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96章 丞相国师齐现身 以毒攻毒救助帝拂衣 质疑龙无涯人设的沐辰溪(1 / 1)

加入书签

尽管听禅心急如焚,但简灵逃出至阴之地已成铁板钉钉的事实,所以他再着急上火也于事无补,这会儿听禅只希望帝拂衣能够平稳度过眼前的难关就好,至于其他,听禅表示……顺其自然。

听禅忧心忡忡地看着帝拂衣,不断呼唤着帝拂衣的名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最终帝拂衣还是缓缓睁开了虚弱不堪的眸子,起初帝拂衣视线还格外模糊,距离他不过咫尺的听禅在他眼里都是重影的,可想而知,帝拂衣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师……师父,你来了。”

帝拂衣气若游丝地冲着听禅笑了笑,笑容落进听禅眼里,越发让听禅揪心,听禅深呼吸了两三次,才好不容易按捺住自己那恨不得将简灵暴打一顿的愤怒。

“拂衣辛苦你了,你一定要撑住,师父绝对会救你的。”

说话间,听禅就一把将帝拂衣打横抱起,步履匆匆地朝着早就沦为废墟的宅院大门走去。

听禅跟帝拂衣刚走到门口,视线之中就看到了两道熟悉得不能更加熟悉的颀长身影。

看到来人时,听禅眉心狠狠一皱,黑眸更是闪过了一缕暗芒,转瞬即逝,他薄唇紧抿,周身散发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神色几分冰冻地看着正朝他跟帝拂衣这边走来的沐辰溪,无尘。

既然如今已经来到了现代位面,沐辰溪跟无尘早就换成了现代装束,沐辰溪身着一袭银灰色的高定西服,脚踩一双手工定制的咖啡色皮鞋,俊脸毫无表情,视线则是落在被听禅抱在怀里的帝拂衣身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至于无尘则是一袭尘埃不染的白色休闲服,气质淡漠而疏离,尽管他是跟沐辰溪一同出现,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两者关系谈不上多和睦。

无尘则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面露愠色的听禅,眉心轻拧,无人知道此刻国师到底在琢磨什么。

很快,无尘跟沐辰溪就来到了听禅,帝拂衣面前。

沐辰溪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听禅来,“你们可是找到简灵尸体了?”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沐辰溪说话的语气却很是笃定,而且沐辰溪显然就是冲着简灵而来。

尽管无尘没有吭声,但他的视线也是牢牢地黏在听禅身上,摆明了就是在等听禅……释疑解惑。

帝拂衣如今还意识恍惚,他双眸紧闭,神情很是痛苦地躺在听禅怀里,情况很不乐观。

对于沐辰溪的问题,听禅只是语调不善道,“我的确收到了简灵的消息,但她如今下落何处,我一无所知,你们也不用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说到这里,听禅低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如纸的帝拂衣,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了,他耐心告罄道,“我还要救人,没时间跟你们掰扯,想找简灵,自己去找便是。”

听禅这态度自然也谈不上多友好,沐辰溪跟无尘齐齐皱眉,两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不过他们谁都没有跟听禅计较,片刻的沉默过后,沐辰溪突然语出惊人道,“如果你信得过我,我能帮帝拂衣缓解寒火之毒。”

沐辰溪说的是‘缓解’,而不是‘根治’,可想而知帝拂衣的情况到底有多……棘手。

一听沐辰溪这话,听禅黑眸当即就划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他轻挑眉心,目光带着显而易见的审视之意,直接追问起沐辰溪来,“你要如何缓解?”

对沐辰溪,听禅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听禅跟沐辰溪无甚交情,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若是贸然将帝拂衣交给沐辰溪,听禅还担心沐辰溪会……暗中搞鬼呢?

听禅的顾虑,沐辰溪跟无尘自然都心知肚明,无尘鹰隼微眯,侧头看了一眼目光凌厉的沐辰溪,而后插话道,“听禅,我跟沐辰溪来此,无非就是想要掌握简灵的消息,而如今帝拂衣才是知情者,且还是唯一,你觉得沐辰溪会自断后路,选在这个时候对帝拂衣不利吗?”

