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59章 不速之客北辰梵音的到来 将计就计的简灵 香炉之危局再起(2 / 1)

加入书签

宫羽漠的话让简灵再度陷入了沉默,瘦骨嶙峋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贵妃榻旁的矮几,显然是在琢磨什么,宫羽漠轻轻皱了皱眉,张了张嘴,原本还打算再说些什么,但最终他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就在这时,简灵突然抬起头来,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简灵气息有些不稳地跟宫羽漠说道,“丰子睿不是已经抵达皇城了吗?你的人可有锁定丰子睿的行踪,我们不如‘兵行险招’,约丰子睿当面谈,你意下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简灵眸光有些阴测测的,一看就知道她没安好心。

闻言,宫羽漠眉头越发紧皱,略微思索了一下,宫羽漠再度轻启薄唇道,“你这是准备‘声东击西’?”

虽然这是疑问句,但宫羽漠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他目光锐利地盯着贵妃榻上的简灵,明显还在等某人回答,简灵倒也没有否认,她轻轻颔首,低声‘嗯’了一句,算是回应。

这席对话过后,好半晌,两人都没有再开口,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神色如出一辙的凝重,片刻之后,还是宫羽漠率先打破了这越发诡异的沉默,他拧眉看向简灵,声线低沉道,“你先休息吧,惠泽寺那边,我会亲自安排,至于丰子睿,我也会视实际情况再行斟酌,反正如今距颜丹桐,罗以勋进城还有三日,时间也不算太紧迫。”

宫羽漠的出声打断了简灵的出神,此刻简灵也的确有些疲惫了,她对着宫羽漠微微点了点头,有气无力道,“好吧,那辛苦你了,不过若有进展,你还是第一时间通知我吧,要不然我始终惦记着……”

一听简灵这话,宫羽漠清楚薄唇笑了笑,接话道,“放心吧,我不会隐瞒于你,毕竟你才是最终的‘杀手锏’,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说这话的时候,宫羽漠别有深意地冲着简灵眨了眨眼,瞬间让原本各种高高在上,优越感十足的大国王爷变得‘烟火气十足’,对此,简灵只是免费赠送了宫羽漠一个白眼,而后就闭上眼睛休息去了,毕竟简灵是真的累了。

很快,简灵就脑袋一歪,睡着了,可想而知,简灵的身体状况到底有多差劲。

宫羽漠远远地站着,目光幽幽地看着依旧虚弱不已的简灵,眉头深锁,他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显然还在琢磨什么,不过很快,宫羽漠就转身离开了简灵所在的房间。

刚走出房门,宫羽漠就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他当即就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看了一眼身后简灵所在的房间,而后又若无其事地回头,站在原地,等着来人走近。

“我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宫羽漠又恢复成往日里那云淡风轻的贵公子模样,主动出言调侃起来人,很快,他又再度幽幽补充了一句,道破了距离他不过三步之遥,表情很是冷漠的美男子。

“不过北辰梵音你不觉得自己干扰了‘自然法则’吗?需不需要我再给你复述一遍早年你们北辰家族签署过的协议内容啊?你身为家主,不以身作则也就罢了,居然还带头破坏。”

虽然宫羽漠面上还在笑,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他的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落在北辰梵音耳中除了讽刺,就是奚落,跟友好什么的是完完全全不沾边的……

不过宫羽漠也不得不承认,北辰梵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这里,足可见他还是挺有本事的,毕竟这样的效率可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但与此同时,宫羽漠心中也升起了一抹不祥的预感,他担心北辰梵音来者不善,而且是有意针对他跟简灵,如若那样的话,届时他们势必会‘腹背受敌’。

越这么想,宫羽漠落在北辰梵音身上的视线就越发不善,摆明了就是视北辰梵音为敌呵。

对于宫羽漠的试探以及他那不加掩饰的防备,北辰梵音并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悦的神情来,他只是神色几分冰冻地看着面前的宫羽漠,一瞬之后,视线又越过宫羽漠的肩头,看向不远处,靠近北边走廊的临湖小屋,开门见山地追问起宫羽漠来,“简灵,是不是就在里面?”

