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58章 状态极不稳定的简灵 屠苏国颜丹桐 欲用惠泽寺生乱的影后(1 / 1)

加入书签

当苏君琰跟丰子贤‘正面交锋’的时候,简灵也为了即将抵达皇城的屠苏国九郡主懊恼,简灵脸上戴着一个很是怪异的银灰色口罩,将鼻子,嘴,下巴全都捂得严严实实,露在外面的皮肤看起来也白得渗人,眼睛更是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跟生气,略显浑浊,而且隔一会儿还会流泪,让她不得不反反复复用手中的素色帕子擦拭,简灵的状态明显不太好,咳咳咳,好吧,确切说来应该是格外不好,而且还相当诡异,但她还是强撑着各种不适,斜倚着贵妃榻,语调很是吃力道,“颜丹桐是不是就是白沫?”

简灵口中的颜丹桐正是屠苏国九郡主的闺名,说起颜丹桐的时候,简灵秀眉狠狠地蹙着,都快打成死结了,显然对这位即将跟虢国太子罗以勋大婚的郡主很不满,而且简灵还将颜丹桐跟白沫‘画上等号’,虽然她此刻还在等待宫羽漠的确认,可从她的表情跟笃定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已经明了颜丹桐的真实身份,知道某人的外挂就是白沫。

简灵目光浑浊地盯着离他至少五步之遥的宫羽漠,气喘得不行,额头上再度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液,让她看起来尤为恐怖,甚至可说……狰狞。

好在宫羽漠早已经习惯了简灵这‘奇丑无比’的样子,所以他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嫌弃的表情,只是轻拧眉心,对着贵妃榻上的简灵点头道,“嗯,确定了,就是白沫,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她摆明就是冲着你来的,甚至不惜花费如此高昂的代价……”

说到这里,宫羽漠停顿了一下,他一边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早已紧紧攥起拳头,明显怒不可遏的简灵,很快,宫羽漠再度幽幽补充道,“简灵,其实还有一件事,我始终都琢磨不透,你说颜丹桐为何会……”

还没等宫羽漠把话说完,简灵就表情不善地打断了宫羽漠的话,大力地拍打着贵妃榻,咬牙切齿道,“你是想问颜丹桐为什么会答应这种荒唐又荒谬的要求是不是?有什么好琢磨的,还不是因为颜丹桐将我当成了假想情敌吗?觉得是劳资横刀夺爱,可她到底有没有脑子,我拢共呆在璇玑皇朝的时间还不足二十年,劳资凭什么勾引她的男神?”

说起颜丹桐,简灵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颜丹桐了,因为情绪太过于激烈的缘故,简灵的状态越发糟糕,看得一旁的宫羽漠都有些揪心,宫羽漠虽然知道简灵一旦心情不爽就容易无差别攻击无辜人士,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提醒了简灵一句,“你还是冷静点吧,反噬的情况要是再加重,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宫羽漠这话一出,果不其然当即就被简灵狠狠地瞪了,某人那凶残无比的样子太像是一个刚从阴曹地府爬上来的……女鬼了,饶是宫羽漠胆子再大,他也有些抑制不住地抖了两下,宫羽漠冲着目光阴蛰的简灵略显尴尬地讪笑,而后对着自己的嘴做了一个上拉链的动作,示意简灵他再也不会胡乱插话,更不会破坏简灵对颜丹桐的……控诉了。

彼时,简灵额头上的汗珠如黄豆般大小,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而后再缓缓地吐出来,纤细的身躯更是软弱无力地侧卧在贵妃榻上,从始至终,宫羽漠的视线都没有从简灵身上移开过,宫羽漠眸底交织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有同情,有怜悯,还有类似于惊诧跟疑惑的神情,就在宫羽漠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简灵那依旧带着喘息的无力嗓音,“白沫,都是白沫这个疯女人,她简直是脑子有坑,居然会相信连亦修,啊呸,连城熠的话,真因为跨年夜的那场演出是我给她使绊子,让她当着全国人民出了那么大的丑,她现在就是死咬着我不放,非要跟我死磕,连城熠这个魂淡,乌龟王八蛋……”