说到这里,无尘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轻点下巴,目光幽幽地看了一眼始终没有什么反应的沐辰溪,而后再度语气凉凉道,“沐辰溪总不至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无尘虽然是在帮腔沐辰溪,但他那阴阳怪气的样子却让听禅跟沐辰溪都很不舒服,从两人不约而同轻皱眉心的动作就可见一斑。

听禅隐隐觉得无尘在进入现代位面之后,就开始出现……崩人设的倾向,毕竟以往的国师可是各种冷静自持,稳重大度,哪像面前这个三言两语就喜欢夹枪带棒,且各种含沙射影的家伙呢?

尽管听禅觉得无尘哪儿‘不对劲’,但心系爱徒的听禅还是没有太过于分心,略微思索了一下,听禅如此跟沐辰溪说道,“好,我就信你这一回,不过你救人的时候,我要全程旁观。”

说到底,听禅还是不放心沐辰溪。

听禅这个要求倒也不算过分,所以沐辰溪并没有出言反对,他轻轻点头,言简意赅地‘嗯’了一声。

很快,听禅就将虚弱不堪的帝拂衣平放在地上,沐辰溪也没有浪费时间,立马上前,他单膝跪在帝拂衣面前,先是仔细检查了一下帝拂衣而今的身体状况,然后就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偏平的,几近透明且四四方方的塑料薄膜,薄膜中间有一些红色的粉状物。

沐辰溪小心翼翼地撕开薄膜,毫不迟疑地就往帝拂衣鼻孔贴,显然是想让帝拂衣吸收薄膜中央的红色粉状物。

听禅视线始终都落在沐辰溪身上,唯恐沐辰溪对帝拂衣使坏,当听禅看到沐辰溪这番动作的时候,下意识又想阻挠,却被站在他身旁的无尘拦下了。

“你放心好了,沐辰溪不会对帝拂衣如何,如今只有帝拂衣知道简灵本尊的真实状况,我们比任何人都希望帝拂衣赶紧醒来。”

无尘再度出言安抚起‘一惊一乍’的听禅来,毕竟无尘也是为了打探简灵的消息才来到城北鸣凤街的。

无尘也是半道遇上沐辰溪的,两人虽然互生厌恶之意,但鉴于暂时目标一致,所以无尘也没有跟沐辰溪撕破脸,毕竟他们都是以大局为重的人。

无尘的出声让听禅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听禅总算没有再做出任何干扰沐辰溪救人的举动。

无尘跟听禅的交谈,沐辰溪自然也听到了,不过沐辰溪却并未理会,如今沐辰溪全副注意力都放在帝拂衣身上,沐辰溪现在只希望自己这个‘以毒攻毒’的法子能够奏效,毕竟他急于了解简灵的实际情况。

也许老天爷真的听到了沐辰溪的心声,片刻之后,帝拂衣眼睑轻颤,大有一番即将醒过来的架势。

沐辰溪依旧半跪在帝拂衣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帝拂衣,轻启薄唇,语调低沉道,“帝拂衣,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对不对?”

沐辰溪尝试着唤醒帝拂衣,他不断地跟帝拂衣说话,就是希望能够让帝拂衣从昏睡状态清醒过来。

彼时,无尘跟听禅都目光专注地看着帝拂衣,显然也不想错过帝拂衣清醒的第一秒。

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帝拂衣,慢慢地,帝拂衣右手小手指微微抬了一下,眼皮轻颤,下一瞬他就睁开了双眼,一开始他的目光似乎还有些没办法聚焦,渐渐地,他的视线就清晰起来,最终帝拂衣的目光就定格在已经快步走到他身边,半蹲在他身旁的听禅身上,语调沙哑地唤了听禅一句‘师父’。

“拂衣,你感觉好点了吗?还有哪里不舒服?”

