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47章 提醒沐辰溪的殷簌离 成功带走简灵的宫羽漠 挑衅苏君琰的洛雳(2 / 1)

加入书签

“你不妥协,她就得死,你真的……忍心?”,洛雳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虽然说这话的时候,洛雳语调依旧平和,但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他的深深恶意,无疑,洛雳就是在威胁苏君琰,一旁的沐辰溪只是轻皱眉心,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脸色越发阴沉可怖的尊逸王,却没有插话,更别提‘声援’苏君琰了,毕竟此刻沐辰溪跟洛雳才是‘盟友’。

因洛雳毫不掩饰的‘挑衅’,苏君琰心情奇差无比,拳头更是捏得咯吱响,他眉眼不善地剜着依旧笑得一脸和煦的洛雳,声线低沉道,“洛雳,看来你这是手握‘重要筹码’啊,不然怎敢如此‘硬气’”

苏君琰这话一出,洛雳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四两拨千斤道,“筹码倒是有一点,有备无患嘛,其实我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对你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如果你真的在乎简灵,又何必‘拘泥于形式’呢?在我看来,简灵可比区区一条龙脉重要多了,沐辰溪你说呢?”

洛雳也是个坑货属性十足的家伙,居然突然将话题转移到许久未吭声的沐辰溪身上,从美人丞相瞬间蹙紧的眉心就能看出他的不悦,但沐辰溪还是没有当场表态,只是目光略显复杂地看了一眼洛雳,而后又扫了一眼苏君琰,三人之间的气氛越发微妙,好半晌谁都没有开口,场面有些诡异。

最终还是苏君琰选择了妥协,他深呼吸了两三次,眸光阴恻恻地瞪着云淡风轻的洛雳,沉声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要先等津南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多半个月,半个月之后我就跟你回璇玑皇城。”

苏君琰说完就站起身来,视线定格在走廊尽头的电梯,显然是急着去见楼上客房的简灵,一听苏君琰这话,洛雳也没有流露出任何喜悦的表情,他轻挑眉心,语调微讽道,“你这是打算采用拖延战术?苏君琰,你觉得我有那么好糊弄吗?嗯?”

洛雳可没那么容易打发,怎么可能单凭苏君琰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上当’呢?

洛雳的出声打断了苏君琰的出神,苏君琰脸色阴郁地看着目光格外犀利的洛雳,语气生硬道,“十天,我需要十天,洛雳,你也别太得寸进尺。”

苏君琰是真的怒了,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越发明显,就在这时,沐辰溪的手机铃声响彻耳际,倒是让对峙中的两人气氛有所缓和,苏君琰有些烦躁地拽了一下自己的领带,负气地坐在椅子上,扭头看着窗外那美轮美奂的景色,一副不愿意搭理洛雳的样子,而洛雳则是拧眉看着已经掏出手机,表情略显迟疑的沐辰溪,洛雳心思千转百回,故作不经意地追问起沐辰溪来,“谁的电话?”

沐辰溪虽然没有正面回应,但也没有刻意回避身边两人的意思,修长如玉的手指划过接听键,直接开门见山道,“殷簌离,你找我所为何事?”

当沐辰溪说出殷簌离的名字时,苏君琰也顾不上恼怒洛雳了,他猛地转身,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一般,锐利地看着沐辰溪,显然很在意殷簌离的这通来电,要知道一直以来,苏君琰跟殷簌离可是‘合作关系’,如今殷簌离致电给沐辰溪,苏君琰这个合伙人反倒是两眼一抹黑,这绝逼不正常啊喂,苏君琰的打量,沐辰溪不是没有发觉,但他并没有匀出多余的眼神给苏君琰,只是全神贯注地应付着殷簌离,苏君琰眉头越发深锁,脑海思维更是高速运转,就在这时,沐辰溪脸色变幻如调色盘,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快速朝着电梯的方向跑去。

沐辰溪突如其来的举动也让苏君琰跟洛雳心生不妙,两人对视一眼,而后也快速跟上了前面的沐辰溪,进入电梯之后,沐辰溪直接摁了十三楼的键,脸色难看得跟什么似的,苏君琰跟洛雳不约而同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殷簌离跟你说了什么?”