因鬼泣还跟简灵‘合二为一’,导致简灵情绪越发不稳定,状态自然也堪忧,这也是为何她会不断地控诉屠苏国九郡主颜丹桐跟白沫,还有连城熠的原因。

宫羽漠了解简灵如今的情况,所以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隔老远看着简灵,毕竟简灵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失控’,宫羽漠为了以策万全,跟简灵必须保持‘安全距离’,要不然到时候悲了催的肯定只会是他啊喂。

简灵发泄了一通,骂完之后,也渐渐冷静,房间归于平静,空气之中还能闻到淡淡的宁神香的气味,但目测这个玩意儿作用不大,从简灵的表现就可见一斑……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最终简灵还是说起了正事,她撑着手肘,有些艰难地翻了一个身,而后盯着虚空某处,略显失神道,“纵观我这些年的经历,真不是一句操蛋可以囊括的,自从我遇到了你们这群‘怪物’,我也不正常了。也罢,也罢,既来之则安之,老天爷总归是有他的考量的,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在对自己的命运唏嘘感慨了一番之后,简灵目光一厉,话锋一转,表情严肃道,“再过三日,颜丹桐不就要跟着罗以勋进皇城了吗?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机会,罗以勋能成为我们的突破口,只要让罗以勋知道如今这个颜丹桐早就‘换了里子’,引起他的怀疑,他自然会比我们还要谨慎,虢国这次下了如此大的血本,自然不容出现任何闪失,我们只要拆穿了颜丹桐的身份,就算撕开了一道口子,任何关系一旦产生裂缝,之后……”

说到这里,简灵冷哼了一声,表情越发不善,再搭配起她如今的惊悚模样,越发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恶毒还……面目可憎的女人。

啧啧啧,混到今时今日,简灵也的确够……倒霉啊喂。

简灵这番话一出,宫羽漠轻叹一声,有些欲言又止地看着简灵,简灵自然也察觉到了来自宫羽漠的打量,她当即就瞪了回去,语气生硬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扭扭捏捏干什么?”

莫名其妙被简灵怼了一通,宫羽漠心里也有些气不顺,但宫羽漠好歹是男人,并没有真的跟简灵在这种‘小事’上较短长,他深呼吸了两三次,竭尽全力平复自己那操蛋的情绪,而后面无表情地跟简灵说道,“固然罗以勋可以当做突破口,但这件事情要慎之又慎,而且需要先押后,简灵我知道你迫不及待地想要控制颜丹桐,可毕竟她现在还是屠苏国的九郡主,她身后的势力没那么简单,而且白沫既然能够说服颜丹桐,让颜丹桐配合,还死心塌地地听她号令,足以证明此事背后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暗中操控的人究竟是不是连城熠,或者是除了连城熠之外,还有没有旁人,都是有待查证的事情,所以当务之急,我觉得我们需要先沉住气,看看情况再说,不要操之过急,免得到时候得不偿失,还打草惊蛇。”

洋洋洒洒地说了一通之后,宫羽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再度直视着简灵那双隐晦莫名的眸子,语调低沉道,“简灵,不是我非要跟你唱反调,也不是我瞻前顾后,畏首畏尾,而是因为这件事情一个不慎就极有可能让我们引火烧身,如今苏君琰已经回来了,连城熠,君柏寒都相继露面,这三人之间固然还存在些许难以调和的矛盾,但短期之内,至少三个月他们之间的合作是不会宣告破裂的,所以我们如果不想受制于人,更不想腹背受敌的话,短时间内绝不可以再树敌,就算我们要‘攻克’罗以勋,也要等沐辰溪跟无尘任何一人回归之后,毕竟他们两人的态度也尤为重要,更何况,你可别忘了,暗处还有一个目的不明,行踪不明的苏雷霆,眼下我们的处境并没有因为离开津南而变得容易,所以更加不能行差踏错半步,尤其你现在还被鬼泣困扰,所以我们的一举一动必须要朝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而不是让我们雪上加霜,处境堪忧……”

