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857章 威胁之反其道而行的苏君琰 跟圣卿王正面交锋的尊逸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57章 威胁之反其道而行的苏君琰 跟圣卿王正面交锋的尊逸王(1 / 2)

苏君琰离开房间之后,柳成刚顿时觉得周围的空气没有早先那么稀薄了,他缺氧的情况也有所好转,柳成刚伸手抹了一把额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劫后余生的样子简直了,不过还没等柳成刚轻松三十秒,尊逸王不知何故又去而复返了,柳成刚脸色一变再变,壮硕,魁梧的身躯又抑制不住地一抖再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嘴皮子哆哆嗦嗦道,“王,王爷还,还有何吩咐?”

说这话的时候,柳成刚都快哭了,他总觉得自己头上悬着一把长剑,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要他老命,就在柳成刚胆子快吓破的时候,面无表情的苏君琰,目光锐利地盯着柳成刚,语调低沉道,“你说那日买走青松图的男子左额有一个类似弯月的胎记,就在这个地方,对吗?”

尊逸王一边说,一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左额,显然是想跟柳成刚确认具体位置。

一听苏君琰这话,柳成刚也不敢耽搁,他点头如捣蒜道,“对,是,就是那个地方。”

这个答案让苏君琰浑身的冷意越发明显,漆黑如墨的双眸更是酝酿着骇人的风暴,柳成刚虽然依旧云里雾里,但他还是本能地察觉到危险,而且柳成刚知道三个月前自己通过‘不法渠道’所订购的那批来自屠苏国的墨宝恐怕‘大有猫腻’,要不然何以苏君琰如此这般的‘介意’呢?甚至还为此……大动肝火。

越想,柳成刚越发觉得自己小命不保了,他再度朝着若有所思的苏君琰磕起头来,嘴里还念念有词,“王爷,王爷,草民真的是一时糊涂,草民不知道这批货有问题啊,更不知道购画之人也有问题,草民悔不当初,王爷,求您高抬贵手,饶了草民,饶了草民吧。”

深知兹事体大的柳成刚对着苏君琰哭天抢地,哭天抹泪的可怜样一度跟他那壮硕的身形形成了鲜明对比,怎么看,怎么滑稽,怎么看怎么让人……接受无能,就连苏君琰都狠狠地皱着眉头,略微思索了一下,苏君琰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抖如筛糠的男子,而后轻启薄唇道,“柳掌柜,这件事情就此揭过,但你必须烂在肚子里,日后不管谁来问,你都不能再将今日透露给本王的消息对外泄露半个字,如若不然,你的九族都会因为你的愚蠢之举,尽数殒命。”

说这话的时候,苏君琰目光阴测测的,周身的威压更是凛冽得让人心生惧意,柳成刚脸上的血色更是当即就褪散得干干净净,他再度感觉到皇权的至高无上跟黄泉的近在咫尺,柳成刚只是一介升斗小民,他爱财没错,但在性命遭到了巨大威胁的时候,自然知道如何选择才能让自己‘逃过一劫’,所以很快,柳成刚就再度跪趴在苏君琰面前,嗓音虽然颤抖,但却无比坚定道,“王爷,草民发誓,今日之事,草民不会对外泄露半个字,若有违背,草民全族都不得善终。”

柳成刚不敢往深处想,更不敢回忆有关当日那个神秘异域购画人的任何细节,如今的柳成刚只希望这场风暴尽快过去。

虽然柳成刚已经表了态,但苏君琰还是不放心,他目光幽幽地看着依旧跪在地上,额头都已经磕出了一个大包的柳成刚,黑眸闪过一缕暗芒,很快,苏君琰就从腰间素色锦囊里拿出了一个白瓷小药瓶,而后打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了两颗通体晶莹的白色丸子,苏君琰看着手中的白色小药丸,眉头狠狠一皱,观其神情似乎有些纠结,但片刻迟疑之后,苏君琰还是快步朝着柳成刚走去,语调不善道,“服下此物,这样一来,大家都可‘高枕无忧’。”

苏君琰鹰隼微眯,目光如炬地盯着面前的柳成刚,此刻的苏君琰在柳成刚看来就跟阴曹地府的勾魂使者毫无二致,柳成刚面如土色地看着苏君琰,身体抖得不像话,一脸惊恐地看着苏君琰掌心中的白色小药丸,磕磕巴巴道,“王,王爷草民保证,草民绝对不会乱传话,这个,这个药能不能不……”

还没等柳成刚说出‘吃’字,尊逸王已经耐性告罄了,他冷哼了一声,对着柳成刚如沐春风地笑了笑,就在柳成刚有些怔愣的时候,苏君琰直接粗暴地掰着柳成刚的下巴,而后就将掌心的白色药丸塞了进去,再提了一下柳成刚的下颌,瞬间柳成刚就将药丸子咽了下去,除了感到喉头冰凉之外,再无别的感觉。

柳成刚脸色越发苍白如纸,看着苏君琰的样子,仿佛在控诉某王的……暴虐,可惜的是,对此,苏君琰没有给予任何正面回应,当即就毫不留情地转身,径直朝着房门走去,显然是真的打算离开了,虽然柳成刚害怕得不得了,但他总算醒过神来,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追上了前面某个气质出众的美男子,柳成刚带着哭腔,小心翼翼地追问苏君琰道,“王爷,你给草民吃的是什么?那个……何时可以给草民解……解药啊?”

柳成刚都快被吓尿了,他觉得自己……命不久矣,谁让苏君琰拿他九族性命相要挟还不够,居然还要给他上一次……‘双保险’,再多此一举地给他喂‘毒药’呢?

柳成刚的话让苏君琰眉头越发紧皱,连带着落在柳成刚身上的视线也跟仇人一般,柳成刚又被苏君琰的眼神骇住了,当下就低垂着脑袋,哪里还敢再追问苏君琰什么。

苏君琰黑眸幽幽地扫了一眼心有惴惴的柳成刚,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轻吐口中浊气,一语双关道,“担心什么?只要你不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此毒自然影响不了你什么,本王会定期遣寂痕给你送药,你既然是三个月前擅做主张,非法所购屠苏国的墨宝,那么理应接受三个月的‘惩罚’。”

说到这里,苏君琰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笑容却没有抵达眸底,柳成刚又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寒颤,就在柳成刚心如死灰的时候,苏君琰突然将手搭在柳成刚肩膀上,微微用力道,“柳掌柜,如果你真的不想连累一家老小,那么最好还是将某些事都彻彻底底地忘掉,毕竟你只是蝼蚁,有些水太深,你没那个命去蹚,这算是本王给你的忠告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