北辰梵音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直接将话题转移到简灵身上,虽说他此刻是在跟面前的宫羽漠确认,但从他那笃定的眼神可以看出,北辰梵音本就是有备而来,而且还是冲着简灵来的,既然北辰梵音已经挑明了,宫羽漠自然也不会继续藏着掖着,他鹰隼如炬地盯着北辰梵音,冷笑道,“她目前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别想用什么老掉牙的‘未来家主候选人’的借口搪塞我,更何况简灵从始至终都不曾答应过,你就别‘自讨没趣’了。”

宫羽漠一点面子都没给北辰梵音,他直接代替简灵一口回绝了北辰梵音,嫌弃的样子简直了,强势的姿态一览无余,哪怕是这样,北辰梵音还是没有流露出任何愠怒的神情来,只是有所坚持道,“宫羽漠,你没必要替简灵表态,我此番前来并不是想阻止你们,更不打算介入你们跟其他方的矛盾,我只是想帮简灵缓解‘鬼泣反噬’的情况罢了,你不用如此防备于我……”

北辰梵音这话一出,宫羽漠并没有开口接话,只是用一副‘你会如此好心’的样子,一脸挑衅地看着北辰梵音,饶是北辰梵音脾气再好,那也经不住宫羽漠三番五次的‘针对’啊喂,所以咯,很快,北辰梵音就俊脸表情阴沉,思来想去索性冲着简灵所在的房间直接喊话简灵,“简灵,是我,我有事要跟你商议。”

宫羽漠倒是没想到北辰梵音会如此这般的‘无赖’,当下也有些怒了,垂落在身侧的拳头更是捏得咯吱响,眼看着两人就要直接上演全武行,临湖的小屋已经传来了一道低如蚊呐的嗓音,“宫羽漠,你让他进来。”

虽然只是说了一句简短的话语,但说话之人气息很不稳定,一看就是情况极其不妙。

原本宫羽漠还想阻止北辰梵音,但既然正主儿都发话了,宫羽漠只好就此作罢,不过就算宫羽漠侧身让开了道路,还是恶狠狠地剜了北辰梵音一眼,刻意压低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道,“北辰梵音,你最好别跟我耍花招,你该知道这里是本王的地盘,你就算再厉害,双拳也难敌四手,不想无辜殒命就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

宫羽漠显然是话里有话,但北辰梵音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宫羽漠,轻扯薄唇笑了笑,笑容却让人头皮发麻,在跟宫羽漠错身的当下,北辰梵音一语双关道,“嵇王如今倒是越发沉不住气了,看来大玥国的局势也没有表面那么安稳,不然何以嵇王万里迢迢,亲自出马呢?”

撂下这话,北辰梵音冷笑两声,而后就撇下脸色瞬间阴沉如锅底的宫羽漠,目标明确地朝着简灵所在的房间走去,宫羽漠站在原地,目光阴蛰的样子跟平日里倒是判若两人,此刻的宫羽漠也很危险,他目光锐利地瞪着北辰梵音离开的背影,如果眼神可以凝聚成实质的攻击力,想必此刻北辰梵音就算侥幸不死,也非得伤势惨重不可啊。

宫羽漠的瞪视,北辰梵音不是毫无察觉,但他并没有太将宫羽漠放在心上,只是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地朝着简灵房间走去,俊脸第一次流露出惴惴不安的神情,虽说很快北辰梵音就调整好自己的表情,但他内心的忐忑跟犹豫,自己还是一清二楚的。

