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806章 耶律齐抵达皇家墓地 孑禹阻挠苏君琰 追问沐辰溪的简灵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06章 耶律齐抵达皇家墓地 孑禹阻挠苏君琰 追问沐辰溪的简灵(1 / 2)

“发生何事?”

看到简灵那义愤填膺的样子,苏君琰有些不明所以,他狠狠地皱了皱眉头,黑眸带着显而易见的疑惑不解,他先是扫了一眼一身狼狈的孑禹,而是又看向双拳紧握,俏脸乌云密布的简灵,突然插话,追问起明显‘谈崩了’的两人。

孑禹始终都关注着苏君琰跟沐辰溪那边的情况,所以自然也看到了苏君琰低声跟沐辰溪交谈的样子,只不过几人之间距离有些远,所以孑禹也不知道尊逸王跟美人丞相究竟谈了些什么,此刻看到苏君琰走到跟前,孑禹早没了跟简灵‘争论’的心思,他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苏君琰,语调低沉道,“平岑坳出事了,简家老宅昨晚被付之一炬,如今警方已经介入,但却未必能够查出纵火之人的身份,北辰玄玥已经赶往平岑坳了,他打电话给我,让我联络无尘,通知无尘此事,不过有些奇怪的是,无尘的手机要么无法接通,要么就是不在服务区……”。

从帝师所言都可以听出如今形势的紧张程度,不过孑禹并没有流露出太多忧色,反倒是最初孑禹来到皇家墓地,看到简灵的时候,他的表现还比较符合‘传递噩耗’的人该有的样子,可如今面对苏君琰的时候,孑禹又轻松得跟个无事人似的。

孑禹前后的‘反差’自然也让影后妹子察觉了,她秀眉狠狠拧着,正当她张嘴,打算再度追问孑禹什么的时候,身后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显然是朝着他们几人所站的位置而来……

孑禹跟简灵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苏君琰也狠皱眉头,黑眸之中的焦灼一闪而逝……

“咦,你们都在?”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耶律齐,耶律齐视线率先落在简灵身上,不过很快他就没再关注简灵,而是看向表情同样凝重的苏君琰跟孑禹。

“你来这里干什么?”

苏君琰上前两步,黑眸幽深如古井寒潭一般,视线锁定跑得气喘吁吁的耶律齐,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耶律齐来。

突然众人都齐聚皇家墓地,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尊逸王心思千转百回,不过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他只是表情淡淡地看着视线飘向他身后,显然是在打量沐辰溪的耶律齐,静候着某人开口。

苏君琰的出声打断了耶律齐的走神,耶律齐当即就摆出一副苦瓜脸,生无可恋道,“平岑坳的事情里面应该都有所耳闻吧,简家老宅突然被火烧得一干二净,而且现场都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事儿恐怕不寻常……”

耶律齐也提到了平岑坳那场‘毫无征兆’的诡异火灾,显而易见,所有人都因为简家老宅的‘出事’被凑在一起了,而且众人都在担心着什么。

因孑禹也没有给简灵细致解释,所以事到如今,影后妹子依旧是一知半解,这会儿,耶律齐再度提及平岑坳,简灵情绪自然越发失控了,她耐心告罄,狠狠地捏了捏拳头,冲着身边三个风格迥异却同样帅得惊为天人的美男子低吼道,“你们能不能稍微尊重我一下?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简灵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而且因为她始终都游走在状况之外,越发加重了她的焦虑。

简灵突然发飙,自然也引起了苏君琰,耶律齐还有孑禹的注意,三人齐齐皱眉,表情都带着如出一辙的隐晦莫名,很显然众人都有些纠结,似乎不太愿意将现实情况透露给简灵。

耶律齐跟孑禹齐齐瞥了一眼表情寡淡的苏君琰,显然是将简灵这个烫手山芋推给了尊逸王。

苏君琰自然察觉到来自另外两人的打量,他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想了想,便如此跟简灵说道,“沐辰溪说他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发件人约他来皇家墓地,而后沐辰溪在你墓前意外见到了李毅,更为诡异的是,生魂铃不知何时居然落入了李毅手中,而且李毅还习得了一身可怕的武功,沐辰溪跟李毅对打,因顾忌生魂铃的缘故,沐辰溪行动受到了不小的‘制约’,后来……”

说到这里,苏君琰黑眸闪过了一缕暗芒,转瞬即逝,他轻吐口中浊气,再度幽幽补充道,“鬼泣再度凭空出现,鬼泣居然帮着李毅攻击沐辰溪,沐辰溪被鬼泣所伤,李毅趁机逃走,去向不明,而鬼泣也不知所踪。”

如果可以选择,尊逸王自然不想将这些事情一一说给简灵听,但如今简灵在场,而且苏君琰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可以‘忽悠’简灵,最终只能……据实已告了。

当简灵从苏君琰口中听到李毅,又听到鬼泣时,星眸当即就瞪得溜圆溜圆的,显然也很是惊诧,好半晌,简灵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目光怔楞地看着苏君琰,明显还没有回过神来。

看到简灵这幅表情,苏君琰眉心轻皱,思绪流转,正当苏君琰还打算‘安抚’简灵什么的时候,简灵如同脱缰的野马,撒开蹄子,飞也似的朝着沐辰溪所在的位置跑去。

“简灵,你……”

见状,苏君琰作势就要追赶,却被身旁一言不发的帝师孑禹拉住了。

“你这是干什么?松手。”

苏君琰黑眸划过了一抹厉色,他面色不善地呵斥起孑禹来。

虽然苏君琰态度谈不上友好,但帝师却没有露出任何被激怒的神情,他只是迎着苏君琰那愤怒不已的眸子,一语双关道,“苏君琰,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瞒就能隐得住的,简灵迟早都会知道平岑坳的事情,迟早也会知道鬼泣异变背后的真实原因,你瞒得了一时,也不可能瞒得了一世。”

孑禹的话外之意就是让苏君琰‘看淡’点,不用一惊一乍,更不用替简灵‘做决定’,毕竟每个人都只能为自己负责,他人终究只是生命之中的过客,自然也只能起到比较‘被动’的作用。

孑禹这话一出,苏君琰黑眸迅速翻涌起一片骇人的‘狂风骤雨’,很显然,此刻,尊逸王也有些心绪不宁,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