沐辰溪是接了殷簌离电话之后,才‘行为失态’的,苏君琰跟洛雳自然好奇,虽然他们已经猜到事情肯定跟楼上的简灵有关,但为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两人也只能追问沐辰溪了。

沐辰溪目光一直盯着电梯楼层的变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但他并没有忽略两人的问题,语调低沉道,“简灵应该出事了,殷簌离说,宫羽漠已经来了津南,而且宫羽漠这次的目标也是简灵……”

一听沐辰溪这话,苏君琰跟洛雳的心瞬间就跌入了谷底,三人没有再交谈,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楼层显示屏,当电梯门开启的那一刻,洛雳跟沐辰溪都齐齐朝着1308跑去,苏君琰也紧紧地跟在两人身后,可当他们推门进入的那一刻,却被一股磅礴的力量给掀翻,房间里哪里还有简灵的身影,苏君琰脸色铁青,从地上爬起之后,他当即就掏出自己的手机,迅速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电话就接通了,殷簌离的声音传到苏君琰耳边,“你找我?”

苏君琰也没跟殷簌离废话,直奔主题,“简灵不见了,你可知道宫羽漠的藏身处?”

尊逸王并没有浪费时间,去‘质问’殷簌离跟沐辰溪之间的‘隐蔽来往’,他只是想尽快找到宫羽漠罢了,毕竟简灵落入宫羽漠手里可不是什么好事。

闻言,殷簌离轻拧眉心道,“原来你跟沐辰溪在一起啊,看来你们还是晚了一步,我还没见过宫羽漠,并不知道他的落脚地,不过,你可以联络苏秉宸,让苏秉宸‘策反’盖雅茜,我发现近段时间,盖雅茜跟宫羽漠来往过密,盖雅茜肯定知道宫羽漠会将简灵带往何处。”

殷簌离这话一出,苏君琰眉心越发紧皱,脸色更是阴沉得都快能滴出水来了,他深呼吸了两三次,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而后再度追问起殷簌离来,“你要是有空,晚上去一趟我那。”

闻言,殷簌离轻扯薄唇道,“好,我正好也有事情要跟你商量,那我们晚上老地方见,目前还是兵分两路,先找找简灵跟宫羽漠他们吧?”

很快,苏君琰就挂断了殷簌离的电话,当尊逸王联络缥缈峰峰主的时候,沐辰溪跟洛雳都已经进入了房间,两人站在莫名其妙地霍开了一个巨大口子的落地窗前,各有所思。

“你说宫羽漠到底采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能够将简灵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带走?”

沉默半晌之后,洛雳突然扭头追问起身旁一言不发的沐辰溪来,哪怕到了这个时候,洛雳居然还是一副浅笑嫣嫣的样子,心情貌似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洛雳这话一出,还没等沐辰溪开口回答,后进屋的苏君琰就冷哼道,“自然是‘移形换影’,宫羽漠也是个硬茬子,居然舍得下这么大的血本,我倒是没想到,他会亲自现身……”

只消一眼,苏君琰就能猜到大玥国的宫羽漠到底是用了什么秘法带走简灵,说起宫羽漠的时候,苏君琰拳头捏得咯吱作响,明显是恨极宫羽漠,谁让某人‘截胡’呢?

苏君琰说完,沐辰溪也点头附和道,“没错,就是移形换影,我也没想到宫羽漠会直接出击,看来这段时间大玥国的形势也不太妙,要不然,怎么可能惊动这位呢?”

沐辰溪跟苏君琰想法一致,更甚者,美人丞相还特意影射了一把大玥国当前的形势,明摆着是‘话里有话’,洛雳一听两人这话,黑眸当即就闪过一缕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他伸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很快,就再度跟身边的两人说道,“那你们说接下来宫羽漠会将简灵带往何处?”