毕竟如今宫羽漠跟简灵已经结成同盟了,局势的发展同样会影响到他的切身利益,更甚者还会牵扯到他在大玥国的地位,宫羽漠自然更加不能掉以轻心,真的任由简灵胡来。

宫羽漠是个理性的人,不但善于审时度势,对于当下的境况也颇有研究,所以才会将丑话都说在前头,旨在提醒简灵不要‘一时头脑发热就横冲直撞’,不计后果啊喂。

宫羽漠的话让简灵沉默了半晌,秀眉更是快打成死结了,但她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愠怒的表情来,这倒是稍微让宫羽漠松了一口气,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也平稳地落入了肚子里,宫羽漠对简灵也不是完全没信心,毕竟这件事情也关乎到简灵的身家性命,按理说,简灵不会非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蠢事目测简灵干不出来啊喂。

就在宫羽漠思维难免有些发散的时候,仰卧在贵妃榻上的简灵,目光幽幽地看向宫羽漠,微微喘气道,“颜丹桐的事情我可以暂时放放,我承认你说的话很有道理,现在局势不明,很多事情尚不明确,我们如果直接挑明,也许白沫会‘见缝插针’再对我们倒打一耙,届时反而会让我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简灵的表态让宫羽漠脸色稍霁,但还没等宫羽漠高兴三秒,简灵又阴测测地笑了笑,笑容却跟美好没有任何关系,宫羽漠脸色一变再变,眉头深锁地看着简灵,心又吊了起来,就在宫羽漠打算开口追问简灵什么的时候,简灵已经‘主动揭晓答案’了。

“如今也就苏君琰,连城熠回来了,沐辰溪跟无尘,还有苏雷霆不都还没有消息吗?我是这么想的,不管这三人到底什么时候露面,也不管他们究竟持何态度,是何想法,惠泽寺那边这几日必定会很热闹,你的人不也已经渗入皇城了吗?你抽调一些高手,再去摸摸惠泽寺的底,就算我们不能拔得头筹,至少可以捡捡漏,当然结果是不是能够跟预期一样就要看你的人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了。”

影后妹子突然话锋一转,而后直接当着宫羽漠的面提到了惠泽寺,简灵这脑瓜子真不是一般的灵活,虽说她此时的言论有些‘骇人’,可也未必完全没有操作的空间,只是相对而言,难度会显得更大,而且牵扯的范围也会更加广,除此之外就是对宫羽漠来说,他要投入的人力,物力跟精力都要更大,成本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可要是安排得妥当,届时宫羽漠跟简灵确实可以……坐收渔利。

简灵的话让宫羽漠陷入了沉思,他的眉头始终都没有舒展开,此刻更是因为简灵这番话而犹豫不决,宫羽漠不是傻子,他自然明白简灵就是想‘打擦边球’,但问题是前期需要投入的是自己,而不是简灵,简灵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指点江山’,再等着‘收割韭菜’就行了啊,宫羽漠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得力,他没好气地剜了一眼简灵,语气不善道,“你这算盘倒是打得挺到位,什么脏活,累活儿都让我一个人干,你倒是‘悠闲’得很呐,可你想过没有,就算我们能够成功挑拨离间,那苏雷霆那边呢?你要怎么防范于未然?”

宫羽漠没有就‘技术性’层面的难题跟简灵‘扯皮’,反倒是抛开了那些‘争议’,特地将璇玑帝苏雷霆摆了出来,嵇王倒是要看看简灵对此又有何……高招呢?

宫羽漠想好了,若简灵真的可以‘控制’苏雷霆,他也不是不能‘赌一把’?毕竟富贵险中求嘛,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自古皆是这个道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