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82章 消失在颁奖礼现场的影后 涤魂珠落入孑禹手中 神秘鉴定书(2 / 1)

加入书签

简灵脸色苍白地‘质问’台下根本就不存在的嘉宾跟观众,此刻她内心的惊恐跟愤怒已经超出她所能负荷的最高值,因无人正面回应,简灵越发歇斯底里起来。

她狠狠地拍打着主持台,俏脸表情甚至一度有些狰狞,她再度冲着台下咆哮,“你们倒是说话啊,怎么都哑巴了?我没拍过为什么非要用这部戏颁发奖项?”

简灵情绪的失控让跟她处于不同空间,却没有任何‘视听障碍’的苏君琰内心疑惑越来越深。

苏君琰自然相信简灵,毕竟在某段时期,他跟影后妹子算是‘一体同生’,而且在经历了这么多诡异事件后,苏君琰也了解简灵的个性,简灵绝对不会……毫无根据地胡说八道。

而且方才苏君琰的视线始终都落在简灵身上,他自然知道简灵的反应都是‘自然而然’的,这就意味着,方才简灵所说的那番话其实是最为本能的反应,如果不是简灵‘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恐怕也没人会将注意力放在提名电影【往生路】上面吧。

说来也算是……误打误撞发现猫腻,真不知道这到底是简灵的幸运,还是她的……不幸。

苏君琰此刻也很是纠结,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使用鬼泣,直接劈向舞台,毕竟简灵不能一直呆在那个危险重重的异度空间,但苏君琰又有些不安,担心他会好心办坏事,非但无法成功‘解救’简灵,甚至会给简灵惹来更大的麻烦。

就在苏君琰犹豫不决的时候,空间突然出现一阵诡异的波动,就像是船只在海上飘荡的时候,突然侧面遇到了一个毫无征兆的小浪,让坐在船里的人身形不稳。

变故发生时,尊逸王苏君琰高大的身躯也跟着晃了晃,如果不是他及时伸手扶住了身旁的空椅,恐怕这会儿,某王就要姿态狼狈地摔倒在地上了。

等苏君琰稳住自己,他再看向舞台中央,原本还声嘶力竭地质问众人的影后妹子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苏君琰双眸圆睁,心脏更是狠狠地缩紧,那感觉就好像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掌揪住,让他呼吸都有些凝滞。

“简灵,简灵。”

苏君琰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势,他环顾四周,神情很是焦急地寻找简灵的身影。

苏君琰万万没想到,简灵居然会从他面前消失,而且全程他甚至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除了方才那诡异的‘波动感’……

整个颁奖礼现场再也没有了简灵的身影,而且之前那八扇代表着出口的大门也大敞四开,可最开始苏君琰跟简灵进入的时候,八扇门都是出于关闭状态。

舞台上方曾经出现过的诡异紫色闪雷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哪怕苏君琰绞尽脑汁地回想,他还是想不起任何细节来,更别提……亲眼目睹了。

如此种种都完全出乎苏君琰的预料,虽然此刻尊逸王还是毫无头绪,但他知道,所有的诡异一定跟简灵有关系,说不定还跟让简灵当场情绪失控的获奖电影【往生路】有关。

虽然苏君琰心系简灵安危,但他还是竭尽全力让自己恢复平静,毕竟若是连他都乱了方寸,恐怕越不利于找出简灵的下落。

简灵突然的消失也打了苏君琰一个措手不及,就在苏君琰认真观察颁奖礼现场的八个出口,打算挑选其中一个离开时,一道白色人影飘然而至。

“孑禹,你怎么来了?”

出现在苏君琰面前的不是旁人,正是帝师孑禹。

看到苏君琰时,孑禹眉头也快打成死结了,跟尊逸王的惊诧如出一辙,孑禹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苏君琰,你怎么会在这里?”

孑禹这话一出,苏君琰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直言不讳道,“我跟简灵偶然来了此处,原因不详。”

一句‘原因不详’就已经足以让帝师变脸了。

“那简灵呢?”

孑禹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所以扭头再度追问起神色凝重的苏君琰来。

闻言,苏君琰皱眉道,“刚才她突然凭空消失,具体原因,不清楚。”

苏君琰左一句‘原因不详’,右一句‘不清楚’让孑禹心中的疑惑更甚,他表情略显古怪地打量着苏君琰,而后再度开口追问道,“你怎么受的伤?”

孑禹自然也看出苏君琰状态不对劲,而且伤势还很严重。

苏君琰武力值可不弱,能够将他伤成这样的人,恐怕也非等闲之辈。

这次,孑禹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苏君琰的正面回答,他只是黑眸幽深地看着孑禹,语调低沉道,“你是如何进入此地的?”

很显然,尊逸王更加关心孑禹进入的……途径。

毕竟先前他跟简灵算是托了鬼泣的福,但孑禹能够来到这里,如果没有依靠其他媒介,苏君琰绝逼不会相信。

问这话时,苏君琰视线始终都落在孑禹身上,显然很在意孑禹的答案。

只不过,孑禹到底会不会主动配合苏君琰,老老实实回答,其实苏君琰此刻心里也挺没底的。

毕竟他跟孑禹之间也谈不上多么深厚的交情。

但尊逸王还是希望孑禹能够主动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给他,这样一来,他才能对比自己跟简灵的‘遭遇’,说不定就可以知道简灵如今……藏身何处?

