,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无尘,未置可否。

无尘也没有继续理会沐辰溪,几个起落间,也来到了沐辰溪身边。

无尘绕着沐辰溪,表情很是专注地‘勘查’起地形来,显然也想尽快锁定简灵跟鬼泣极有可能‘出现’的位置。

沐辰溪微微皱了皱眉头,神色几分冰冻地看了一眼还在忙活的无尘,张了张嘴,似乎想跟无尘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另外几道身影飘然而至。

“沐辰溪,无尘,没想到你们居然赶在了我们前面。”

苏君琰,玉菏泽,洛雳跟褚玉墨齐齐赶来城北乱葬岗,却没想到会在此地遇到明显快他们一步的沐辰溪跟无尘。

褚玉墨表情略显诡异,他抱着膀子,阴阳怪气地瞪着一丈开外的两人,率先开口。

褚玉墨的出声打断了沐辰溪的思绪,他将临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目光微凉地看了一眼在他看来‘违和感尤盛’的组合,眸内精光乍现。

沐辰溪视线最终定格在脸色阴沉的苏君琰身上,眉头狠狠地皱了皱,而后语调低沉道,“苏君琰,你总算舍得露面了。”

沐辰溪话语之中带着明显的嘲讽跟谴责之意。

沐辰溪话音刚落,站在苏君琰身边的玉菏泽突然上前一步,指尖轻点着自己的下巴,似笑非笑道,“沐辰溪,你说话没必要夹枪带棒,我们四人来这里,都是有心想帮忙的,如今简灵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不是吗?”

玉菏泽这番表态算是帮苏君琰‘解围’,但苏君琰根本就不承玉菏泽的情,他怒瞪了‘多管闲事’的玉菏泽一眼,而后身法诡异一闪,很快就稳稳地降落在无尘身边。

当几人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时候,无尘只是专心致志地寻找可用的线索,根本就没有匀出任何注意力给各怀鬼胎的众人。

苏君琰突然来到无尘身边,无尘只是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苏君琰,而后语调平平道,“这里残留鬼泣的气息,简灵十有八九就在这里,但鬼泣不会轻而易举地臣服简灵,如果简灵无法通过鬼泣的‘考验’,我们就算找到她,恐怕她也早就沦为傀儡了。”

说到这里,无尘眉头越发紧皱,黑眸之中的忧色更是让人心惊胆颤。

无尘轻叹一声,眼睑低垂,将自己的真实情绪遮蔽,而后再度补充道,“假如简灵最终不幸败给鬼泣,届时她再出现,一定会大开杀戒,更甚者连我们都不认识,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在说到‘两手准备’的时候,无尘刻意加重了语气,显然是话里有话。

无尘说话的声音也不算太小,而且也没有特意回避众人的意思,再加上玉菏泽,褚玉墨跟洛雳都是顶尖高手,自然也将无尘的话听得一字不落。

众人脸色变幻如调色盘,心思各异。

洛雳视线淡淡地瞥了一眼薄唇紧抿,浑身冷意爆棚的沐辰溪,而后再看了一眼站在无尘跟前,双拳紧握,情绪明显很是激动的苏君琰,心思微动。

跟洛雳的‘淡漠’相比,褚玉墨的反应就显得‘真实’多了,黑风寨的寨主脸色不善地看着各大算盘的众人,语气格外生硬道,“我现在就把丑话撂在这里,不管简灵变成什么样,你们都不能对她下死手,不然的话……”

褚玉墨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话语之中的威胁跟强势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褚玉墨字里行间都是对简灵的‘维护’,但如今褚玉墨的言行举止落在其他人眼里,未免就过于‘跳脱’,跟之前那个心机深沉,深不可测的黑风寨寨主‘相去甚远’,甚至……判若两人。

玉菏泽黑眸划过了一抹凛冽的暗芒,转瞬即逝,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义愤填膺的褚玉墨,却没有点破什么。

玉菏泽只是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未曾抵达眸底。

洛雳也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褚玉墨,目光幽深得如古井寒潭一般,无人知道此刻一线天的尊主到底在想什么。

褚玉墨话音一落,一旁的沐辰溪突然一改之前‘目中无人’的冷漠态度,他对着褚玉墨微微点头,郑重其事道,“褚玉墨,我的想法跟你一致,今日我一定要将简灵带走,谁若是存心捣乱,就是跟我沐辰溪为敌。”