听禅是真的很担心帝拂衣,如果可以听禅恨不得亲自代帝拂衣受罪。

闻言,帝拂衣很是虚弱地对着目光满是心疼地听禅笑了笑,有气无力道,“师父,我没事,你别担心。”

既然帝拂衣已经意识清醒了,沐辰溪当然不会再浪费时间,他目光如炬地看着帝拂衣,语调清冷道,“帝拂衣,你见过简灵,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当沐辰溪提问的时候,无尘也站在帝拂衣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帝拂衣,显然很关心……答案。

沐辰溪话音一落,帝拂衣眉心就狠狠一拧,脑海里自然想起之前在至阴之地跟死鬼简灵之间发生的种种不愉快。

帝拂衣表情的变化自然也落进了在场三人眼中,大家都有些疑惑不解,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帝拂衣的微弱嗓音。

“当年简灵的尸体是被一个狂热的男粉丝盗走的,那人是遗体整容师,有机会接近简灵,而且据他所言,他只是不希望简灵被火化,所以才利用职务之便,偷走了简灵尸体,存放在他家地窖里,而且极其巧合的是,那个男粉丝的家恰好就是修建在至阴之地上面的,所以简灵尸身得以多年不腐。”

“不过我进入的时候却发现里面设置了天罡八卦阵,虽然阵法比较粗糙,但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粉丝可以弄出来的,那人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

毕竟帝拂衣先前遭受过寒火之毒的侵蚀,所以帝拂衣在说了这么一大溜话之后,又有些气喘吁吁了,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液,等帝拂衣气息稍微有所平复,他这才再度开口补充道,“而且我问过简灵,听她的意思当年设置天罡八卦阵将他囚禁起来的是龙无涯,简灵从冰棺脱身之后,当着我的面对龙无涯各种破口大骂,看她那样不像作假,只不过我始终百思不得其解,龙无涯怎么会牵扯进这件事?而且龙无涯怎么会知道天罡八卦阵?”

说起这事儿,帝拂衣也是一脑门官司,完全搞不懂龙无涯在这件事里面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帝拂衣这席话让在场三人脸色一变再变,沐辰溪拧眉看了一眼无尘,无尘心下了然,他表情有些难看地摇头道,“你看我什么?我可没有假扮龙无涯,更没有借用龙无涯的名义设置什么天罡八卦阵,我还不至于否认这事,再说了,当年简灵尸体被盗时,我都不知道龙无涯这号人的存在,我怎么设局陷害龙无涯?”

虽然沐辰溪只是一个简单得不能更简单的眼神,但无尘还是秒懂了沐辰溪的未尽之意,无尘立刻解释,毕竟他也不是喜欢背黑锅的人。

对于龙无涯,无尘第一次还是从简灵口中得知,那时候简灵刚从津南市魂穿到璇玑王朝赫赫有名的尊逸王苏君琰身上,见到无尘第一眼就冲着无尘喊‘龙无涯’,事到如今,无尘还记忆犹新。

但对于至阴之地发生的事情,无尘是真的不知情,他更加不知道龙无涯为何会出手‘对付’简灵。

无尘这番解释一出,沐辰溪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只是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眉心紧皱,一言不发的听禅,而后语调幽幽道,“在外界的传言之中,龙无涯对简灵可是‘用情颇深’,而且后来他还以直播自sha杀的方式博人眼球,更是让他的死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且还留下了更大的谜团。”

“在外人眼中,龙无涯可是对简灵一往情深,难道这些都只是他刻意对外营造的‘完美人设’,实际上他真正的来头不容小觑?真的会是这样吗?”

沐辰溪提出了心中第一个质疑,毕竟帝拂衣也不是等闲之辈,还不至于连简灵话语的真实性都判断不了,再者简灵都被天罡八卦阵困了这么多年,总不会还要替设阵的人……打掩护吧?

透露设阵的人给帝拂衣,对于简灵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而且还能让更多人‘关注’龙无涯,也算是变相地给龙无涯制造更多麻烦,简灵怕是乐观其成吧?

当然如果简灵跟龙无涯之间本来就有无法调和的矛盾,那么简灵也不是不能往龙无涯头上泼脏水,再转移众人焦点?但这个可能貌似微乎其微,至少目前看来如此……

沐辰溪的出声打断了听禅的出神,听禅黑眸划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他目光隐晦莫名地扫了表情凝重的无尘跟沐辰溪一眼,而后声线低沉道,“龙无涯到底是从谁那里学到天罡八卦阵的?我们是不是可以从源头回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