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850章 遣寂痕索要琉璃灯盏的苏君琰 谜团之似是而非的天启十二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50章 遣寂痕索要琉璃灯盏的苏君琰 谜团之似是而非的天启十二年(1 / 2)

寂痕带着君柏寒回到尊逸王府时,还没等走进青松苑,隔老远就看到了某个正半佝偻着腰身,盯着灌木丛‘若有所思’的王,某人依旧一如既往的‘随性洒脱’,仅着中衣,许是因为维持那样的姿势有些久,让他略显疲惫,只见苏君琰反手捶了捶自己的后腰,而后就缓缓站直。

彼时,寂痕早就一溜小跑,直冲苏君琰而去,君柏寒则是远远地缀在寂痕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视线却不曾从尊逸王身上移开过,君柏寒俊脸表情始终冷冷淡淡的,黑眸幽深如古井寒潭一般,无人知道此刻君柏寒到底在琢磨什么,尽管日头已经渐渐升高,可如今的温度其实还是明显偏低,故而没过多久,君柏寒耳畔就传来了寂痕那既焦急,又无奈的声音,“王爷,身体要紧,您怎么不多穿点?”

寂痕向来都知道苏君琰是个‘麻烦’的主子,尽管寂痕也很想‘以下犯上’,好好‘念叨’苏君琰一番,但当寂痕对上自家王爷那双古井无波的黑曜眼神时,寂痕当即就打了一个激灵,哪里还敢‘造次’,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苏君琰那单薄的衣着,再度善意提醒起苏君琰来。

苏君琰并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侍卫,只是负手而立,视线越过操心操肺的寂痕,目光则是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君柏寒身上,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君柏寒已经走到苏君琰跟前,他一撩衣摆,毕恭毕敬地给苏君琰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礼’,“草民见过王爷。”

闻言,苏君琰目光幽幽地扫了一眼背部笔直地跪在地上的君柏寒,薄唇紧抿,好半晌都没有开口,寂痕好歹也跟了苏君琰多年,自然也察觉出气氛有些不对劲,虽然寂痕脑海里也闪过了很多杂乱无章的念头,但如今主子‘情绪低迷’,寂痕作为心腹,也不敢妄加揣测,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竭尽全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在寂痕心有惴惴的时候,耳边总算响起了苏君琰的清冷嗓音,“这里也没有旁人,医圣何须多礼?起来吧。”

苏君琰这话一出,君柏寒神色如常地说了句‘多谢王爷’,而后就从容地起身,君柏寒直视着距离他不过两步之遥的苏君琰,并没有多说什么,苏君琰淡淡地瞥了一眼君柏寒,而后就转过身去,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君柏寒站在原地,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表情隐晦莫名地看着苏君琰的背影,就在这时,前面的尊逸王突然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只是语调平平地吩咐起早就跟在苏君琰身后的寂痕,“寂痕,你现在去一趟靠山王府,就说本王要借皇叔的琉璃灯盏……”

尊逸王突然给自己的侍卫寂痕下达了一个很是古怪的命令,尽管寂痕各种云里雾里,但他还是伸手挠了挠头发,赶忙接应下来,“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前往靠山王府。”

苏君琰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很快,寂痕就快步跑开了,一下子院子里就只剩下苏君琰跟君柏寒两人,君柏寒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虽然君柏寒竭尽全力让自己镇定如初,但从他那下意识收紧的拳头就能看出,此刻君柏寒貌似一点也……不轻松啊。

苏君琰跨过门槛时,对着身后的君柏寒说了一句,“进来吧。”

尊逸王的出声打断了君柏寒的出神,君柏寒深呼吸了两三次,轻吐口中浊气,黑眸闪过一缕暗芒,转瞬即逝,很快君柏寒就面无表情地跟着苏君琰进入了房间,苏君琰在房间中央的圆桌旁坐下,鹰隼微眯,目光锐利地盯着站姿挺拔如松的君柏寒,无人知道此刻苏君琰到底在琢磨什么,但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显得很压抑,好在片刻之后,苏君琰就将自己身上的‘恐怕威压’收了起来,伸手对着君柏寒指了指对面的空位,示意君柏寒入座。

君柏寒倒也没有跟苏君琰客气,在对着苏君琰拱手行礼之后,就从容不迫地坐下了。

苏君琰指腹摩挲着手中的茶盏,黑眸微微闪烁,他浅浅地抿了一口茶水,而后就将手中的茶盏轻轻搁在桌子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桌面,嗓音低沉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吗?”

身边已经没有任何闲杂人等,苏君琰也没有再‘本王’来,‘本王’去了,而是直奔主题,当场追问起君柏寒来,他的目光很是锐利,似乎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够‘糊弄’他似的,此刻正扯着薄唇,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正襟危坐的君柏寒,显然是意有所指。

若是换做旁人,被苏君琰这么一诈,恐怕只能竹筒倒豆子,什么都主动撂了,但君柏寒不愧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医圣,愣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神色如常地看着苏君琰,四平八稳道,“所有的行动都是遵照王爷三年前的指示,草民觉得王爷事事了然于胸,无需草民赘言。”

君柏寒这话一出,苏君琰当即就低低地笑了起来,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苏君琰这样的反应让君柏寒眉心轻皱,他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苏君琰,张了张嘴,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悉数化作一道叹息,君柏寒怔楞地看着虚空某处,还是不打算开口。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君柏寒,你现在扯谎的本事倒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张口就来,还如此这般的冠冕堂皇,如果你们真的是遵照我的指令行事,怎么可能让局面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控?紫宸郡主又怎会落在丰子贤的手中,最终更是……”

起初,尊逸王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情绪,但当他提到紫宸郡主名号时,俊脸却陡然阴沉了许多,搁在桌上的右手更是寸寸收紧,黑眸之中更是涌现出一片骇人的风暴,苏君琰眸光锐利如刀,瞪着身边脸色已经苍白如纸的君柏寒,他深呼吸了两三次,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情绪稍稍平复,而后再度跟君柏寒说道,“紫宸真的……去了吗?她的尸体如今陈放何处?”

此刻的苏君琰已经没有先前那种‘暴躁’,阴郁的情绪了,但从他的问话之中还是可以看出,他对苏紫宸事件的关心,要不然也不会屡屡将话题引到苏紫宸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