简灵已经失踪了,再纠结宫羽漠的‘动机’也于事无补,最重要的还是要赶紧掌握两人下一步的去向,这样才有助于他们展开‘营救行动’,或者应该说……‘抢夺行动’。

洛雳这话让沐辰溪跟苏君琰都不约而同地皱眉,片刻之后,沐辰溪转身,径直朝着房门走去,显然是打算离开香榭公馆了,洛雳见状,冲着沐辰溪的背影喊道,“你去哪里?”

沐辰溪依旧没有任何停留,但还是语调清冷道,“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供打探的线索了,大家还是各自为战吧,大玥国这次的介入恐怕意味着诸国局势已经起了‘始料未及’的变化,不管宫羽漠到底会将简灵带往何处,我们都要想方设法赶快回去,若是错过了时间,恐怕……”

沐辰溪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话语之中的深意却让身后的苏君琰跟洛雳都脸色大变,很快,沐辰溪深意就消失在转角,沐辰溪走后,苏君琰也没有再耽搁时间,他扭头看了一眼鹰隼如炬的洛雳,略微思索了一下,如此跟洛雳说道,“看来你这次还是‘鸡飞蛋打’了,宫羽漠截胡,你们一线天恐怕难有出头之日了,洛雳,如果换做我是你,我根本就不会选择蹚这次的浑水。”

苏君琰这话显然是在警告洛雳,可洛雳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沮丧之色,更别提‘畏惧’了,他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四两拨千斤道,“这场戏不还没结束吗?鹿死谁手还未可知,王爷你也不用替我们一线天操心,我反倒觉得你更该好好想想自己日后的‘出路’,暗刑堂那边可不是善茬,王爷你除了抵押自己的灵魂,还有什么东西拿得出手呢?”

洛雳也不是省油的灯,怎么可能坐视苏君琰‘嘲讽’自己?他当着苏君琰的面,直接提到了暗刑堂,说起暗刑堂的时候,洛雳薄唇绽放出一抹醉人心魄的幅度,明摆着就是想看苏君琰的笑话,苏君琰脸色一变再变,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

洛雳无所畏惧地迎着苏君琰那双暗恨的眸子,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紧张,一场大战貌似随时都有可能展开,但最终苏君琰还是深呼吸了两三次,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洛雳,而后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简灵曾短暂待过的房间。

洛雳目光幽幽地看着苏君琰那‘火冒三丈’的背影,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让人不免头皮发麻,他捏起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身旁的桌子,语气生硬道,“该死的宫羽漠,你什么时候出现不好,为何偏要跟我们一线天过不去?”

很显然,洛雳也将大玥国嵇王记恨上了,谁让宫羽漠坏了他的好事呢?

尽管刚才洛雳当着苏君琰的面表现出一副‘毫不介意’的样子,但洛雳知道,为了这次的局,他们一线天可是‘大费周章’,可如今却给宫羽漠做了免费的‘嫁衣’,洛雳怎么会不恼火?

如果这会儿宫羽漠就在洛雳面前,洛雳一定会跟宫羽漠干架滴,总归要给自己找回场子,但可惜的是,宫羽漠早就带着简灵‘逃之夭夭’了。

当众人因宫羽漠而忙得人仰马翻的时候,宫羽漠正跟刚刚苏醒过来,但状态谈不上多好的简灵‘谈判’,宫羽漠单手插兜,一脸惬意地看着脸色依旧苍白如纸,气势却一点都不输给自己的简灵,嗓音平和道,“简灵,为了救你,我可是得罪了不少人,你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宫羽漠显然是话里有话,他端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温热的茶水,一杯推给简灵,一杯留给自己,宫羽漠也不急着喝茶,只是轻轻摩挲着茶杯,视线始终盯着若有所思的简灵。

“我现在这样,你让我回璇玑,恐怕半路我就得没命,三天,你再给我三天时间,让我先恢复,之后我一定会跟你回璇玑,宫羽漠,我知道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简灵狠狠地咬牙,再度跟宫羽漠周旋起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