宫羽漠原本还打算跟上前面的北辰梵音,再去听听北辰梵音此番来意究竟是什么,可才跨出一步,宫羽漠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宫羽漠微微勾了勾薄唇,眉眼之间的冷意却不容忽视,宫羽漠知道简灵绝对有能力应付北辰梵音,当务之急他还是应该加速处理惠泽寺的事情,如果说之前宫羽漠还有些顾虑,那么现在随着北辰梵音亲自找上门来,宫羽漠决定将惠泽寺列为‘第一要务’,哪怕之后出了‘纰漏’,他完全可以毫无心理障碍,直接一股脑推到北辰梵音身上,如此一来,既能缓解他们的压力,又能将水搅得更浑,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越想,宫羽漠越发跃跃欲试,漆黑如墨的双眸更是闪烁着兴奋的光泽,宫羽漠是个执行力相当不错的家伙,所以很快,他就掉头,快步离开了隐蔽住处,着手落实惠泽寺的事情去了,让我们将目光再度转移到‘不速之客’北辰梵音身上。

跟宫羽漠‘不欢而散’之后,北辰梵音就单独去见简灵了,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北辰梵音就闻到了凝神香的气味,他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目光锐利地环顾四周,显然还在寻找香气的来源,很快,北辰梵音视线就定格在房间中央,梨花木方桌上正在香烟缭绕的香炉上,北辰梵音快步朝着香炉走去,都没有事先征求屋主,也就是简灵的意见,直接将香炉端起,而后快步跑出了房间,从始至终,躺在贵妃榻上的简灵都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惊诧表情,面纱下的嘴角几不可察地勾了勾,整个人显得阴蛰,危险,又似乎早就洞悉了一切。

很快,简灵耳畔就传来了一道如同重物落水的声音,面纱下的笑容越发嗜血,不过很快,简灵就闭上眼睛,假寐,似乎对北辰梵音此举没有任何兴趣,也不打算探寻……

很快,北辰梵音就去而复返,回来的时候,手中早已经没有了那个原本燃烧过凝神香的香炉,北辰梵音快步走进屋内,再度看了看四周的窗户,而后不怕麻烦地将所有曾经紧闭的窗户都打开,透气,等忙活完,北辰梵音这才朝着简灵走去,但北辰梵音跟宫羽漠一样,都选择离简灵远点,北辰梵音给自己拉了一把梨花镂空椅,一撩衣摆,动作矜贵优雅地坐下,而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然就是在假装睡觉的简灵,微微挑眉,直接开门见山道,“你早就知道香炉有问题?”

北辰梵音突然话锋一转,直接提到了方才被他丢进湖中央的香炉,虽然这是疑问句,但从北辰梵音此刻的表情,以及方才简灵的‘无视’,北辰梵音已经猜到了答案,可他还是希望能够从简灵口中听到答案,北辰梵音将简灵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一番,越看,他眉头越发皱紧,他知道简灵被鬼泣反噬的情况又再度加重了几分,而且还跟香炉里面焚烧的凝神香有关系,可既然简灵明明知道香炉有问题,何以却宁可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却不点破,更不予以反击呢?

北辰梵音脑海里充斥着太多待解的问题,他目光如炬地盯着贵妃榻上虚弱不已的简灵,心却早已跌入谷底,北辰梵音不知道究竟是处于什么原因,能够让简灵‘一忍再忍’,要知道,以前的简灵可是一个从不让自己‘吃亏’的人,更不知道何谓‘隐忍’?

就在北辰梵音思绪千转百回的时候,原本跟个挺尸一般,躺在贵妃榻上,一动不动的简灵总算轻轻挪动了下自己,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而后目光泛冷地看着一来就察觉出不对劲的北辰梵音,气若游丝道,“有些人不希望我碍事,费尽心机在我身边动各种手脚,想想,其实那些人也挺辛苦的,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老老实实配合下,要不然我怎么能知道身边的人到底谁是人,谁是鬼呢?”

说完这话,简灵又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落在北辰梵音耳里,却让北辰梵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那架势就好像自己被毒蛇盯上了似的。

北辰梵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再缓缓地吐出来,他皱眉看着简灵,面无表情道,“到底是谁这么想置你于死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