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797章 沐辰溪无尘前往聚贤楼 疑窦之往生路终极挑战APP出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97章 沐辰溪无尘前往聚贤楼 疑窦之往生路终极挑战APP出现(1 / 2)

“传闻天罡八卦阵是由奉贤居士所创,但他一生都没有收过徒弟,所以如今流传下来的阵法其实都是经后世演绎而来,算不上‘原汁原味’,所以‘功效’自然也跟着大打折扣,如果简灵所言句句属实,那么龙无涯的身份就有待商榷了。”

沐辰溪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略微思索了一下,沐辰溪突然当着无尘,听禅,还有帝拂衣三人的面说出这样一番‘意有所指’的话来。

沐辰溪话音一落,身穿一袭白色休闲装的无尘立刻接茬道,“你可是在怀疑奉贤居士?”

虽然乍听上去这是一个疑问句,但无尘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连带着落在沐辰溪身上的视线也带着些许让人琢磨不透的隐晦之意。

对此,沐辰溪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拧眉看了一眼脸色依旧苍白如纸的帝拂衣,而后再度追问起帝拂衣来,“简灵只跟你提过龙无涯吗?”

沐辰溪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简灵身上,毕竟能被天罡八卦阵‘镇压’三年之久,而且还能‘安然无恙’地脱身,简灵也算一大狠人。

此刻沐辰溪更希望帝拂衣能够提供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但让沐辰溪大失所望的是,帝拂衣轻轻点头,言简意赅地说了个‘是’,就再无其他了。

见状,沐辰溪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就在沐辰溪心生不甘,还想追问帝拂衣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听禅直接插话道,“拂衣需要休息,沐辰溪你不要再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之前简灵‘主动联络’我的时候,她的态度就格外嚣张,就算你真的怀疑此事另有隐情,你也应该直接去找简灵对质,再说进入至阴之地也不是拂衣本意,他也算是‘误打误撞’才来到这里,而且设阵的人到底是不是龙无涯,还需要时间调查,毕竟简灵的话总是真假参半。”

从这席话就可以分辨出来,听禅对简灵的‘观感’也谈不上多好,撂下这话,听禅就搀扶着帝拂衣,显然是打算离开城北鸣凤街了。

沐辰溪倒是有意阻拦,却被无尘给拉住了,无尘皱了皱眉头,冲着沐辰溪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某人‘冷静’点,沐辰溪脸色不善,他当即就挣脱了无尘的‘钳制’,不过也没有继续追赶前面那两个渐行渐远的……师徒。

很快,帝拂衣跟听禅身影就齐齐消失在拐角,两人走后,无尘上前一步,跟沐辰溪并肩而立,他扭头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沐辰溪,而后声线低沉道,“听禅的戒备心太重,不管你问什么,他都不会予以配合,帝拂衣是听禅的高徒,更是以听禅马首是瞻,你又何必白费力气?”

无尘这话带着一抹显而易见的嘲讽,言罢,他就目光幽幽地瞥了沐辰溪一眼,彼时,沐辰溪俊脸阴沉如锅底,显然心情有些低迷。

“看你这气定神闲的模样,怕是想到别的解套之法了?不如说来听听。”

尽管沐辰溪打从心底不待见无尘,但鉴于如今他身边只有无尘一人,所以他还是‘勉为其难’地跟无尘‘交谈’,毕竟简灵‘出逃’一事非同小可。

沐辰溪话音一落,无尘当即就微微勾了勾嘴角,薄唇扬起一抹淡淡的幅度,但笑意却未曾抵达眸底,他目光凉薄地看向鹰隼微眯的沐辰溪,一语双关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简灵本尊‘重现江湖’,真正该头疼的也是苏君琰,而不是你我,如今那位‘影后’不是还活跃在台前吗?而且苏君琰还主动配合那位‘演戏’,要是‘幕后’的这位也‘不甘寂寞’,你说届时苏君琰到底该如何选择,沐辰溪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好奇吗?”

无尘突然将话题转移到尊逸王苏君琰身上,而且无尘还刻意将至阴之地出逃成功的‘死鬼影后’与外面那个早已掀起一阵热议且风头一时无两的‘试验品一号’相提并论,从无尘那跃跃欲试的眸子就可以看出,无尘是真的很想看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无尘的意有所指,沐辰溪当然瞬间秒懂,但沐辰溪可没有无尘那么好的兴致,他眉心轻拧,神色几分冰冻地看着黑眸满是恶意的无尘,而后语调低沉道,“我劝你还是适可而止,如果自离开的简灵真的跟外面那个‘冒牌货’正面遇上,到时候究竟会掀起何种惊涛骇浪,可想而知,而且遭受冲击的未必只有苏君琰,你以为我们就能够‘独善其身’吗?”

说到这里,沐辰溪停顿了一下,他抬眸看了一眼依旧各种黑压压的天幕,而后再度幽幽补充道,“对于那种损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愚蠢方式,我……敬谢不敏。”

沐辰溪也没有给无尘任何面子,一席话下来就让无尘脸色阴沉如锅底,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就在无尘想要发作的时候,沐辰溪早已大长腿一迈,径直朝着鸣凤街东头走去,显然不想搭理‘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无尘了。

见状,无尘深呼吸了两三次,在调整好自己那恨不得揍人的操蛋心情之后,无尘这才跟上前面的沐辰溪,反正无尘已经想好了,今个儿不管沐辰溪怎么言语‘挤兑’他,他都不会愤而离开就对了,毕竟简灵的事情才是‘重头戏’,无尘还不至于‘分不清主次’。

在给自己做好牢不可破的心理建设之后,无尘就赶忙追赶前面的沐辰溪去了。

沐辰溪走在前面,无尘远远地缀在沐辰溪身后,两人之间的距离基本都保持着五步之遥,既不会太远,也不至于太近……

沐辰溪当然知道无尘就在他身后,对此,沐辰溪也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只是目标明确地朝着尽头那个很是显眼的聚贤楼走去。

当沐辰溪跟无尘一前一后直奔聚贤楼时,听禅也带着帝拂衣离开了城北鸣凤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