当苏君琰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孑禹的清冷嗓音。

孑禹俊脸表情略显高深道,“我去了一趟云隐山,有幸找到了涤魂珠,拿到涤魂珠的当下,就突然被传送到这里,所以也算是多亏了涤魂珠,不过,涤魂珠为何会选择此处,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帝师并没有刻意隐瞒尊逸王苏君琰,他直接将自己前往云隐山,得到涤魂珠的事情说给苏君琰听。

听了孑禹的话,苏君琰眉头越发紧蹙,他目光锐利地看向孑禹,语调低沉道,“涤魂珠现在在你身上?”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苏君琰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而且摆明了,尊逸王是想亲眼看看涤魂珠。

苏君琰的意图,孑禹自然心知肚明,黑眸滴溜溜地转了转,而后将手伸向内衬口袋,很快,孑禹就将一个很是扁平的锦囊递给苏君琰,让苏君琰自己看。

锦囊里自然不可能装有涤魂珠,因为涤魂珠是圆形的珠子,此刻,苏君琰手心不过是一个一看就颇有年头,绣工很是精美的华丽锦囊。

尽管尊逸王有些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当着孑禹的面打开锦囊,而后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折叠得很是平整,纸质泛黄,带着一抹久远历史气息的纸张。

纸张显然经过特殊处理,苏君琰甚至还能闻到类似‘福尔马林’的味道。

苏君琰眉心狠狠蹙着,显然不太习惯这个气味,但还还是强忍着各种心理不适,格外小心地摊开手中的纸张。

从始至终,孑禹只是眉眼淡淡地看着苏君琰,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

很快,苏君琰就将层层叠叠的纸张打开,上面的内容很快就跃入眼帘,饶是苏君琰定力再好,此刻心中也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这……怎么会?简灵她……”

纸张显然是一个鉴定书,上面的内容其实并不多,很快就能够看完,但看完了内容之后,苏君琰心中的疑惑更甚,他一度都有些……失语,毕竟在特定的时候,语言最是苍白无力。

苏君琰的反应显然早就在孑禹的预料之中,孑禹俊脸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而后如此跟苏君琰说道,“这个东西可不容易造假,而且我去过那家医院,按照上面的指示,找到了李毅的遗物,里面也有一份跟你手中这张近乎一模一样的鉴定书,不过那个鉴定书是三个月后重新鉴定的结果,除了日期不同,大部分症状跟结论都一致。”

“李毅为人如何我们暂且不论,也不说他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太过于丧心病狂,我们只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当年那场足以改变人类进hua史!的心脏手术,你就能够知道简灵到底算什么样的存在了……”

也许是孑禹对于自己的描述有些不满意,他眉心狠狠一皱,而后轻轻摇头道,“不,或许连我们都说不清简灵到底算什么,可是苏君琰,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上面的东西是真的,那么我们恐怕要重新‘定义’简灵了,之前的那些计划统统都会失去效用,反正对简灵这样的人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孑禹这番话说得很是隐晦,对于旁人来说,恐怕会觉得他话语之中的信息量太大,让人难以理解。

但尊逸王苏君琰已经看过鉴定书,自然明白孑禹这话究竟代表着什么。

孑禹话音一落,苏君琰目光很是隐晦地看着自己手中那张泛黄的纸张,语调带着不容反驳的坚毅道,“我不会轻易相信一份鉴定书,而简灵也不是任何鉴定书可以‘断言’的,她是什么人,孑禹你心里清楚,我也清楚,所以这个东西十有八九就是李毅故意留下用来‘干扰’我们的,要是我们真的被李毅牵着鼻子走,只能证明他棋高一着。”

虽然手中的鉴定书已经给苏君琰带来了不小的震撼,但苏君琰还是选择相信简灵。

苏君琰这话一出,孑禹轻扯薄唇道,“我就知道,你最终肯定还是会选择维护简灵,但我原以为,你至少会受到这份鉴定书的影响,想要重新亲自调查下此事,可你居然……”

说到这里,孑禹停了下来,表情略显高深莫测地看着苏君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闻言,苏君琰只是语气生硬道,“别拿你跟我相提并论,我们不一样。”

虽然是被尊逸王给怼了,但孑禹并没有露出任何愤怒的情绪,他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点头附和道,“是啊,我们的确不同,不过苏君琰这一次恐怕简灵还是会失败,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份鉴定书上面的内容,你应该知道李毅就是一个疯子,天底下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呢?所以简灵恐怕……”

很显然,帝师还是不看好影后妹子的命运,不过还没等他将这种丧气十足的言论发表完,跟他面对面站着的苏君琰就直接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有我在,简灵不会有事。”

说这话的时候,尊逸王语调之中带着明显的决绝,很显然,苏君琰是打算维护简灵到底了。

“你可有想过沐辰溪?他的选择未必跟你一样……你们三人肯定还会站在彼此的对立面,而且就算你为简灵做了这些事,简灵也未必会承你的情,苏君琰你还是清醒点吧?你跟简灵之间的共生关系一旦终结,她甚至永远都记不起她的生命中曾经出现过你这么一号人物,你这又是何必?”

这一刻的孑禹只是单纯从‘局外人’的角度,‘询问’苏君琰。

有时候,孑禹是真的理解不了苏君琰的脑回路,明明苏君琰也不是‘自虐’的人,但偏生每次遇到简灵的事情,这位王爷总是容易……感情用事。

当然,这证明在苏君琰的心目之中,简灵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但孑禹还是觉得这跟苏君琰的‘人设’明显不符。

到底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让苏君琰‘不管不顾’地挺简灵,哪怕简灵明明‘大有问题’???

孑禹越琢磨,越发觉得苏君琰对简灵的‘包容’……不合常理,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苏君琰越是‘不按常理出牌’,孑禹越发觉得此事背后……另有玄机。

当孑禹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苏君琰只是目光冷冷地看着孑禹,而后语调带着明显的强势道,“鉴定书的事情,你最好不要随意外传,至于涤魂珠在你手中的事实,我也会替你保密,这就算是我们两人之间的条件交换。”

权衡一番利弊后,尊逸王突然做了这么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