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71章 峰回路转之未被反噬的影后 劝尊逸王离开 国师跟丞相打哑谜(1 / 2)

加入书签

拥有鬼泣那样的逆天外挂,简灵的战斗力自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涨,虽然她需要以一敌四,却不见丝毫狼狈,更不曾落于下风,很快,沐辰溪,苏君琰,无尘跟玉菏泽都不同程度受伤,眼看着就要彻底败给简灵,谁曾想,影后妹子突然虚晃一招,身法诡异一闪,抡起通体殷红似火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近苏雷霆几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早就‘出局’的洛雳跟褚玉墨目瞪口呆,两人甚至都忘记了回避,好在简灵并没有杀神附体,乱砍一通。

雨势停歇,扑鼻而来都是掺杂着泥腥味儿的各种花香,清冽而不浓郁,也不会引起任何心理不适,虽然此地名曰乱葬岗,实际上景色还是挺不错的,至少绿化率挺高。

不过,这会儿,却没人还有心情欣赏美景,毕竟面对一个杀伤力不容小觑的新晋女魔头,大家难免心有惴惴。

鬼泣‘名震四海’,谁若敢等闲视之,恐怕坟头草都半人高了。

简灵突然跳出原有战圈,直奔苏雷霆几人所在的方向而去,倒是从根本上缓解了沐辰溪,苏君琰,无尘跟玉菏泽的压力,好歹临时组团的四人不用担心自己项上人头不保了。

不过,与此同时,大家心中也产生了同样的疑惑,那就是简灵到底想干什么?

沐辰溪捂着自己受创不轻的右胸,眉头皱得死紧,神色几分冰冻地看着远处因简灵的‘强势介入’而突然陷入混乱的不安人群。

“她……真的被鬼泣反噬了吗?”

沐辰溪低声呢喃,既像是在询问身边三人的看法,又像是自言自语。

玉菏泽也挨了简灵一掌,这会儿还内息不稳,脸色更是苍白如纸,情况不容乐观,但此刻他的视线也‘黏在’了一丈开外,那个抡起鬼泣,大杀四方的红衣女子。

玉菏泽眉峰聚拢,形成了川字,都快能夹死苍蝇了。他扭头看向目光晦暗不明的无尘,语调低沉道,“无尘,简灵究竟怎么回事?她认出我们了吗?”

麒麟山庄的少主此刻也是一脑袋的浆糊,简灵如今的反应本就出人意料,而且还属于‘严重超纲’,乃至‘犯规’滴那种,玉菏泽怎么都琢磨不透其中玄机。

玉菏泽的出声打断了国师无尘的出神,无尘黑眸精光乍现,他目光很是复杂地看着远处某个已经跟苏雷霆,丰子睿,丰子贤,还有宫羽漠,之殇,秦乐颜六人打起来的红衣姑娘,轻轻摇头道,“我也不清楚。”

无尘的回答让玉菏泽眉心紧抿,某人显然一点都不相信无尘的说辞,不过,玉菏泽并没有选在这个时候打破砂锅问到底,他只是别有深意地扫了一眼无尘,而后就将视线转移开了,‘旁若无人’地欣赏起一丈开外的新战局,反正如今也该轮到苏雷霆等人头疼了。

跟玉菏泽一样幸灾乐祸的还有褚玉墨,洛雳两人,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为何形势突然急转直下,但简灵能够及时‘调转枪口’对付苏雷霆他们,也算暂时解了沐辰溪他们几人的围。

要不然,恐怕前一拨人就要被苏雷霆,丰子睿这些后来者……一锅端了。

当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苏君琰突然脚步缓缓地朝着新战场走去,眸内一片冰封之意。

见状,无尘跟沐辰溪迅速交换了一道眼神,两人一左一右地挡在了苏君琰身前。

“你别冲动。”

“你冷静点。”

沐辰溪跟无尘不约而同地劝起苏君琰来,让某王不要……再跟着瞎掺和。两人俊脸神情如出一辙的凝重,明显已经猜到了苏君琰的意图。

玉菏泽站在一旁,目光冷冷地看着,并没有打算介入的意思,但从玉菏泽那深邃如古井寒潭的眸子就能看出他也……没安好心就对了。

“让开。”

苏君琰不为所动,他脸色阴沉地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两人,语调不善地低吼道。

这边的骚动自然也引起了洛雳跟褚玉墨的注意,两人身形不稳地朝着冲突双方走来。

褚玉墨表情略显古怪地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的苏君琰,想了想,一语双关道,“苏君琰,我看你暂时还是不要插手,先看看情况再说,如今简灵手中拿着鬼泣,你根本就无法靠近她,而且她跟鬼泣之间的较量未必就是她处于不利地位,你若是冒然行动,说不定还会影响简灵的‘发挥’。”

说到‘发挥’二字时,黑风寨的寨主刻意加重了语气,显然是话里有话。

褚玉墨自然也猜到了,苏君琰的意图,但如今简灵行为‘诡异’,褚玉墨也觉得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横生不必要的枝节。

再说了,如今他们好不容易可以‘缓口气’,干啥非要上赶着送死?而且现在简灵‘主动纠缠’苏雷霆,丰子睿等人,不正合了他们的意吗?何必现在上去给敌人‘解围’呢?

褚玉墨话音一落,站在他身边的洛雳也赶忙补充道,“宫羽漠也来了,他代表的可是大玥国,而且苏雷霆,丰子睿跟这位炙手可热的嵇王一同出现,这就意味着他们暗中早已经联手了,如果方才简灵没有改变攻击目标,这会儿,我们这帮人恐怕早就沦为砧板上的肉,除了待人宰割也只能待人宰割了。”

说这话的时候,洛雳俊脸表情格外严肃,他目光凌厉地看着额头青筋暴起的苏君琰,而后再度提议道,“我觉得我们应该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先离开乱葬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要是等苏雷霆他们几个缓过神来,必定会腾出手收拾我们。”

“简灵如今的情况根本就用不着我们操心,她不会有事,反倒是我们,如果再不把握机会,恐怕就要沦为‘阶下囚’了。”

洛雳可不是在危言耸听。

从苏雷霆,丰子睿,宫羽漠带队及时出现在乱葬岗的行为来看,十有八九就是为了将他们一锅端。

这一点,其他五人也理应心知肚明。

洛雳的话让苏君琰脸色越发阴沉,双手更是寸寸收紧,他目光如炬地看着围在他身边的众人,语调低沉道,“你们若是怕了,可以现在就走,本王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

苏君琰这态度自然引起了众怒。

玉菏泽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未曾抵达眸底,他目光冷冷地看着非要‘一意孤行’的苏君琰,言辞犀利道,“既然有些人想自寻死路,我们何必拦着?他想当鬼泣的剑下亡魂,我们就成全他。”

玉菏泽的话让无尘跟沐辰溪不约而同地皱眉,无尘语带呵斥道,“玉菏泽,你少说两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