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70章 褚玉墨洛雳先后出局 四人组团围攻简灵 两帝两王抵达战@场(1 / 2)

加入书签

千钧一发之际,尊逸王苏君琰也毫不迟疑地加入了沐辰溪跟褚玉墨的阵营,苏君琰的‘临时表态’让众人心思各异,表情更是‘五彩纷呈’,精彩得很。

沐辰溪跟褚玉墨暗中交换了一道眼神,后者微微摇头,示意沐辰溪‘稍安勿躁’,沐辰溪眉心狠狠一拧,将临到嘴边的质疑话语咽了下去,终究没有再跟苏君琰起正面冲突,只是一边戒备着对面的三人(无尘,玉菏泽跟洛雳),一边留意着简灵的动向。

简灵手中的那柄长剑存在感太强,没人敢轻易……忽视。

天幕低垂,乍看上去就像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似的,气氛压抑,让众人都有些透不过气来,精神更是紧绷。

自简灵手持鬼泣出现之后,在场六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简灵最初还朝着众人所在的方向走动了几步,气势如虹,锐不可挡,但很快,她就停下了脚步,眉峰聚拢,都快打成死结,俏脸表情看上去也很痛苦。

简灵的异样自然也被六人看得清楚分明,沐辰溪脸色微变,握着软剑的手下意识收紧,目光专注地盯着简灵,显然是不愿意错过影后妹子任何表情。

苏君琰黑眸划过了一抹凛冽的暗芒,转瞬即逝,当简灵神情有异时,尊逸王也觉得呼吸一滞,同样为简灵的状况忧心忡忡。

褚玉墨表现得更为直接,他朝着简灵所在的位置飞掠,试图靠近简灵,不过,褚玉墨此番动作刚出,简灵就本能地发出一掌,掌风凌厉,饶是褚玉墨回避速度再快,也还是没能……幸免。

见状,无尘瞳孔狠狠一缩,刹那间就纵身一跃,堪堪接住悲了催的黑风寨寨主。

褚玉墨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褪去,喉头一甜,气血翻涌之下,连吐了三口鲜血。

要不是无尘及时用内力护住褚玉墨的心脉,恐怕这会儿褚玉墨非得重伤昏迷不可。

“谢谢。”

尽管情况很不乐观,但褚玉墨还是在自己内息调整得差不多时,立刻跟无尘致谢,毕竟方才可是无尘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此等恩情,犹如再造。

闻言,无尘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居功的意思,无尘见褚玉墨情况有所平复,便及时撤回了掌心,长身玉立,悲天悯人的目光再度落在不远处那抹火红的身影上,无尘语调低沉道,“简灵已经走火入魔,大家不要冒然靠近她,鬼泣的杀伤力非同小可,不可心存侥幸。”

方才褚玉墨的遭遇已经让在场众人对鬼泣有了更全面的认识,无尘只是再一次‘善意提醒’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简灵早已不是之前那个‘人畜无害’的姑娘,她手中的鬼泣更是‘秒杀一应高手的神器’,百试百灵。

无尘的话让玉菏泽跟洛雳脸色一变再变,玉菏泽拧眉看了一眼一丈开外的简灵,略微思索了一下,如此跟在场众人说道,“现在我们根本就不用担心简灵,反倒是我们自己处境堪忧,简灵跟鬼泣磨合得并不充分,要么大家联合起来,先‘制服’简灵,之后再想办法帮她克制鬼泣的反噬,要么就是等着简灵彻底败给鬼泣之后,再将我们杀个片甲不留。”

麒麟山庄少主玉菏泽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他不过是将现状摆在台面上供众人讨论罢了。

玉菏泽话音刚落,洛雳也马上点头附和道,“我赞同玉菏泽的提议,我们应该先将简灵控制起来,从方才她的反应可以看出,她跟鬼泣还在暗中较量,不算彻底反噬,如此一来,我们还有机会,简灵也还有机会。”

一线天尊主洛雳显然也是话里有话。

玉菏泽跟洛雳依旧坚持先‘对付’简灵,至于后续,酌情处理即可。

两人算是一唱一和,目的无非就是希望联合其他四人,噢,不对,确切说来,如今恐怕只剩下三人了,毕竟褚玉墨方才已经身受重伤,战斗力暂时可以忽略不计。

可偏生最没有‘发言权’的人却投出了斩钉截铁的反对票。

褚玉墨脸色发白,高大的身躯晃晃悠悠,目光锐利道,“不行,我不同意,现在正是简灵跟鬼泣较量的关键时刻,若再遭受外力的攻击,恐怕只会加速她被鬼泣反噬的速度,玉菏泽,洛雳,你们可别将我们当做傻子忽悠。”

由于褚玉墨情绪太过于激动,又再度牵扯到了内伤,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但褚玉墨还是咬牙强忍着身体的不适。

褚玉墨这话一出,玉菏泽跟洛雳脸色当即就阴沉如锅底,洛雳将拳头捏得咯吱响,有史以来第一次失控,冲着固执己见地褚玉墨咆哮道,“那你有何高见?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干耗着,什么都不做吧?”

褚玉墨一而再,再而三地跳出来‘怒刷存在感’,自然也引起了洛雳的强烈不满,毕竟如今救人如救火,更何况事情还涉及到了鬼泣,任何迟疑都有可能让他们错失良机。

褚玉墨被洛雳的质问噎住了,神情越发焦灼,但就算这样,褚玉墨还是不让步,不妥协。

褚玉墨心慌意乱地看向远处的沐辰溪跟苏君琰,而后再度冲着两人低吼道,“你们两个倒是说话啊?难道你们也同意这荒谬的提议吗?那可是简灵,那不是别人,她要是真的被鬼泣反噬,死在天启元年,你们这些年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褚玉墨知道如今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反对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可沐辰溪跟苏君琰就不一样了,只要他们两个人不同意,那么洛雳跟玉菏泽的提议还是会面临……夭折。

褚玉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苏君琰跟沐辰溪身上。

说完,褚玉墨就一脸焦虑地看着两人,显然还在等他们表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