沐辰溪这话算是彻底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甚至可说是公然叫板另外几方了。

玉菏泽跟洛雳暗中交换了一道眼神,两人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脸惊讶的自己,毕竟事态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预期,甚至愈演愈烈……

因沐辰溪突然撂狠话,倒是很对褚玉墨胃口,褚玉墨身法诡异一闪,很快就站到了沐辰溪身边,一脸挑衅地看着眉心轻皱的无尘。

洛雳跟玉菏泽依旧站在远处,身形未动,只是视线依旧落在一丈开外的众人。

如今沐辰溪跟褚玉墨算是‘暂时达成了合作’,至于无尘跟苏君琰到底有何打算,此刻,洛雳跟玉菏泽也不甚清楚。

方才无尘的话其实就是一种‘敲打’,无尘暗示众人接下来的局面极有可能是‘两极分化’,这是什么意思,简而言之就是,在简灵跟鬼泣的较量之中,如果获胜一方是简灵,那么就皆大欢喜;如果占据上风的是鬼泣,那么简灵再出,势必就会成为滥杀无辜的女魔头,尽管那并非简灵本意,但那时候的简灵已经不能简单称之为人了,在场的众人都代表着不同的势力,自然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究竟是‘维护’简灵,还是‘当场击杀’……

这个选择看似单一,但其实属于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今他们都处于天启元年,而且鬼泣又具备逆转空间的能力,一个处理不慎,就极有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时空裂变’,量变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引发质变,届时谁都没有把握能够让一切回归原位。

这就是如今众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一个无从忽视的危机,行差踏错一步,都有可能万劫不复。

无尘只是将事情挑明,再让众人作出符合自己预期的选择罢了。

如今身处乱葬岗的有六人,国师无尘,尊逸王苏君琰,麒麟山庄少主玉菏泽,一线天尊主洛雳,黑风寨寨主褚玉墨,以及美人丞相沐辰溪。

六人背后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错综复杂的关系,若非要分出‘孰优孰劣’,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选择是唯一的,保还是杀,意味着事情的一体两面。

褚玉墨跟沐辰溪选择的是保,也就是说不管简灵到底有没有被鬼泣反噬,他们背后的力量都会保简灵安全无虞,哪怕简灵的存在会威胁到很多人的生命。

至于另外四人,如今还没有明确说出自己的选择,只是彼此‘戒备’,安静观望……

当局势一触即发,局面眼看就要失控的时候,原本的晴空万里突然被莫名出现的大片黑云覆盖,天色一下子就黑透了,在场的六人心头一凛,全都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阴沉的天幕突然闪过密集的雷电,轰隆轰隆的声音快要刺穿众人的耳膜,也让四周亮如白昼……

闪电的光照在无尘脸上,将无尘目光之中的惊恐之色放大到极致,无尘低声呢喃道,“鬼泣将出。”

无尘的话仿佛力有千钧,直接压在了众人心头,一抹不详的预感顺势弥漫心间。

当六人目光满是戒备时,远方出现了一道火红的纤细身影,手中拿着一柄通体殷红的长剑,身后则是跟着让人心惊胆颤的电闪雷鸣,气势骇人的同时也引人瞩目,她额间有一朵忽隐忽现的幽蓝彼岸花,眸光猩红,似笑非笑地看着远处的众人……

“简灵,怎么会?”

率先打破沉默的反而是一线天尊主洛雳,洛雳脸色微微发白,他怎么都没想到,简灵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

洛雳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让其他五人从瞠目结舌中醒过神来。

褚玉墨跟沐辰溪脸色格外难看,但他们还是不约而同地朝着简灵所在的方向飞掠,显然是要履行先前的约定—-保简灵。

就简灵如今这幅模样,但凡眼不瞎的人,都知道影后妹子十有八九是入了魔,已经彻底被鬼泣给反噬控制了。

褚玉墨跟沐辰溪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信念坚定不移’的自己。

当褚玉墨跟沐辰溪摆开架势对抗另外几人时,苏君琰也毫不迟疑地加入了他们,对苏君琰来说,简灵不能有事,最起码不能在天启元年……出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